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赭石集》:非关赭石

2017-05-16 12:31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49期
对叶永青来说,“赭石其实就是一个由头”——让他给自己一个较为诗意的理由逃离熟悉的体系,重新过滤生活和艺术。

记赭石

《赭石集》在成都当代美术馆开幕的前一天下午,11月15日,叶永青到四川音乐美术学院做了一场讲座,为学生们讲故事:“赭石——何处得来?”

他自述去江南寻找赭石的源起,其实远在1999年那个夏天:在四川美院老校区、重庆黄桷坪,他遇见了久居常熟的画家朋友王林。他们于是聚在长江边上的望江茶楼和交通茶馆几次叙聊,席间谈起元代大家黄公望从常熟虞山取赭石入画,就生出了哪天同去取石并游历江南的念头,并约日后要以赭石为题做一画展。

叶永青说,他就是想在画面上寻找“别扭”的感觉

叶永青说,他就是想在画面上寻找“别扭”的感觉

 

等到叶永青践约,已经是10年后了。2010年春,叶永青携四五朋友从北京跑到常熟找王林去了。那时候,正是两岸收藏的元代传世名作《富春山居图》残卷有意合展的消息公开发布不久,黄公望又是常熟人,叶永青无意间赶上了这番大热闹。王林实话相告,虞山早无赭石可采,当地政府现在更是护如宝物。一行人随心随意,索性借了赭石的由头,往虞山寻古访幽。虞山北麓有江南名刹兴福寺,又称“破山寺”,寺亭前有对联“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本就是吟咏该寺的名句,大家都不以为异,抬头一块大匾却让叶永青吃了一惊,上面刻写的是“为甚到此”。叶永青后来细写下这段,说他当时在心里暗暗回应:“我不过是来取一块石头——赭石!”

对赭石的寻找,表面上变成了到此一游。离开常熟前,好友王林慷慨相赠多年前珍藏的一块大赭石,叶永青把它带回了大理古城——在离大理弘圣寺不远的地方,他多年前就建有一个工作室,原来是偶尔呼朋唤友过去小住,近两年成了他携妻日渐久居之地。每天坐在画室的阳台上远眺苍山,江南赭石的十年一梦继续长在脑子里,渐渐长成心念,并终于开始落在画布上。在创作手记里他这样写道:“这条归乡之路上有意书写的大地手记,只与一种颜色有关——赭石。它是一种矿物质,呈深棕色石土,粉碎调和可入画入药。像泥土一般中庸的色泽,与世间任何一种极致都能协调。”

《田园将芜》(2012)

《田园将芜》(2012)

 

对叶永青来说,“赭石其实就是一个由头”——让他给自己一个较为诗意的理由逃离熟悉的体系,重新过滤生活和艺术。

这批画作,老友张晓刚看展后笑他“蓄谋已久”。而他说,不过是自己两年来断断续续、犹犹豫豫疏离北京的证明。

就像他这些年一直在画的大鸟。“我画过那么多鸟,对鸟的种类仍然毫无认识,我从不管它是斑鸠还是老鸦。所以它们都非关鸟事,画的是意象和心情。”

是从2000年开始,叶永青把鸟的意象从他之前一系列手贴涂鸦作品中拣出,放大为现在这个几乎人尽皆知皆议的叶氏大鸟。他执念单纯的技法也由此确立:黑色丙烯,眉笔,以涂鸦小稿放大投影到亚历克画布上,然后以时间、心力和耐性细密勾填出那些“长毛”的线条。勾填和涂鸦,在他的大鸟里达成一种很奇怪的张力和反张力。过程本身亦成了作品的肌理和观念。

现在他以同样的语言,借用四联山水这种传统形式来画这些被分割的《赭石山水》,画《看山》、《湖山几佳风景》和《乱石杂草》。他说,要尝试在画室这个小空间里面,用不同的“兵器”和自己作对。“我可以把自己看作画风景的人,也可以看作画山水的人,但在画西方风景的时候,我用的是中国的‘兵器’,在画中国山水的时候,用的又是西方的‘兵器’。蒙德里安在20世纪开初的时候,说过一句最好的话来形容现代主义——把这个世界打破了重新组合。今天的山水和风景都是被打破的,表达它们的语言也是混杂的。”

他希望在画面上找一种紧张关系,一种让人看起来不那么舒服的关系。在两件《赭石山水》中,通过分置重现以及涂鸦乱笔对仿黄公望、倪云林山水图式的恣意覆盖,他粗暴地打断了观看者和画面意境的对话,造成一种难以抵达,对于绘画者则是一种难以完成。叶永青说,他就是想要“别扭”,想要“过不去”。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