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土摩托:生命八卦 > 正文

防护林真的有用吗?

2016-09-30 12:48 作者:袁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撒哈拉沙漠南部地区是非洲最穷的地方,伊斯兰极端势力之所以选择这块地方作为基地,原因就在这里。

撒哈拉沙漠是全世界面积最大的沙漠,其南端位于吉布提、厄立特里亚、布基纳法索、塞内加尔、毛里塔尼亚、马里、尼日尔、尼日利亚、乍得、苏丹和埃塞俄比亚等国家境内。这些国家的居民每天都要和黄沙做斗争,日子过得相当艰苦。事实上,撒哈拉沙漠南部地区是非洲最穷的地方,伊斯兰极端势力之所以选择这块地方作为基地,原因就在这里。

为了阻止撒哈拉沙漠对农田的侵蚀,上述这11个非洲国家决定联合起来,在撒哈拉沙漠的南端建造一条防护林带。其中相对较为富裕的塞内加尔早在去年就开始了试点,据说已经种植了超过1200万棵树,绝大部分是当地特有的金合欢。

这个植树造林项目最终被命名为“绿色长城”(Great Green Wall),其灵感显然来自中国的万里长城。截止到目前为止,这个项目已经得到了非盟、欧盟、世界银行和联合国粮农组织等机构的大力支持,最终目标是在撒哈拉沙漠的南端建造一条长8000公里、宽15公里的绿化带,把非洲最西端的塞内加尔和最东端的埃塞俄比亚连接起来。

曾经有人说中国的万里长城是从人造地球卫星上所能看到的地球上唯一的人造物体,这个说法完全是臆想出来的,没有根据。但这个绿色长城一旦建成后,从卫星上将很容易看到它,因为这条绿化带的背景是黄色的撒哈拉沙漠,两者的颜色对比太明显了。

经过计算,为了完成这一目标,一共需要种植1000亿棵树,种植和养护的成本加起来将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据说该计划已经募集到了40亿美元的资金,但最终所需资金总额肯定要高于这个数字,具体高多少谁也说不清。

如果这条防护林带真的能像支持者保证的那样,能够防风固沙、保护水源地、为牲畜提供避难所,最终阻止撒哈拉沙漠的南移,这笔钱也算花得值了。但不少生态专家认为,问题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资料显示,撒哈拉沙漠本来就是一个随着气候变化而不断进退的沙漠,上世纪70~80年代降水量下降,沙漠最南端确实曾经南移,但90年代该地区降水量回升,本来南移的撒哈拉沙漠便又退了回去。这一变化和人类活动的关系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大,尤其是牧民的游牧行为,甚至反而会对保护当地的生态环境有好处,因为牲畜的存在往往会促进牧草的生长。

当然,局部地区的土壤退化现象还是存在的,但一家名为“湿地国际”(Wetlands International)的非政府环保组织的负责人简·玛德维克(Jane Madgwick)认为,问题不是出在牧民过度放牧上,而是水资源没有合理地利用。她举例说,位于撒哈拉沙漠南端的乍得湖总面积已经比几十年前下降了90%,但造成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不是过度放牧,而是上游河水被大坝拦截,河水被用于农田灌溉。事实上,为了让绿色长城能够长期维持下去,很可能将不得不从其他地方引水过来,或者开采地下水。这两种做法都相当于转嫁矛盾,要么让其他本来不缺水的地方变得缺水,要么导致地下水位大幅下降,都不见得是好事情。

但是,绿色长城计划最值得讨论的问题不是人工林带能否控制沙漠对农田的侵蚀,而是我们应该如何看待沙漠本身。不知从何时开始,沙漠变成了生态系统崩溃的代名词,全世界绝大多数环保组织都把沙漠视为敌人,一看到沙漠就要想尽一切办法加以“治理”。其实沙漠并不可怕,它是地球生态系统的一部分。沙漠并不是一毛不拔之地,沙漠中生活着很多只有沙漠才有的动植物,其中不少种类都属于濒危物种,应该加以保护才对。如果把沙漠改造成森林,反而会破坏沙漠动植物的栖息地,减少生物多样性。

另外,传统牧民在沙漠中生活了很多年,也已经学会了如何和沙漠相处,他们更不是沙漠的敌人。

也许我们应该转变观念了,无论从哪方面来看,人工防护林都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情,需要用更加科学的方法加以验证。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或扫描二维码
微信:lifeweek或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