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陈思诚:“成才”的远大前程

2016-11-03 10:09 作者:宋诗婷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45期
《士兵突击》里,袁朗对成才说:“你的路还很长,比许三多要长得多,同时,你的迷茫也要比他多得多。”10年后,这话放在陈思诚身上,似乎依然受用。

司机走了几次冤枉路,终于把车停在象山影视基地的春秋战国城门口。我撑伞下车,随工作人员走向片场。9月末,江浙一带雨水密,影视城里开工的剧组不多,陈思诚一人身兼编剧、监制、主演的电视剧《远大前程》正在这里拍摄。

转过一道弯,几辆集装箱车一字排开,隐约听到不远处的热闹。走到车队尽头,再转进一个院子,刚刚若隐若现的热闹就都在眼前了。

工作人员带我绕过电线、反光板、散落的桌椅和候场的演员,钻进院子一角落座。“今天是一场群戏,在楼上拍着呢。”顺着说话人的目光抬头看,二层楼高的脚手架上,穿雨衣的场工正在调整灯光。灯很亮,光打下来有暖意,把阴雨天给照晴了。

陈思诚拍摄电影《唐人街探案》时的工作照

陈思诚拍摄电影《唐人街探案》时的工作照

 

“安静!”隔壁屋里传来一声吼,“开始!”院子里息了声,灯光里的二楼房间开始有响动。“停!”又一声吼,一楼二楼都安静了。扭头往屋里看,刚吼过的导演突然起身,“噔噔噔噔”跑上二楼。导演一走,整个院子又热闹起来。

“我也带你去见见监制吧。”工作人员带我绕过监视器,从刚被导演发泄过愤怒的楼梯上楼。走廊昏暗,除道具、桌椅占道外,还横七竖八地站着、坐着些群众演员和工作人员,走到尽头一侧偏房,工作人员和守在门外的人简单交代,对方就示意我们可以进去。

推开门,屋里一张床、一把椅子、一张桌子,桌上一台电脑、一个水杯,陈思诚正坐在电脑前打字,身上穿的是戏服——一尘不染的白衬衫。

“你好,但是,我在写剧本。”

“没关系,我们晚上再聊。”

半分钟照面,我们从屋子里退出来,下楼。“《远大前程》一开拍就是这样,监制一边拍戏,一边写剧本,白天拍,晚上写,拍戏间隙也得找个安静地方继续写。”工作人员说。大家都改了口,拍《北京爱情故事》(以下简称《北爱》)《唐人街探案》时,陈思诚是陈导,在这个片场,陈思诚是陈监制,导演谢泽是谢导。

雨下了一天,没有停的迹象,计划中的夜戏拍不了了,剧组早早收工。明天就是中秋节,陈思诚的父母也来了象山,老婆、孩子一直都在,借着雨,忙里偷闲,可以安稳地吃个晚饭。

远大前程

“这是我最后一部电视剧了。”晚饭后,陈思诚在半岛酒店的大堂里接受采访。晚上10点,餐厅关了灯,我们借着大堂的昏暗灯光聊天,一开始他有些疲惫,但聊着聊着就渐入佳境,话匣子关不住。

这种交流状态,三位《远大前程》的年轻编剧也体验过。三年前,陈思诚导演的电影《北爱》正在后期制作阶段,那时,他已经有了《远大前程》的基本构思——以民国时期的旧上海为背景,讲一个关于选择的江湖故事。有了想法他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实施,边盯《北爱》的后期,边找来三位年轻编剧聊剧本。“陈导和我们见面时,通常都很晚了,开始他是躺着聊,越聊越兴奋,就坐起来、站起来聊。他真是精力旺盛。”编剧周航说。

《远大前程》的故事发生在民国,但圆的是陈思诚的江湖梦。与编剧聊剧本,他也常常从金庸的武侠小说聊起。小时候,陈思诚看武侠小说,看“87版”《射雕英雄传》,看李连杰的《少林寺》,从那些江湖故事里,他读到英雄气魄,读到兄弟情义,读到铁骨与柔情。“陈导的记忆极好,金庸小说里的一些情节,他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我们要靠三个人拼凑起来的记忆才能和他抗衡。”周航说。

读得不过瘾,陈思诚就自己动手写,十几岁的年纪,有写尽恩怨情仇的野心。若干年后,光线传媒买了四部金庸小说的版权,邀陈思诚做导演,想拍哪一部,任选。

“反而没有了欲望,前辈们都拍尽了。”陈思诚的表演和创作总是“欲望”先行,拍金庸小说的欲望没有了,但江湖梦依然未泯。如今,这个梦沾染了知识分子的习气,开始和民国产生联系。“中国近代史上最精彩纷呈的时期,黑白两道、十里洋场,那个年代的选择,那个年代的儿女情长、兄弟情义,精彩纷呈、惊心动魄。”陈思诚总说,他对创作小情小爱的东西没有兴趣,聊起天,也不屑于讲述过往轶事,更喜欢谈论宿命、选择和时代,“喜欢格局更大的东西”。

为写这个江湖梦,陈思诚看了大量民国时期的历史书和人物传记,剧本琢磨了三年,最终的故事很宏大,分成“浮生”“乱世”“碎梦”三部分。“第一部的剧本是我写的,正在拍着,第二、三部主要是三个年轻编剧在写,但他们毕竟经验有限,我要从头到尾改一遍。”

如果再晚开机一个月,陈思诚就有足够的时间改完剧本,但他等不及了。“明年3月,我想开拍《唐人街探案2》,后面还有很多电影项目,《远大前程》现在不拍,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拍过电影的导演都很难回头拍电视剧,除非为了赚钱。回不了头的原因在于,电影精雕细琢的过程能让创作者更有成就感。“《远大前程》3.5亿元投资,但我必须剪出50集,甚至60集,但我拿2亿元投资,只需要拍一部两个小时的电影,多从容啊。拍电视剧太苦了。”对比现在白天拍戏,晚上改剧本、看素材的苦日子,陈思诚更怀念拍《唐人街探案》时的自在:活儿干得漂亮,生活也过得舒坦。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阅读更多封面专题请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