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灵魂住在我的生活细节里

2017-12-14 09:08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王飞曾经在北京的复古骑行大会上拿到过最佳着装奖。他原来是奥美的美术和创意总监,搬到伦敦定居后,转做时装插画师。

王飞曾经在北京的复古骑行大会上拿到过最佳着装奖。他原来是奥美的美术和创意总监,搬到伦敦定居后,转做时装插画师。他是个慢性子,所以创作了一个叫slowboy的形象,在Instagram和微信公众号上同步更新,讲男装典故和搭配。如果见过他本人,就会发现无论slowboy换了什么衣服,都是王飞的化身,不但形象特征一致,风格趣味也是他自己。slowboy的格调已经受到了品牌的认可,王飞的客户包括发明法兰绒的英国面料公司Fox Borthers、Alfred Dunhill、minicooper等。

 

粗略划分,王飞穿的是学院风。“我自己画画,学院风就是带着一点叛逆、有一点腹肌那种感觉。同时,我又不是一个外向的人,那学院风比较内敛的风格就很适合我的个性。”王飞说。在学院风的大框架下,他挑选一些个性的内容创立自己的风格。配饰和外套的相称有逻辑有典故,领口、袖口和口袋也有想法,他专门画过一组不同毛衣领子跟T恤、衬衫、高领衫搭配的主张。面料和花纹设计更是他在意的部分,他说,同样是绞花毛衣,不同材质和蓬松度就会造成花纹的区别,有些花纹就会显得死板,有一些就显得很自然。他和太太恋爱结婚相识10年,太太也从来不帮他买衣服,因为抓不住他微妙的在意,有一个细节不合心意,他也不会穿。

视觉上的王飞就是许许多多他很认真揣摩过的细节堆起来的,这其实也反映了他的个性。王飞是个特别在意细节和美感的人,他切土豆丝宁可花很长时间,也要切得一样粗细,吃红烧肉必须用一个青釉的碗,那是他太太从英国一个手工艺店买的,有个地方没烧好露出一点棕色,给了他装红烧肉的灵感,里面盛上肉,浇上汁,棕色配青色觉得很漂亮。他买来上下班骑的自行车,单配的车筐和车灯必须跟把手与车座是同品牌、同风格,为了保持外观美观,不安支架,不安车锁,这样做就既不实用也不安全,但王飞宁可麻烦地另外想办法,也要坚持。

服装是所有象征符号里最传统的一种,它几乎与现代社会的发展同步,最开始用来划分阶级,随着个体的存在被强调,它就具有了彰显个性的功能。尊重个性是现代道德准则里最受人珍视的部分,它起源于传统农业集舍向现代工业城市发展的过渡期,按照社会学创始人涂尔干的观点,这是“对个体的宗教崇拜”。接下来100年的社会变革,让个人逐渐从集体规训中脱颖而出,离婚变得越来越没有障碍,单身人口越来越庞大,人们在不同城市和地区搬来搬去,也很少有人终身在一个公司工作。德国社会学家乌尔利希·贝克与伊丽莎白·贝克·盖尔茨写道:“在人类历史上,个人第一次成为社会再生产的基础单位。”

个性和个人的存在并不是天生的,需要经过心智成熟过程中的反思与探寻。“自我探寻”很重要,因为既然个人已经成为“单打独斗的单元”,他必须知道真正的自己是谁,自己要什么,才能不迷失人生的方向。个性越清晰,也就越有意识地想从面目模糊的大众中脱离出来,个性越清晰,也就越有意识地想在真正自我的道路上继续塑造。“自我探寻”和“自我塑造”经常通过消费来外化。1984年日本就出版了一本《再见,大众》,作者藤冈和贺夫发现“以消费者的物理属性”,就是性别、年龄、学历、职业、收入等划分的大众,不一定具有“共同的价值观和需求”。同样的情况在中国也已经出现,波士顿咨询公司和阿里研究院在今年联合推出了《中国消费新客群》的报告,根据网购平台上的数据和趋势,中国社会在年龄、城市、性别、收入之外,细分出“都市潮流男”“活跃的银发老年”“单身贵族”“装备控”等新人设。

在消费中“自我探寻”和彰显个性,王飞的方法是确立一个“个性化”的筛选标准,虽然穿衣风格是大众的,但所有细节堆叠起来,就成了他自己。Grace的方法是选择风格鲜明的设计师品牌。Grace长住温州,却在上海的一家著名设计师买手店买成了VIP客户。时髦设计师买手店心目中的客群最大也就是“80后”,Grace生于1968年,并不是这一代人。Grace从小就想做自己,不愿意跟大家一样。大约在10年前,她很认真地到上海找形象设计师咨询,对方在问了年龄、职业和性格之后,拿出的方案还是符合公众对这几个标签综合下来的常规印象。Grace不满意,得知买手店的存在,她自己找上门,买得一发不可收拾。她买得最多的一个牌子,以面料有特点还有一点点哥特风而著名。“我妹夫是公务员,他看见我穿成这样,觉得有点接受不了。我不在意别人的眼光,我觉得这个风格就是符合我的内心。”Grace说。

通过消费彰显个性,有说服力的例子还有小众香水的流行。根据欧睿信息咨询公司的估计,到2020年商业香水市场将下降15%,小众香水则会增长18%。有20万粉丝、在香精公司工作过6年的“摸摸谢”说,商业香水的气味是根据流行趋势和大众口味确定的,这样可以保证销量稳妥,但每个商业品牌都遵循这个逻辑,结果就是气味越来越雷同。小众香水的气味是调香师个人的审美,它可能表现的是调香师的某个记忆、价值观、情绪甚至是文化偶像。

“摸摸谢”和搭档曾鸿做了一个叫AroMAG的香水品牌,第一批的主题分别是杜拉斯、毛姆和松尾芭蕉。曾鸿说,他想把阅读体验转换成气味的描述。“他给自己取俳名芭蕉,意思是气候太冷无法结出果实。俳谐也是平淡简单。香水就用了金银花,兼具青叶和花香的味道,还点缀了一点苦橙。最后的味道就是柔淡清苦,呼应对松尾芭蕉的理解。”曾鸿说。曾鸿在英国读过设计,收集过700多瓶香水。他认为,小众香水跟艺术有相似性,都是创作者个人的表达。而消费者则选择最能打动他或者最能引起他共鸣的那一瓶。可能一开始,人们只是为了减少跟人“撞香”的概率而选择小众香水,但这些香水经常会有一段创作阐述或者个人故事,再通过气味、包装营造出相符合的形象,这些都成了拥趸表达自我的工具。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