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学会选择,如何更好地掌控人生

2017-04-06 12:28 作者:陈赛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自由意志是存在的,它存在于一定限制之内。关键是我们应该如何实践这种自由意志,以更好地控制自己的人生。

在这期封面故事里,你们会看到三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一个妈妈,生下两个患自闭症的孩子。她认真地想过死,也闹着要离婚过,在非理性的执念里,她认为就是因为自己之前的人生太顺利太幸福了,命运才会出现这样一个急转弯。但是,被命运打到谷底之后,她选择了以无尽的耐心、勇气与爱,陪伴两个孩子的成长,学会去理解他们的挣扎与艰难,也学会去欣赏他们的美好。由此,她与她的命运达成和解,并在这种和解中得到她可以接受的自由。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两对夫妇,从蓝天白云的欧洲一头扎进天上是雾霾、地上是拥堵的北京生活。他们都是博士毕业,在北京有很不错的工作,但没有买房,没有买车。所有这些选择看似都与现在北京中产阶层的努力方向相反,却也都是他们经过理性思考的结果。放下国外“好山好水好寂寞”的生活,是为了好脏好乱好快活的中国一种“波澜壮阔的可能性”。

第三个故事,是一个人在30岁那年,从都市的繁华中逃离,遁入中国南方的山里画画,一画就是19年。他说,一直到死,这本身就是全部意义,不需要找任何参照,或放在哪个系统去论述它的意义。

命运、机遇、选择,是决定我们人生方向的三个因素。其中命运是必然,机遇是偶然,而唯有选择,给予我们自主控制的权利,允许我们积极地掌控自己的人生,选择为我们提供充分利用命运和机遇的机会。当现实与计划有所出入时,选择使得我们得以恢复、生存,甚至繁荣发展。

人类的认知、判断、自控等能力,只有在做选择和决定的过程中才得到锻炼。但在我们的文化里,很少给一个人锻炼选择的机会。以我自己成长的轨迹而言,18岁之前几乎都是按照父母的意愿活着的,很少主动选择过什么,也从未想过要为自己今后的人生负责任。为什么选择来北京读书,为什么要学这个专业,以后想要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统统不知道。这是我之后人生许多麻烦的源头。

关于选择,我有太多的疑问,简直无从说起。选择的力量从何而来?我们为何总是对自己最终的选择感到失望?我们对于自己的选择有多少控制力?如果选择的空间无限,我们又该如何选择?我们如何面对那些错误的选择所导致的种种遗憾?

我们需要一种新的方式,来学习选择,并思考其背后所暗含的“自由意志”的概念。因为这个问题内嵌于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从道德、法律、政治、宗教、公共政策、亲密关系、罪恶感到个人成就。此外,它还占据着一个人自我认知的核心——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选择和决定自身的命运?

如雅斯贝尔斯所说:“自由和必然(命运)不仅在我当前和未来的选择之中,而且在我的存在的根本个性之中相会和融合。每一个决定都为我真正的历史自我的形成建立了一个真正的基础:我受到我的选择的决定性特征的束缚,依靠这些选择,我就成为了我想要自己成为的人。”

自由意志:一种幻觉?

在传统哲学上,所谓“自由意志”,就是当一个人做出一个决定、发出一个行为的时候,我们知道这个行为是和“我”有关的,是由我的意愿驱动,也只受我的内心约束,而不是受外力所迫。

一个石头从高处落下,是重力使然,是自然律的支配,是自然进程的一部分,而非自由选择的过程,是一个必然的过程。

一个人从高处往下跳,却是由他的愿望驱动,他选择和决定了“跳”这个动作。这个动作不是必然的,他也可以选择不跳。

自由是在选择中体现出来的——你可以选择跳,也可以选择不跳。你可以选择茶,也可以选择咖啡。你可以选择认真生活,努力提升自己的生命;也可以退缩、沉默、否认自己的成长或使之荒谬不堪。

人们对“自由意志”最初的思考,大概是因为我们的意识升级到了一定的程度,开始思考人与世界之间的关系。

一方面,从个人的角度来说,我们将自己视为某种自由的主体,能以很多不同的方式影响这个世界。我们眼前似乎摆着很多选项,通过逻辑推理、权衡利弊,我们可以从中选择最符合我们利益的一个选项。

另一方面,我们也不断发现人类自身的局限性。我们发现,这个世界以一种我们无法理解的方式影响和制约着我们的选择和行为——一个人之所以这么做,而不是那么做,背后似乎有许多不可抗的因素。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把这种限制归结于神、天意、命运。随着科学的成熟,科学家越来越获得了发言权。

200多年前,达尔文提出了自然选择的进化理论,“自然中的一切都是自然律的结果”,既然人类是自然的一部分,我们的行为自然也是自然律的结果,而不是个人的意愿。

100多年前,弗洛伊德宣扬了潜意识世界的存在,一个人明确的想法、意图和努力背后,时刻潜藏着一座连自己都无法觉察的潜意识的冰山。到目前为止,这仍然是心理学对自由意志最有力的反驳。

再后来,爱因斯坦提出了相对论,他说:“一切事物都是由我们无法控制的力量决定的。昆虫如此,恒星也一样。人类、蔬菜还是宇宙尘埃——都随着一缕神秘的曲调蹈舞,随着来自远方的那无形乐师的吟唱。”

如今,越来越多的科学家相信,人的心智本质上是计算性的。大脑的一切认知功能都可以以物理的方式来解释:信仰是一种信息,思考是一种计算,情感、欲望、动机则是一种反馈与控制。只要有足够多的数据(关于人的大脑与身体)与足够强大的计算能力,你可以非常完美地分析出来,人所做的每一个决定,究竟是怎么做出来的。所以,根本并不存在什么自由选择的空间,就像神经科学家山姆·哈里斯说的那样,我们都不过是“生化傀儡”,看不到自己身上的线,也感觉不到它们如何被牵动。

没人能否认我们有时确实是“生化傀儡”。一些物质性的手段,比如酒精、药物可以轻易改变人的精神状态,从而影响人的选择和意志。曾经有种治疗帕金森综合征的药物会导致病理性赌瘾;迷奸药可以引发像机器人一般的顺从;安眠药会导致睡眠成瘾和梦游驾驶。还有各种神经性的疾病:强迫症患者几乎难以靠意志克制。抑郁症会钝化一个人的动机,破坏愉悦的能力。一个肿瘤对记忆相关的脑区的破坏会限制一个回忆过去和计划未来的能力。脑部创伤会造成大面积瘫痪与交流无能。老年痴呆症更是无情地摧毁一个人所有的记忆、情感与自我认知。

如果我们把自由意志定义为一种“不受精神和肉体强迫与约束的行为能力”,那么以上这些症状几乎就是一个自由意志被损害的谱系。更令人不安的是,现代科技能在一定程度上恢复“自由意志”,当受害者恢复正常——使用药物、肿瘤移除——他们往往真切地感觉到当时的欲念和行为对他们来说非常陌生,完全不在他们的意愿范围之内。

更多的证据来自社会心理学界。现已有数百项研究表明,一些我们无从察觉的因素实际影响着我们的思想和行为。经济学诺奖得主丹尼尔·卡尼曼对于人类决策的研究揭示了人类思维中大量系统化的、可预测的偏见与误区,比如我们总是喜欢那些同意我们意见的人,而忽略相反的意见(确认偏误);人们总是习惯把先前发生的事件放大化,并相信它们会影响到未来的结果(赌徒谬误)等等。

对人类自由意志与理性的信心似乎降到了冰点。随着人工智能兴起,我们干脆不假思索地将选择和控制权让渡到机器手中,甚至将整个文明置入自动化的快车道。今天,再没有人用自己的头脑来做加减运算,因为计算器要快速准确得多。我们信任百度地图,远远胜过自己的方向感。学习一门新的语言听起来是一件性价比越来越低的事情,因为谷歌的翻译越来越强大了。吊诡的是,在整个权力/权威的交接过程中,每一步都显得如此的理所当然,令人无可拒绝。

美国神经学家萨姆·哈里斯在《自由意志:用科学为善恶做了断》一书中说,科学打破自由意志之幻象的努力,最终会让人类更自由,让社会变得更加仁慈、公正和理智。我们可以对所谓成功人士有更客观的认识,也能放下对作恶之人的仇恨,从而将精力投入到防止伤害上。

但越来越多的心理学实验却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结论。比如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管理学院的心理学教授凯瑟琳·沃斯(Kathleen Vohs)和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心理学教授乔纳森·斯库勒,用了一系列聪明的心理学实验,证明了决定论与人类黑暗面的关联。

其中一个实验是这样的:他们从弗朗西斯·克里克的《惊人假说》一书中摘抄了一段隐含了决定论看法的话给参加计算机考试的大学生。他们告诉这些学生,计算机的软件有故障,每道题的答案都会自动弹出来。两人要求学生主动按下计算机上的某个按键,以避免答案弹出。也就是说,学生们要付出额外的努力才能不作弊。另一组学生得到的则是一本对人生有着积极看法的励志书,他们也要参加同样的考试。结果,读了决定论文章的学生都作了弊,而读了励志书的学生则没有。

沃斯和斯库勒的分析认为,怀疑自由意志让人产生了一种微妙的心情:努力终归徒劳,于是默许了不多费功夫。

之后更多的实验证明,一旦人们不将自己视为有“自由意志”的个体,他们的行为更加不负责任,也更容易屈服于本能和欲望。这不仅影响到他们的学业表现、工作表现,还让他们变得更没有创造力,更容易顺从,更不愿意吸取教训,缺乏感恩之心。不相信“自由意志”还会导致压力、压抑、更少对情感的承诺,也就是一个人的意义感降低了。

这些实验在美国造成了很大的恐慌,一些媒体呼吁,无论自由意志是否存在,社会的运转都需要人们相信它的存在。即使自由意志真的是幻觉,也绝对不能让人民知道。

如果一个人的善行与恶行,都不是出于他自身的意志,那么,如何衡量功过是非、罪责与应得?如果没有自由意志,不仅邪恶之徒不应为自身的行为负责,那些努力工作、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所取得的成功,也根本不值得称赞与鼓励。那么,我们对于一个人所怀有的感激、憎恨、崇敬、尊严,又要何处安放?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