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退出

处境和异境

“我觉得秘密、意义什么的都藏在大象的身体里面,我相信整个作品的意义即将显现。工作室的墙外是一片树林,再过去是铁路,我的大象看起来好像要从林子里面走出去,我总怕它突然会不见了。”雕塑个展“这个世界会好吗?”开幕那天,向京在今日美术馆的现场应接不暇。一个朋友看展后悄悄走了,给她留条短信,上面全无应酬之类的“很好”或“祝贺”,只为她的“杂技”系列,兀自写下几句:中国的杂技是对人生太伤心的模仿:孤独,与恐惧作战,毫无退路,一溃则千里……(点击)

如果令人不安,那么这就是卢西安·弗洛伊德

“当代英国最伟大的艺术家”、“价格最昂贵的在世画家”,这是卢西安·弗洛伊德生前最后10年得到的标签。还有一个家族印记始终陪伴他——“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孙子”。谈论他的画作,很多评论家都用到一个词:令人不安。对他性格的记载,是孤独、敏感和封闭。25年前,画家搬到位于伦敦诺丁山街区的这幢屋子,他将画室安置在顶层,因为这样让他保有隔离于世的感觉。(点击)
更多>>
  • 冯朗铨的家具收藏观

    冯朗铨,北京出生,后去广东,定居香港。三地不同的文化背景,反倒有利于他对古典家具的判断。他不算收藏家,却有一套独特的收藏观。
    每年全球秋季拍卖如期而至,纽约总是第一站。冯朗铨正在纽约参加一年一度的亚洲艺术周。他提前做了功课,把图录和相关的资料都找了出来,反复比较。这次佳士得、苏富比两家拍卖公司同时推出了大量的古典家具,估价是从未有过的高价……(点击)
  • 收藏,就是保藏艺术和历史时代——专访泰康人寿董事长兼CEO陈东升

    “我们基本保持在用公司每年收益的2%这样一个比例来购买艺术品。艺术市场需要更多的严肃的机构收藏者,这将是市场的中坚力量。”
    在这次泰康收藏大展前,艺术话题所关注的企业家陈东升,多数时候是作为中国艺术品拍卖行业的最大推手来出现的:1993年他创办了中国第一个具国际拍卖概念的嘉德公司,20年后嘉德已成拍卖巨头。(点击)
更多>>
  • 两座王宫的博物对话

    这次展览只是“故宫博物院与卢浮宫博物馆2011~2015年合作协议”的一个开场。除故宫提供的155件文物与展品外,卢浮宫也为展览汇集了一些馆藏和...(点击)
  • 它为爱机械的人制造

    展览从1791年开始。这一年,法王路易十六的政权被推翻,新时代正在来临。在其邻居瑞士,一个名叫J.F.波特(JeanFrancoisBautte)的人,在拉绍德封制造了...(点击)
更多>>
  • 艺术品拍卖的资本定价时代:大鳄凶猛

    触底反弹、行情回暖、V形复苏、价格指数、坐庄……2010年,当人们谈论艺术品拍卖市场时,从股市“舶来”的这些名词被熟练地援引、使用于口头和书面,其出现频率之高,让人错觉正在谈论的是股票或房产,并非书画古董。在我们看到的一个个炫目的数字和纪录背后,是资本的介入和操作在速造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庞大体量,已经有人担心艺术品收益可能“透支了10年”。(点击)
  • 张宗宪:拍场间的“NO.1”

    他是年少时出没十里洋场的风流公子,花钱胜过挣钱,有败光自家百货公司的记录,注重外表的每个细节且持之以恒,至今仍得意于自己“从13岁开始就这样”。他也是20岁只身闯荡香港,从经营服装转到古董生意,完成财富原始积累的创业者,轻描淡写带过吃的苦,他会说古话里有“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