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一个人神圣化,几乎总是要首先将其掏空”
文 ·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1963年8月28日,在林肯纪念馆的台阶上,美国三大电视台的同时转播下,马丁·路德·金发表了“我有一个梦想”的著名演讲。在20世纪60年代初,还没人组织过规模如此庞大的游行,金创立的南方基督教领袖会议预估会有10万人乘火车和公交车来到林肯广场。但到了当天,成千上万的人突然如潮水般涌来,超过25万人挤满了林肯纪念堂前的台阶,连房顶上也站满了人。在演讲过程中,金突然决定放弃之前的讲稿,讲回“我有一个梦想”。事实证明,他的直觉是对的,美国人真的很吃这一套。就连刚刚上任的新任总统肯尼迪也在电视机后面大呼“厉害!厉害!”。这场演讲之后金从一个南方民权运动领袖变成家喻户晓的名人,一个每一本历史书上都会出现的重要角色。这场演讲也正如他自己所预料的,和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说一样成为黑人争取平权的关键一笔。金本人在当年成为《时代》周刊的年度人物,在第二年拿到了诺贝尔和平奖,登上了人生巅峰。可惜的是仅仅四年之后,他就在田纳西州的孟菲斯市被一名白人抢劫惯犯枪杀。后世对于他除了“我有一个梦想”和有诸多疑点的刺杀以外所知不多,或者不如说他的真面目在一波又一波的造神过程中变得越来越模糊。就像他的传记作家马歇尔·弗拉迪在《企鹅人生——马丁·路德·金》里评论的,“将一个人神圣化,几乎总是要首先将其掏空。”
马歇尔·弗拉迪
《马丁·路德·金》
马尔科姆
约翰·肯尼迪
黑人文化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