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成为城市副中心,通州状态(3)

2016-09-19 13:57 作者:丘濂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38期
城市副中心的定位,让通州终于从“睡城”中苏醒。

 

发展的困局

一位通州区政府的退休官员告诉本刊,仅凭通州自身力量,已经到了发展的瓶颈。“通州人自己瞎折腾没用,要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

通州的建制可以追溯到西汉时期设置的“路县”。它后来因为运河而兴旺,元明清三代是通州在古代史上的黄金年代。曾任通州文物管理所所长的周良向本刊这样描述:“应该说是先有通州才有北京,因为北京是漂来的北京。”元朝始至元二十六年(1289),京杭大运河形成,北端就在通州。从此京城中兴建宫殿楼阁所需要的木材、石材和砖都通过大运河运到通州存放,需要时再送往京城。不仅是建筑材料,还有粮食和物资。《元史·食货志》记载:“元都于燕,去江南极远,而百司庶府之繁,卫士编氓之众,无不仰给于江南。”通州成为南北物资的集散地,城中有供给京师的四大粮仓。1901年京津铁路修成,国家的粮草运输不再依靠运河兴船;太平天国期间,某些河段被起义军控制,民间商船的运输也中止,通州作为漕运码头而形成的市井繁华渐渐褪去。“元明清三代,通州为拱卫、建设和安定北京做出了重要贡献。”周良说。

通州境内有河流13条,在北京的远郊区县中河流最多。它又处于永定河与潮白河的冲积平原上,一马平川,土质肥沃。1949年之后直到70年代末期,当时还称作通县的通州都以发展农业为重心,成为首都粮食、蔬菜和副食产品的主要生产基地。

1984年,中共中央、国务院转发的《关于开创社队企业新局面的报告》将社队企业改称为乡镇企业,肯定了它的价值,并将这种在南方率先发展起来的企业形式向全国农村推广。在1983到1993年担任通县县委书记的卢松华向本刊回忆,自从他上任之后就在稳定农业的同时大力发展乡镇企业,到了1985年,通州乡镇企业的数量达到一个高峰,全县有1636家。卢松华说,通州在发展乡镇企业上有它的人才优势。“它离城区最近,非农业人口就最多。许多农民在城里当工人,退休的也多。”他们还向苏南地区学习,设立了“星期日工程师”职位,周末高薪请来北京城区的工程师来企业指导攻克难关。“1986至1990年,县委县政府确定‘以农业为基础、以工业为主导、以乡镇企业为重点’的经济发展方针。那时乡镇企业是‘五行八作’‘东边不亮西边亮’,形成了机电、轻纺、化工、建材、印刷、工艺品六个主要行业。”谈起那个乡镇企业蓬勃兴旺的八九十年代,卢松华形容各个区县的领导为了搞活经济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那时候通州的竞争对手是顺义,无论是倚重农业还是发展乡镇企业为重点的工业阶段,两个区县的产值都不相上下。

90年代中后期,全国的乡镇企业发展速度开始放慢。这是一系列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比如大背景上中国告别短缺经济,企业平均利润下降;并且政企不分的问题日益在束缚企业的生命力。从《通县志》记录的数字来看,从1990到1996年,乡镇企业的数量和吸纳的就业人数都有下降。2000年乡镇工业企业创造的产值是14.93亿元,比1996年的15.7亿元要少。进入2000年后,各个远郊区县都在为当地经济寻找新的增长点。

2002年韩国现代汽车城的落户和2004年首都机场T3航站楼的落户为顺义带来了巨大的发展契机。依托机场,顺义发展起来航空总部、航空服务、航空维修和航空培训等航空产业,形成临空经济航空产业集群;也依靠北京天竺综合保税区的政策优势,培育了保税服务、现代物流、国际会展、特色金融等临空型现代服务业。如今顺义区80%的GDP都来自机场周边不到60平方公里的地区,顺义今年仅上半年从包括现代汽车、北京汽车等制造企业获得的税收就已经超过百亿元,顺义和其他区县的经济收入差异一下子就加大了。

“这是北京市从整体功能布局的角度考虑产业分布安排,和之前单纯交给各区县自己发挥来干不一样了。”卢松华说。而对于通州来讲,它也迎来了发展机遇——2003年地铁八通线全线贯通,通州成为第一个通地铁的郊区。

通州的选择是将重心放在房地产业。今天坐在八通线上就能看到那个阶段的建设成果:密密麻麻、连绵不断的住宅楼,几乎没有商务写字楼,也缺乏大型商业配套设施。根据媒体报道,2003年通州商品房新开工面积增速达到北京全市平均增速的6.8倍,而同期商业办公楼的新开工面积是零。

通州的房地产开发投资一直保持较快增幅。根据通州区政府每年发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报表,2003年当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就比去年增长了60.7%;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增长率是个低点只有14%,但转而在通州提出要建设“现代化国际新城”的2009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又达到111.9%,是过去10年中的最高值。“土地财政”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形成GDP,却不是一种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实体经济被边缘化的结果是通州人口急剧增长,但依旧没有形成新的产业吸纳人群就业。仅仅靠着相对便宜的房价,以及还算便利的交通,通州成为一座“有城无业”的“睡城”。赵弘告诉本刊,通州人口增长的速度和产业发展的速度相差9倍之多。

现在早晚高峰时的“潮汐”现象仍然明显。早上8点半,到达四惠站准备换乘一号线进京的人们被后面的人流推搡着往前走,而从四惠站开往通州的车厢里却空空荡荡,让人想起欧洲那些清爽安静的城际列车。疲于奔命的上班族调侃着这条让他们又爱又恨的八通线,他们称梨园站为“壮士站”,九棵树站为“烈士站”,换乘车站四惠站则是“恩怨解决站”。

通州也试图扭转这种局面,但由于基础薄弱也没有太大起色。2011年,北京奔驰汽车零部件产业园和物流配套项目曾考虑落户通州。了解此事的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向本刊回忆,当时区政府非常努力争取项目落地,在马驹桥镇也拆迁、平整好了土地,尽管中间拆迁还有不小的阻力。当时的新闻记载,在与考察团队座谈中,通州区副区长崔志成表示:区里高度重视汽车零部件产业发展,2009年“北京汽车动力总成”项目选择通州就证明通州区有承载汽车零部件大项目的能力和空间;另外区委区政府也会以优于“动力总成项目”的服务水平,倾全区之行政资源,高度负责地抓好此事。最终很遗憾,项目仍然去了亦庄。“因为亦庄本来就有奔驰厂的一期。当时亦庄想争取让三星电子入驻园区,奔驰就计划找一个不远的地方建设二期。正好通州距离亦庄不到5公里,符合要求。后来三星去了西安,奔驰的项目也就自然回到亦庄。”

“通州一直以来都苦于没有支柱型的产业和企业。”这位工作人员说道。在2013年通州纳税大户前十名的排行榜上,除了第一名北京卷烟厂和第六名中国烟草公司北京分公司外,其他都是房地产企业;对比顺义,第一名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之外,首都机场、燕京啤酒、现代汽车全部榜上有名,房地产企业只占两家。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