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话题 > 正文

电视:海清:牵挂与别离(2)

2016-09-27 14:45 作者:宋诗婷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39期
人到中年,海清需要更开阔的历史观,像捋顺一个个剧本一样,来梳理自己的人生。

烟火气

海清对行业的感慨源于她对角色、对剧本的上心。滕华涛说,海清是特别喜欢和导演讨论的演员,筹备《王贵与安娜》时,他不仅把海清当成演员,更把她视为电视剧的主创。

“海清有个问题,开机前,我们必须把她表演的定位和方式捋顺了,不然她会困惑。”滕华涛说,一开始,海清不想接拍《王贵与安娜》,她不喜欢安娜这个人物,觉得她不可爱。当时,海清在南京住院养病,滕华涛为了说服她,冒着南方的暴雪跑去找海清聊剧本。“我就住在她医院对面的酒店,每天她从医院过来,我们就坐在酒店里一场戏一场戏地过。每场戏的心理状态、拍摄方式都预先说清楚了,把她的困惑解开,后面就顺了,前期要留给她的准备时间特别长。”

一旦顺了,海清就是个特别让导演省心的演员。“有时候,要临时调整一场难度特别大的戏,其他演员要事先打招呼,海清不用,我可以帮她决定,她都是准备好了的。”滕华涛看过海清的剧本,乱得不成样子。她用各种颜色的笔标记台词,也不知道这些记号遵循的是什么逻辑。

《小别离》里,海清饰演的文洁思念出国念书的女儿,每天以泪洗面。在微博上,海清写过她对这个角色的理解和塑造方式:“前年飞机上遇到好友,瘦得脱相,问她怎么了,她哭诉和去国外念书的女儿分别已经半年,还是无法适应。我边安慰边哄她开心,她边想忍住眼泪边道歉失态,我记住了这个画面。”

因为有生活、接地气,海清的表演常被视作本色出演。演员张译曾在《抹布女也有春天》和《女不强大天不容》里与海清合作,他对海清这种最接近真实生活的角色塑造方式十分钦佩。“她的表演有把生活的尺子,这把尺特别精准,把她在戏里的台词状态放在生活中,你不会觉得她在演戏。对于演员来说,这非常困难,摄像机架在那儿,你就真实不起来,这个需要非常严苛的后天学习和训练,海清做到了,她既真实又节奏准确,让观众觉得舒服。”

任何事情都有正反两面,因为过于真实的表演,海清的发展一度受限。《双面胶》《王贵与安娜》《媳妇的美好时代》等家庭剧捧红了她,但也一度把她禁锢在“国民媳妇”的定位里,很难在表演上另有建树。

海清的经纪团队曾反复叮嘱我,尽量少提“国民媳妇”“虎妈”这样的词,“真的有点太老了”。

几部“婆媳剧”之后,海清刻意回避类似的角色邀约,就像她曾经拒绝掉一个又一个钟宁式的“大姐大”一样。“我不只演了婆媳剧,《双面胶》之后,我去演了《落地请开手机》,《媳妇的美好时代》之后,也演了《追捕》,还有后来的行业剧《心术》,《北京遇上西雅图》里的女同性恋,我演过很多类型的电视剧、电影。”海清也不希望把自己的形象固定,但显然,与丽娟、海萍和安娜这些经典角色相比,海清的其他尝试略显薄弱。

从那些摘掉标签的尝试中可以看出,海清并非如她所说,在事业上毫无野心。闲暇时,她会在家里拉片,最近拉了李安的《色·戒》,觉得梁朝伟的演技“绝了”。她还喜欢科恩兄弟,盼望有机会演一部那样的电影。她也刚刚自立门户,成立了新公司,但未来发展方向还处于保密阶段。

“你知道吗?演员跟她的职业要一直保持激情,有羞涩、有未知、有惶恐,有所有复杂的初恋般的心理,这太难了。”在《女不强大天不容》里,她要和不相熟的杜淳演夫妻,她说,“鬼知道我要经过怎样的千山万水才能抵达那样的心境。”而在《小别离》里,她又要和师父黄磊演夫妻,她又说:“鬼知道我要克服多少障碍,才能和他拍一场吻戏。”“这些波动都是好的,我要非常努力地保护这种感觉。”

对于这些努力和野心,海清不太提及,聊起来也是一带而过。更多时候,她喜欢嘻嘻哈哈与我聊家常。无论在微博上,还是面对媒体时,海清最不顾忌的就是与人分享她和儿子蛋妞的生活趣事。

海清每年的工作安排并不饱和,一年一部戏,最多两部。每年七八月,她都要为儿子预留档期,陪伴他整个暑假。“这个夏天我们去了欧洲,7月份又让他上了一个国学的夏令营,还让他去学游泳。”每天晚上,海清会陪蛋妞看《哈利·波特》,背唐诗宋词。两个人常常玩得兴奋过度,海清的妈妈迫不得已会出来呵斥。“我妈说,再玩就把我关起来。”

孩子让海清有机会任性,也让她偶尔反思自己。今年的欧洲之行,他们去了罗马,在著名景点“真理之口”前,蛋妞死活不肯下车。他难过地对海清说,自己说过谎,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厉害的武器会检测出来,他不敢把手伸进去。听了蛋妞的话,海清觉得惭愧:“我只是去合影的,已经不走心很久了。”

在演艺圈,已经成名的小花旦结婚生子或许是锦上添花,但一个女演员,在未成名前先结了婚、生了孩子,演艺事业再想上个台阶就难上加难。但海清是个例外,这其中有机遇,也和她身上独特的烟火气有关。

人到中年,海清也开始有了困惑。她曾和六六抱怨,自己有中年危机了,那么多小鲜肉和小美女被捧出来,她开始找不到未来的方向。六六一边劝慰她,一边邀请她到上海听台湾大学的吕世浩老师讲《史记》。人到中年,海清需要更开阔的历史观,像捋顺一个个剧本一样,来梳理自己的人生。

几年前,海清把曾留守南京的父母、孩子都接到了北京,她成了一家五口的管家婆。从买车、买房到修手机、修空调的大事小情,她都要一手操办。“人到中年啊,和在家里被所有人占用时间相比,在剧组里拍着喜欢的戏,过有规律的生活,那简直就是放假休息。”

她偶尔会怀念曾经孤身一人北漂的时光。“有一天,家里没人,只有我和助理两个人。我突然说,哇塞,我们又回到了三四年前,只有我们两个人,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想干吗就干吗,天啊,太幸福了。”

而如今,海清别离了当年的自己,她的生活被另一种幸福填满。每个想睡懒觉的早上,蛋妞“咣当”一声推开门,一下子扑到床上,边推搡海清,边嚷嚷:“妈妈大懒猪,大懒猪,还在睡觉,太阳都晒屁股啦。”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