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羯罩命与春梦婆娑:苏轼的忧患与超越
文 · 独芒
说起东坡居士苏轼,大约略读过中国书的人,是没有不知道的。即使过去没有受过教育的所谓蚕妇村氓,讲起苏东坡的趣闻逸事,也往往头头是道,例如传说中他的小妹三难新郎而他暗中解围之类。此外如拜佛修禅的僧俗两众,常常拿苏轼和好友佛印禅师打的机锋来参话头;饕餮之徒,则至今闻东坡肉而垂涎。似乎在中国古代的文学巨匠当中,苏轼是很难得的让三教九流社会各阶层的人都感到亲切的一位,他的声名也流传得特别广泛而持久。从严肃方面说,他在生时不仅雄视一世,为当之无愧的宋代文坛祭酒,而且北边的辽国、朝鲜、日本,南边的越南,都推崇他的文字,可以说是泛东亚的偶像。他的作品不仅广泛地流传,并且吸引了许多人来研究和揣摩。仅就诗歌而论,则北宋末便开始有人来作注解,到署名南宋王十朋编注的《王状元集百家注分类东坡先生诗》,罗列出的给苏诗作注的人士就已经有九十余家,从那之后到如今,研究者更不知凡几。自通俗方面而言,苏轼近千年来始终是大众津津乐道的人物。象早在宋代出现的佚名话本《五戒禅师私红莲记》,就已经兴致勃勃地编排起苏轼前生的故事和转世后的因果。发展到明代,冯梦龙的《三言》当中,每一部都收录了与苏轼相关的故事:《喻世明言》里的“明悟禅师赶五戒”,便是直接承继《五戒禅师私红莲记》而来;《警世通言》里,则有“王安石三难苏学士”一篇,把历史上新旧两党的政争,改头换面为两位文豪之间逞才斗智的公案;在《醒世恒言》里,苏轼又是“苏小妹三难新郎”和“佛印师四调琴娘”两篇故事里的重要配角。此外如元之杂剧,明清之传奇,也有不少有关苏轼的作品,象元剧里的《花间四友东坡梦》、《苏子瞻风雪贬黄州》、《苏子瞻醉写赤壁赋》,明传奇中的《赤壁记》、《金莲记》、《狮吼记》等等,林林总总,而今或存或佚,一共不下二十余种。
诗词
生命
黄州
忧患
苏轼
诗歌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