生为女人,寻找着
文 · 152*****644
我出生在1988年,在我出生之前,爸爸以为会是个男孩,没成想是个女孩,虽然家中已有一位哥哥,爸爸还是略感失望,庆幸的是爸爸很慈爱,一视同仁,给了我们很多很多的爱。可是,在爸爸的期待中,希望我拥有甚至超过男孩子的勇敢,虽然爸爸没有这么说过,但我总这么觉得,便这么努力着。 幼时家人的言论对我影响甚大,每当爸爸看我和哥哥打架毫不相让,或者我在与别人的争论交锋中占得上风,爸爸总是引以为傲。他赞扬的语气、神情,都在告诉我他希望我是一个厉害的人。据妈妈说,我刚出生时,爸爸给我起的第一个名字是“胜男”,妈妈坚决不同意,觉得我长大之后一定会责怪爸爸,所以妈妈便夺得了最终的命名权,起了一个重名率过高,我多年也不满意,直至前几年才欣然接受的名字,在此不述。后来大概长到了十来岁,我常听哥哥讲学校里的哪个女生和男生打打闹闹、早恋,觉得那些女生太出格了,我听在耳中心想:我不要成为那样的女生。中学时期,便只和女同学玩耍,出了班门,从不和男同学说话。直到上了大学舍友问我缘何如此,我却轻描淡写道:“无话可说,便不说喽”。以前我自己也确实如此认为,直到前些年我复盘童年、少年时的往事,才发现,我会如此,源于哥哥无意中在我心中种下的种子。相对于爸爸的期待,哥哥无形的约束,妈妈和姐姐倒是从未向我灌输过她们以为的观念,舒展着我的天性。在家中除了哥哥看我不惯,爸爸妈妈和姐姐对我一致宠爱,我自认为总体而言我是一个自由的人。可是后来,想起些许小事,才发现真正束缚我的竟然是传统的观念。从我有记忆时开始,我总觉得自己生活在古代,直到八九岁了,我才真的明白我不是生活在古代,可古代电视剧看多了,我像携带了古代女子的基因。我从小便觉得在公共场合,不论是家人、朋友都不应该直呼我名,以免让陌生人知道。初中时,一次我在家中庭院洗头发,哥哥的朋友来找他,便在院中玩耍,我一边洗头发一边心中恼怒,觉得洗头发是一件极私密的事,哥哥应该立刻带着他的朋友消失在我的面前,可哥哥不知情,事后还怪我莫名其妙摆脸色。类似小事颇多,好像我的心中总有许多的条条框框,要求着我,也让我拿着这些要求衡量着别人。爸爸的期待使我要求自己一定要做一个勇敢的人,哥哥的言论使我警醒不可以成为一个“坏女生”,携带的古代基因告诉我,凡事都要谨慎,不能行差踏错。当我27岁左右时,我的心好像突然解放了,好像我不再想要遵循那些规则了,因为我发现那些规则让我心中的那根弦绷的太紧了,我累了,我不想再如此。在职场中,我完成一项项工作,在生活中,我安排好了自己所有的事情,我觉得在我踏入职场独自生活后,我发现自己是一个可以主宰自己人生的人,我不想再做那些条陈的执行者,那些条陈,有些来自家人无意的言谈,有些来自传统的土壤,我也曾因此受益,但我觉得我已然长大可以找到一个好的平衡,也是在那时,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在寻找着“这个世界什么是对的?标准是什么?”现在我不再为此而寻找,因为我找到了自己的心,我的心告诉我,我的快乐便是我的准则,我内心真实的声音才是我。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