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成为城市副中心,通州状态

2016-09-19 13:57 作者:丘濂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38期
城市副中心的定位,让通州终于从“睡城”中苏醒。

抢房

9月3日,早晨8点半,这处位于通州的楼盘售楼处门前已经聚满了人。这个大体量项目,包含住宅、公寓、商业中心等形态,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即将出售的是最后两栋的其中两个单元,一共250套房。2008年,通州政府为了解决“睡城”问题,就已经不再批准纯粹住宅项目了。一家地产中介的销售经理告诉本刊,通州现在还能提供新房的楼盘不超过4个,以大户型为主。所以这次出售的两个单元,包括一居到三居的户型选择,是个难得的机会。写着“收官钜作”“清盘爆抢中”的几排红旗簇拥着售楼处,分外显眼,维持秩序的保安也在那里职守。

2015年8月,位于首都东部的通州正式确定为北京城市副中心后,加快了建设步伐

2015年8月,位于首都东部的通州正式确定为北京城市副中心后,加快了建设步伐

 

等待的人手里都有号。5天之前开始排卡,一共放出500个号。为了能够到时选房占得先机,有的人前一天中午就到了,在售楼处门口熬了一宿。

林莉坐在人群之外的休息椅上,她是300多号,是否能选上还不一定。她在北京市政府下属的事业单位工作,随着北京市四套班子在2017年底前迁往通州,她也需要去通州工作。“公务员可能会有一些住房安排,但事业单位就不一定了。”两星期之前听说同事要在通州买房,她和家里商量了一下,觉得自己也应该考虑买了。她大学毕业已经4年,在市里租房从1000多元涨到将近4000元,如果要来通州工作,肯定也要来通州居住的。这处楼盘的售价已经达到均价5.3万元/平方米,林莉的打算是买个朝向好的一居。她知道排卡的消息时,一天已经过去了,只能排在较后的位置。

赵凡在和母亲抱怨着之前在通州错过了买房机会。她今年24岁,北京人,刚参加工作不久。本来在银行工作的她满一年之后有个“行员贷款”的福利,但是“房价涨得太快了,等不了”。她现在还和父母一起住,每天坐地铁从北三环去复兴门的金融街上班,从来没有想过要搬到通州住,想的是赶紧买一套,过一阵再转手卖掉。4月份有买房计划时,中介就带她看过这处楼盘。当时开盘的是小区里的“楼王”。“售楼处说,我们到的那天是最后一天排号,千万别错过。我们心想,一来就赶上这个,哪儿那么寸啊,觉得对方在忽悠我们。结果4个月过去,均价已经涨了1万元。据说最后剩下的两个单元还要再涨,估计能突破6万元。”

选房的速度很快——用赵凡母亲的话说,买套四五百万元的房子不亚于买白菜。销售人员拿着喇叭分批叫号放人,一个号只能有两个人进去。进去后先花半个小时填表,然后上楼对着销控表来选房,已经销售掉的房子贴上了封标,也就5分钟不到的时间选择。买完房子的人被引导走另外一个出口。每当一个人出来,就呼啦围上来一群等候者,打听“还剩下什么户型?”“估计今天能够选上吗?”然后各自不断调整心中的备选方案。

站在几乎贴满封标的销控表前,在销售人员不断的催促声中,张晓丹还是有点发蒙。按说她在买房上是老资历了。她在2000年就先后在通州买了两套房子——最初是出于刚需,因为结婚之后一直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她那时上班的地方在国贸。尽管身边的人都不看好她在“大农村”买房,但宽敞的三居和不算久的交通时间改善了她的生活。2004年她卖掉了其中一套房子,从每平方米2000多元涨到快5000元,对方付了她全款60多万元,那成为她房产投资赚到的第一桶金。紧接着她又在什刹海和五道口两个黄金地段贷款买了房子。“我先生一点都不支持,说每天睁眼就要还债,后来还不是佩服我的眼光?”此时此刻,张晓丹纠结是选一个楼层高、朝向好的两居,还是选一个可能被挡光的二层三居室。最后还是决定要了三居室,每平方米能少1500元。选完房后,她特意跑到新楼前看了看。那里有一小块不属于开发商的空地,“只要别盖楼房就行”,接着她安慰自己“如果种上树就很不错”。她选择这处楼盘还有一个原因——它离自己另外一处通州住宅较近,不排除将来他们全家都来通州生活的可能。这处楼盘距离正在建设的环球影城只有1.5公里,她有理由相信这里将是一片繁华成熟的社区。

下午两点左右,250套房就已经全部售罄。从每平方米1万元涨到5.3万元,这处一度定位为“价格亲民的刚需大盘”经历了7年时间,它也是通州房地产发展的缩影。它最早的项目负责人告诉本刊,2009年他们拿地后第一次销售,估算要卖到每平方米9000元才能盈利。可他开车在周边转了转,荒凉一片,而且3公里之内的房价超不过每平方米7000元,这让他伤透了脑筋。结果他们在圣诞节开盘,就已经是每平方米1万元,第二年3月尾房价格涨到每平方米2.3万元。2009年,中共北京市委十届七次全会明确提出,要“集中力量,聚焦通州,借助国际国内资源,尽快形成与首都发展需求相适应的现代化国际新城”。2009到2010年,该处楼盘正好赶上了“现代化国际新城”的概念给通州楼市带来的第一次升温。

2015年7月11日,北京市委通过了《中共北京市委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贯彻〈纲要〉的意见》,提出未来将聚焦通州,加快推进市行政副中心建设,争取2017年取得明显成效。通州作为行政副中心的定位正式提出。在今年5月27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通州的定位更准确地表述为北京城市副中心。尽管北京市政府及时推出了严厉的限购政策——一次是2015年8月针对商品房的限购,第二次是今年5月针对商住项目的限购,除了名下没有住房的本市户籍居民外,其他没有通州户口或者没有在通州缴纳社保和纳税的人,基本没有资格在通州买房,住房交易量大幅减少,但房价依然涨幅很大。根据中原房地产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截至2016年8月的统计,通州普通住宅成交均价比去年同期增长52%,商务公寓增长34%。“北京城市副中心”已经成为地产项目宣传上一定要用到的词。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阅读更多封面专题请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