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前沿 > 正文

做深海界的SpaceX

2017-06-21 10:47 作者:李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彩虹鱼能不能成为深海界的SpaceX或许尚未可知,但是商业模式的日渐清晰,却让梦想开始照进现实。

2017年6月15日,由上海彩虹鱼海洋科技股份公司牵头投资,荷兰达门船厂设计并主导建造的彩虹鱼“深渊极客”号极地科考探险船项目正式启动。彩虹鱼能不能成为深海界的SpaceX或许尚未可知,但是商业模式的日渐清晰,却让梦想开始照进现实。

2011年,在加入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后,吴辛第一次去南极,“一条船上100个人里仅有7,8个中国人。”那时他是全球500强法国布依格集团(Bouygues)中国区执行董事,还没有开始创办彩虹鱼公司。

南极震撼了吴辛。“飞了二三十个小时才到阿根廷,再飞到最南的城市乌斯怀亚,穿过德雷克海峡,才来到南极大陆的边缘。以前没去的时候,地图摆在那里会觉得南极不存在。事实上,我们所谓的去过南极,也不过是到了半岛,坐个冲锋艇登陆,浮光掠影地看看企鹅。”吴辛在接受本刊专访时说,“那时我就在问自己,这个大陆包含了什么?海的下面是什么?我梦想像企鹅那样去到海底看世界。”

三年后,伴随着南极旅游开始在中国出现爆发式增长,吴辛开始触摸到人们旅游心态的变化。此时,他已经是上海彩虹鱼海洋科技股份公司董事长,上海海洋大学深渊科学技术研究中心的合作伙伴。“以前是购物观光型,现在开始转向探知型。”吴辛说,目前去南极有两种,一种是纯科考,乘坐的是雪龙号科考船,另一种是纯旅游,坐邮轮。“我就在想,能不能给人们提供更高科技的手段,不但能去到南极冰区,还能下海?我们的合作伙伴正好是深海潜器领域的专家,那么缺的就是一条能提供集科考探险旅游一体的综合性服务的船了。”

“深渊极客”号就这样被吴辛提上了议事日程。2017年6月15日,在彩虹鱼“深渊极客”号科考探险船新闻发布会上,作为深渊极客号的主要设计方,荷兰专门生产定制船的家族企业达门船厂亚太区负责人Michiel Hendrikx先生对设计方案进行了简要演示。这条船,并不仅仅适用于南极,同样适用于赤道热带地区。

作为造梦者,吴辛给人的第一印象很酷:整洁的白衬衣,深色西服,墨镜。在三年的时间里,他一直在做一件很酷的事情:打破深海科学家和企业家之间的高墙,让以往冷冰冰的高科技变得好玩,好懂。

2013年4月27日,“蛟龙号”载人潜水器的研制完成与7000米级海试成功正式通过国家验收。“蛟龙号”载人潜水器是目前世界上下潜能力最深的作业型载人潜水器,标志着我国在深海科技领域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但对于深渊的探索,到达7000米只能是刚起步,不足以确保我国在这一领域中的领先地位。中国未来要想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海洋强国,就必须尽快研制出能进行全海深作业的深海装备。

在完成“蛟龙号”的任务后,崔维成想继续向1.1万米的深渊发起挑战,2013年他在上海海洋大学设立了深渊科学技术研究中心。缺乏资金支持的他,找到了自己在英国留学时的学弟吴辛。

2014年,上海彩虹鱼海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彩虹鱼公司”)成立,向万米级深潜器发起冲刺。在过去三年中,彩虹鱼公司在上海临港成立了“世界级深渊生命科学应用研究中心”,并完成了在上海股交中心科技创新版的挂牌。

“做彩虹鱼最开始的目的并不是商业行为,主要是崔老师有伟大的梦想,他做这个项目需要一些人来帮助。此前‘蛟龙号’完全是国家的项目。这一次,我们希望能走创新的道路,让民间资本投入。”吴辛在接受本刊专访时说。

“以前科学家有自己的圈子,企业家有自己的圈子,两者之间没有交集。但两个圈子其实都缺乏一些东西。比如科学家有很大的梦想,有很强的科研创新能力,但过去往往依赖国家。对于企业来讲,都在寻求转型,而转型的核心驱动力实际上是技术和产品的创新。这些创新光靠企业自身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找到很好的团队并不容易。所以我们就想找到他们的交集,打通两者之间那堵围墙。这是一个合作共赢的模式。”吴辛说。

打破科学家和企业家之间的高墙,实现合作共赢。这样的模式在国外已经有了许多尝试。比如航空航天领域里的SpaceX公司,就是由特斯拉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个人投资,为科技人员的自由研究提供了充足空间。在科研人员和投资人的共同努力之下,SpaceX在短短几年时间里便完成了火箭回收业务。高效率、低成本的火箭发射能力更是吸引到了NASA的注意,甚至已经为SpaceX赢得订单。

民间资本的投入加快了崔维成在深海深渊领域研究的发展。2016年3月,由彩虹鱼公司牵头,完全依靠民间资本建造的科考母船“张謇”号成功下水,将为万米级载人深潜器保驾护航。

几乎是在“张謇”号成功的同时,公司未来发展的商业模式在吴辛脑海中日益清晰。“‘彩虹鱼’的定位就是一个覆盖全海域,全海深的海洋大数据综合服务商。围绕这个定位,公司未来的商业模式会形成两大版块,一是为了具备采集海洋大数据能力提供的四大平台:船队系列;能下到全海深进行探测服务的潜器;在海洋安置海空联动一体监测体系,能提供24小时变动的海洋数据;遍布全球的科考基地,数量在5到7个。另一个版块则是将老百姓对海洋的热爱,认知,探索与科技结合的海洋度假游。极地游是其中最高端的旅游项目。”

尽管公司目前还没有盈利,但是吴辛眼光长远。“我们要更多地看未来,要把科技创新放在未来10-15年的时间里来规划。我相信我们今后5年的爆发力是非常强的。这也是科技创新企业的特点,需要熬。头5年,是非常难的,我们不能短视。”吴辛说,“一旦突破,我们很难有竞争对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