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诺贝尔和平奖,被不断定义的和平

2016-10-18 11:02 作者:张星云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42期
距离诺贝尔设立和平奖已经度过了将近120年,争议持续不断,世界和平也还没有到来。即使哥伦比亚和平公投失败了,诺贝尔和平奖还是给了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

在哥伦比亚全民公投拒绝了政府与反政府武装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签订的和平协议5天之后,毁誉参半的哥伦比亚总统胡安·曼努埃尔·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还是因“为结束该国长达50余年内战所做出的坚持不懈的努力”,而获得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历史上,评选委员会因表彰“努力”而授予和平奖,并激励获奖者再接再厉的情况并不是第一次,但有时事与愿违。作为代表国际最高荣誉的奖项之一,诺贝尔和平奖将近120年的历史一直吸引着全世界的关注,而随着世界和平的定义在不断变化,在近20年中,和平奖也变成了世界上饱受质疑的奖项。

10月2日,哥伦比亚人民在公投中以50.21%的反对率拒绝了政府与反政府武装9月26日签署的和平协议,全世界哗然,总统桑托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政治阻力。“全民公投并不是投票接受或拒绝和平,”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卡茜·库勒曼·菲弗(Kaci Kullmann Five)表示,“多数投票者选择了拒绝和平协议并不一定代表着和平进程就彻底失败了。”

10月7日,哥伦比亚波哥大的民众在围栏墙上插花庆祝总统桑托斯获得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

10月7日,哥伦比亚波哥大的民众在围栏墙上插花庆祝总统桑托斯获得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

 

今年的和平奖提名人数达到376个,其中包括228名个人和148个组织。为了保护提名人,在该届和平奖颁奖50年后,才会公布当年的提名名单。按照此前的推测,力主接收难民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平民化的改革派教宗方济各、“棱镜门”主角爱德华·斯诺登,以及曾经被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掳作性奴如今成为联合国特使的伊拉克雅兹迪族少女泰哈都在提名之列,此外一大获奖热门是叙利亚志愿救援组织“白头盔”。

菲弗还表示授予和平奖也同样为了缅怀哥伦比亚人民和所有涉及其中的各方力量。虽然在诺贝尔和平奖历史上,有过29次同时授予两人,两次同时授予三人的情况,1994年阿拉法特、佩雷斯和拉宾因巴以签订《奥斯陆协议》而共享和平奖的画面依然历历在目,但此次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很谨慎地没有将反政府武装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领导人罗德里格·隆多尼奥(Rodrigo Londono)涉及在内,担心如果这一奖项也同样授予隆多尼奥,则会使哥伦比亚人民产生更多抵触情绪,52年的哥伦比亚内战已经使诸多百姓或多或少牵涉其中,很多人的亲属或朋友都曾受到牵连。

此次和平奖表彰的“努力”指的是哥伦比亚政府与反政府武装在古巴长达4年的和平谈判。桑托斯力主推动这一谈判,也导致一部分哥伦比亚人民认为桑托斯在其他紧急的改革上放慢了脚步,像其他拉丁美洲国家一样,近两年国际油价下降和中国经济放缓使得哥伦比亚经济出现问题,桑托斯的民意支持率也始终徘徊在20%左右。

委员会的意图很明显,他们希望重新给予桑托斯公信力和威望,不仅用来继续与反政府武装展开和平谈判,也让他可以有力面对国内反对他的主要势力,前总统阿尔瓦罗·乌里韦(álvaro Uribe Vélez)就在公投时主张拒绝9月26日签订的和平协议。和平奖委员会的另一个意图,便是用这一奖项督促桑托斯将他的和平许诺转化为现实,委员会期待着12月10日桑托斯来奥斯陆领奖并发表获奖演说时,也许就已经带着几个新想出来的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了。

明显的政治意图

在近些年,诺贝尔和平奖的授予充满了明确的政治意图。前委员会主席弗兰西斯·塞耶斯泰德(Francis Sejersted)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坦率地说,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就是一个政治行为。”委员会有时会将和平奖颁给对和平拥有“愿望”和“努力”的人,而不是颁给做出“贡献”的人,只不过这种激励和督促的作用并不是每一次都奏效。最著名的当属奥巴马,2009年刚刚进驻白宫几个月的他因为“加强人们间的外交和国际合作而做出的卓越努力”“对无核世界的前瞻眼光”以及“时代的精神和需要”而获得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而当奥巴马2009年在诺贝尔和平奖获奖演说中宣称美国赞成先发制人以及军队为世界和平而战时,全世界的人都想知道为什么和平奖授予了一个近年来曾数度发起对外战争的军事大国领导人。

“今天我不能给大家带来解决战争的确切办法……为了捍卫和平,战争作为一种手段的确有它的用武之地……但我也知道,仅仅有和平的愿望还不足以获得和平。”奥巴马在演讲中说道,“我不能面对美国人民遭到的威胁无动于衷。因为,切莫误会:邪恶在世界上确实存在。一场非暴力运动不可能阻止希特勒的军队。谈判也不能说服‘基地’组织的头目放下武器。”奥巴马的演讲在当时极其成功,他不断强调需要“用新思维来看待正义战争和正义和平的重要性”,以解释其“战争将永久存在”的观点。

然而,诺贝尔和平奖错失了一个难得的机会,委员会本可以利用2009年的颁奖来唤醒全世界人民重视核武器危害的问题,使2010年4月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审议大会出现转机,但这些都没有实现。虽然奥巴马在获奖演讲中重提了1968年签署的这一条约的义务,但他随后同样没有认可和平组织提交的一份核裁军计划成为联合国文件,他还拒绝了国际对美国核设备进行检查的要求。

去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前秘书盖尔·伦德斯塔德(Geir Lundestad)在其出版的回忆录中承认将和平奖颁给奥巴马是一个错误,即便当时和平奖五人委员会是全票通过的。“通过这几年的结果,我们可以承认当时认为和平奖将会助奥巴马一臂之力的设想是不正确的。”伦德斯塔德写道。而更多的人如今认为当年的和平奖反而使奥巴马承受了更多负担。

2012年,委员会还将和平奖颁发给了每况愈下的欧盟,理由是其在“和平与和解,民主与人权”方面的努力。结果公布后,和平奖前得主南非大主教图图(Desmond Tutu)与其他两名得主在公开信中写道:“很明显,欧盟并不是诺贝尔当年在其遗嘱中所描述的那种‘和平斗士’。”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