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另类《嘉年华》,除了爱之外的一切

2017-09-26 10:53 作者:宋诗婷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7年第38期
9月7日,唯一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电影《嘉年华》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

七个女人

福建沿海小城,夜已深,一辆黑色汽车开进海边的欧式旅馆。车停得太急,撞倒了院子里的垃圾桶。中年男人下了车,身后跟着两个初中生模样的小女孩。男人开了两个房间,一间给自己,另一间给女孩们。

第二天,事情败露。其中一个女孩小文在学校跌倒,下体流血,被送去医院。与此同时,另一个受害女孩小欣也因不堪重压,把事情经过告诉了父母。

《嘉年华》剧照

《嘉年华》剧照

 

当天替好姐妹值班的宾馆前台小米是整件事的目击者,但她为了保住工作,不敢也不想说出事情真相。警方一面戴有色眼镜处理案件,一面官官相护。受害者小欣的家属出于所谓长远考虑,打算和解息事宁人。小文出于自保而冷漠。这些主动或被动的隐瞒都让这件儿童性侵案的侦破困难重重。

《嘉年华》以这样一个敏感的话题为切入点,导演文晏为此做了很多功课。写剧本前,她走访了公益律师、心理咨询师,试图通过实际案例为电影故事找到现实参照。

在《嘉年华》之前,文晏曾是刁亦男导演的《白日焰火》的制片人。2014年,《白日焰火》摘得柏林电影节最高奖金熊奖,片中男主角廖凡也凭这部电影拿到最佳男主角银熊奖。

文晏是个成功的制片人,但导演才是她的老本行。在《白日焰火》之前,她已经在2013年完成了自己的处女作《水印街》,当年那部作品也得到了威尼斯电影节新锐导演奖提名。在欧洲影评人眼中,《嘉年华》在叙事手法和完成度上都远远超过《水印街》。

文晏说,《嘉年华》从酝酿故事到写出剧本的确耗费了相当长时间。“性侵案”只是这部电影的一条线索,真正耗费作者心力的是如何在这个框架下展现一个女性群像。

两个受害者,两个旅馆年轻女孩,一个歇斯底里的母亲,一个公益律师,再加上电影中不断出现的符号玛丽莲·梦露,《嘉年华》里一共塑造了七个女性形象。

这七个女人每个人都受困于自己的生活,某种程度上,这七个女性其实是同一个人,只是处于不同的人生阶段。

小文细腻敏感,她成长在一个离异家庭,父亲懒散随性,不知如何表达对女儿的爱。而母亲就是生活中常有的那种把不幸写在脸上的母亲,孩子和母亲都不得不活在彼此的怨念中。

小欣是个单纯的孩子,性侵的痛苦被她的单纯与父母的回避所掩盖。这种处理方式是幸福还是不幸,电影没有给出答案。

目击了事件经过的女孩小米是个“黑户”,一个没有身份的人。她流浪过15个城市,早已学会了冷漠,也学会了像大人一样为所有东西标上价码。小米的好姐妹莉莉是常人眼中的“不良少女”,她懂得用女性身份为自己谋利,而她无所谓的外表下藏的是一颗千疮百孔的心。

史可饰演的公益律师似乎是电影中唯一的希望。她为这件性侵案四处奔走,不惜得罪权贵,也要揭露真相。为了给角色找到充足的动机,史可也为律师找了个心碎的背景:一个痛失孩子的母亲,希望在解救其他孩子的过程中实现自我救赎。

玛丽莲·梦露的雕像贯穿电影始终,她是电影重要的隐喻。这个灵感来源于一则新闻,广西一个小镇建了一座号称全世界最高的梦露雕像,但由于裙角飞得太高,雕像被迫拆除了。拆除雕像的消息一出,当地居民用各种方式表达对梦露的留恋。文晏和很多朋友分享过这个新闻,也问过各种人对梦露的看法。一位朋友的解读打动了她——“玛丽莲·梦露代表除了爱之外的一切”。这个寓意与《嘉年华》的缺少爱、寻找依托的主题不谋而合。

作为一部女性题材电影,《嘉年华》中的男性是缺席的,却又是无处不在的。男性角色露面不多,且几乎都是负面形象,即便如此,电影中的所有女性角色却都受困于男性权力,这是《嘉年华》成立的基调,挥之不去。

和热衷于拍摄女性题材的欧洲电影不同,最近几年,国内少有女性导演创作的女性题材电影。即便有,也是小妞电影或都市爱情片,在这些同质化的题材中,《嘉年华》是个另类,即便放在欧美大环境中,它所触及的主题和女性群像的呈现方式也是足够深刻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