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不仅仅为了文学(3)
来源于 三联生活周刊 · 2016年第16期《为青春歌唱》
文 · 朱伟
《杂色》之后的《相见时难》,表面看终于涉及了情感纠缠,实质上,翁式含与蓝佩玉的情感错位,是为表达选择决定着人生的轨迹。表面看是蓝佩玉因迷路错过接头时间的错位,导致两人越行越远,即使30年后重逢亦无法挽回,相见时难。实际上,翁式含根本不需要蓝佩玉的解释,蓝佩玉的道路只是为了衬托他(其实是王蒙自己)对人生所付出代价的态度——无怨无悔。小说核心其实是翁式含内心与蓝佩玉的对话——“如果不付出代价,如果所有聪明的,有文化的人都像你们,中华民族的命运才可怕呢。”王蒙是不屑于讨论情感滞留的,所以,这个中篇小说回避了一次次可能的情感深入,蓝佩玉只是一个符号:先是无法承担政治的残酷而选择了逃离,30多年后回国,又成为优裕的“美金、别墅、汽车”,“美国”物质的象征。翁式含痛心于时代变迁导致的身份颠倒——“他们的身份,似乎反而超过了在这块土地上辛勤劳作、付出牺牲的人。”表面看,这情感阻隔,深度是在《庄子·秋水》中那个“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追问,其实,翁式含所表述的“治疗痼疾正是为了维护和发展她的光荣”,已经是《布礼》《蝴蝶》《杂色》后,对自己,或者说整个这一代付出的沉重代价,一种铿锵豪迈的宣言了。论及1949年后政治运动造成的挫折感,小说中有一段很重要的台词。翁式含说:“我没有沮丧权,因为我是现今中国的主人。在中国,有远比沮丧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
文学
小说
作家
人民文学
中国青年
十月
王蒙
80年代
本文共计2937字,购买后阅读全文
¥388 298 开通数字刊会员
相关作者
朱伟
《三联生活周刊》前主编
相关文章486篇 >
所属杂志
总第
相关推荐
img
 《醒来吧,弟弟》是1978年9月我因《人民文学》解决不了户口问题而到准备复刊的《中国青年》,向他约的稿子。那时他还住在柳荫街的平房里,他在北京十三中当老师时分的,很小的里外间,幽静。他爱人身体不好,屋里...
热度 2313
评论 1
img
 李陀在1978年的《人民文学》上发表了两篇小说,年尾第十二期的《愿你听到这支歌》比《带五线谱的花环》成熟多了。他写的还是“四五”事件,因为那事件对于整个80年代,对于国民精神洗礼的意义不言而喻。 关键是,...
热度 674
img
一位以整个青春期目睹新中国如何荡涤旧社会“污泥浊水”的青年布尔什维克,在80年代,我曾一遍遍听他极富感情讲述过那个“干净”的时代:全北京城的垃圾,几天就清理干净了;那真是“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人们太...
热度 225
留言区
请先 登录 再提交想法
0/5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