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大英图书馆的珍宝与阅读的未来

2017-05-27 14:18 作者:陈赛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7年第22期
图书馆是关于自由,阅读的自由、思想的自由、交流的自由,是关于教育,关于娱乐,关于制造一个安全的空间,关于自由获取信息的通道。——尼尔·盖曼

从4月21日起,由大英图书馆和中国国家图书馆联合举办的展览“从莎士比亚到福尔摩斯:大英图书馆的珍宝”(Shakespeare to Sherlock:Treasures of the British Library)将在国图展出两个月。

乍一看多少有些失望,因为英方的展品其实只有11件,其中《大卫·科波菲尔》的早期印刷版本还是后来加进去的,另外70多件展品则是中方提供的。

“从莎士比亚到福尔摩斯:大英图书馆的珍宝”展览现场

“从莎士比亚到福尔摩斯:大英图书馆的珍宝”展览现场

 

据英方主策展人亚历珊德拉·奥特介绍,英方一开始的计划,就是从大英图书馆1.5亿件藏品中,挑选10位英国文学史上最重要的作家的藏品。但应中方的需求,在狄更斯的手稿《尼古拉斯·尼克贝》之外,加入了《大卫·科波菲尔》的早期版本,因为这是狄更斯最为中国读者所熟悉的作品。

拜伦、华兹华斯、夏洛蒂·勃朗特、查尔斯·狄更斯、柯南·道尔的手稿,在中国读者中有多大的号召力?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欣赏这些藏品的价值呢?

“也许有人在大学里学过英国文学,也许有人小时候读过狄更斯,也许有人看过邦德电影,会有兴趣看一下作者的手稿。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期待。他们也可以从不同的层面切入这些展品,从一首诗,从一个作家书写的方式,从一本书的纸张/装订,或者从翻译的历史切入,比如拜伦的诗,一开始只有很少的中文译本,直到20世纪才有完整的中文译本,我们希望人们能够思考这种对话。”亚历珊德拉·奥特说。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会对这些手稿产生情感连接,但它们身上确实隐藏了丰富的信息,关于作者,关于当时的社会情况、环境等等。”

比如,夏洛蒂·勃朗特修订版本的《简·爱》是她个人最钟爱的一件展品。这份书稿来自乔治·史密斯纪念遗产,史密斯是《简·爱》以及勃朗特其他小说的出版人。这份修订手稿上能清晰地看到几处油墨指印,说明它曾经出现在印刷工厂里,而指纹很可能来自当时的印刷工人。手稿上还有印刷工的名字,正是这些人把她的手稿变成了印刷品。

第一章上方有一行被划掉的签名:柯勒·贝尔(Currer Bell),是夏洛蒂·勃朗特的笔名。她认为以男性的笔名出版,人们会更严肃地对待她的作品。事实上,这本小说出版之后,围绕作者的性别和身份曾有过很激烈的争论,甚至一度成为丑闻。

“从手稿中,能看出作者创作和出版过程的细节,能看到19世纪的创作环境对作者的身份认同的影响。19世纪的读者对这本书的理解,与我们今天对这本书的理解,会有很大的不同,这是非常有趣的部分。”

另一件不断被提及的展品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第二版四开本)。如果说,手稿更多揭示了创作的过程,早期印刷版本则可以告诉我们,当时的人们最早是怎么读到这些作品的。这本《罗密欧与朱丽叶》是莎士比亚在世期间出版的,而买下这本书的是当时的英国国王乔治三世,后来又由他的儿子乔治四世赠予当时的英国图书博物馆,也就是现在的大英图书馆。

这本《罗密欧与朱丽叶》与《牡丹亭》(明代茅瑛刻套印本)的并置,是主办方暗含深意的一次“对话”。汤显祖比莎士比亚年长14岁,但两人死于同一年。两人虽然相隔万里,但同样书写爱、死亡与人性,而他们的生平与当时作品的出版之间,也有许多有趣的平行。

资讯:拜伦手稿(《唐璜》第6、7部分)。手稿中有大量的涂写、注脚、修改,还有他对当时一些评论者的回应,都用了不同颜色的墨水,稿纸中间还有明显的折痕。据亚历珊德拉·奥特介绍,拜伦在灵感来敲门时,总是随意抓起手边的纸,把那些词句记录下来,他也喜欢折叠纸张,把它们放在口袋里,以便随身携带。这份手稿被包裹在一张棕色的棉浆纸中,这是他出门旅行时保护作品的一种方式。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