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伟·80年代
我与八十年代
李陀:文学的地平线(5)
文 · 朱伟
因为与林斤澜合作的关系,李陀在那段时间与汪曾祺走得近了。20世纪80年代后半期,文学圈里开始重新对汉魏晋六朝及至唐代小说产生兴趣,似乎由汪曾祺引发话题起。似乎是西方各种各样的流派、各种新鲜的写作方法,在七八年间迅速被我们追逐一遍后,忽然失去了新鲜。这时突然发现古人的写作方法其实是那样高明,我还记得初读《燕丹子》给我的冲击力——古汉语在简练中能凝聚那样惊人的信息量。记得曾与余华专门讨论过汉魏小说如何有想象力,余华就因读汉魏小说,写出了《世事如烟》。而李陀有一次到我家,与我们说起,他和汪曾祺讨论起“五四”以后的白话文,说起古文魅力与今文中大量欧化语言烦琐的堆砌,李陀说了一句在当时很令我们震惊的话。他说,汪老头说,这样的话,真得回到文言文了。我记忆中,当时大家无语。回到文言文?回得去吗?而这个语境,我没想到,在李陀后来的汪曾祺研究中,却导致了另一个方向。
读书
文学
图书馆
李陀
汪曾祺
丁玲
芝加哥大学
本文共计2550字,购买后阅读全文
388 开通知识会员
相关推荐
img
| 专栏
那段日子,我和李陀几乎天天都泡在芝加哥大学图书馆里,芝加哥大学有最好的东亚图书馆。我与从斯德哥尔摩来的万之合租一套学生宿舍,宿舍在去图书馆的路上,我几乎每天都等着李陀,再一起去图书馆。图书馆里的书完全...
热度 165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