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萨德”入韩:“特殊主义”重回东北亚

2016-08-15 10:30 作者:刘怡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33期
朝鲜政权出人意料的稳固性,它在核工程与导弹项目上的偏执,以及各大国最终共识的难于达成,使得朝核问题相关各方逐步重回自行其是的“特殊主义”。“萨德”入韩,只是表征之一。

首尔时间8月3日7点50分,朝鲜从平壤以南的黄海北道黄州郡一带,向日本海方向发射了2枚“芦洞1号”中程弹道导弹。美国战略司令部(USSTRATCOM)公布的消息称:第一枚导弹在升空不久后即发生爆炸,第二枚在向东飞行了1000公里后,于日本秋田县男鹿半岛以西250公里处落入日方专属经济区(EEZ)海域。这是自1998年“白头山1号”运载火箭第一级助推器溅落于日本海以来,朝鲜导弹坠落点离日本海岸最近的一次,也是“芦洞1号”自1995年装备部队以来,第一次完成全程试射。舆论普遍认为:本次试射和7月19日发射的1枚“化城6号”以及2枚“芦洞1号”一样,是对7月8日美韩达成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协议的强硬回应。

2016年4月15日,韩国民众在位于“三八线”最前沿的京畿道坡州市举行示威游行,抗议朝鲜的导弹试射活动。当天凌晨,朝鲜从东海岸的元山市向日本海方向发射了一枚“舞水端”型中程导弹

2016年4月15日,韩国民众在位于“三八线”最前沿的京畿道坡州市举行示威游行,抗议朝鲜的导弹试射活动。当天凌晨,朝鲜从东海岸的元山市向日本海方向发射了一枚“舞水端”型中程导弹

 

所谓“萨德”(THAAD),全称为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erminal High-Altitude Area Defense),系美国陆军在20世纪90年代委托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设计和制造,专门用于拦截进入飞行末段、弹头已再入大气层的中远程弹道导弹的高性能机动式反导系统。整个系统最多配备9辆八联装导弹发射车,拦截弹的有效射程约200公里,射高40~150公里。系统内含的AN/TPY-2型X波段主动相控阵雷达最大探测距离可达2000公里,能从敌方中短程导弹升空之时起就对其弹道特征加以捕捉、分析和追踪,并在870公里外发现雷达反射截面积(RCS)仅为0.01平方米的弹头。该雷达还可为海基“宙斯盾”系统以及负责低空拦截的“爱国者”导弹提供引导数据,形成多平台联动。

从2005到2012年,“萨德”的14次试射成功率高达78.57%,在技术上已经相当成熟。美国陆军的前3套“萨德”分别部署于夏威夷、关岛和威克岛,另有2部AN/TPY-2型雷达配置在以色列和土耳其。此番预定配置于韩国庆尚北道星州郡的“萨德”,将是第四套投入实战部署的系统,由美方负责采购、安装和运行,韩方提供基建设施。除此以外,阿联酋和阿曼已经明确表态将购买“萨德”,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也在2015年11月提出了希望美军在日本部署“萨德”的意向。从中东到西太平洋,正在形成一张巨大的弹道导弹监测和拦截网。

尽管“萨德”入韩表面上仅是针对朝鲜弹道导弹的威胁,但AN/TPY-2型雷达的探测和数据采集半径足以覆盖中国东北、华北和东南大部分地区,从而对中国赖以遂行反干涉战略的陆基中短程导弹的日常训练和试验进行高精度监控,因之带有明显的挑衅性。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今年3月公开表示,美国在韩部署“萨德”远远超出了朝鲜半岛的实际防御需要,将破坏地区战略平衡,引发军事竞赛。7月9日,王毅进一步要求美方:“不要把自己的安全建立在别国不安全基础上,更不能以所谓安全威胁为借口,损害其他国家的正当安全利益。”而韩国政坛围绕“萨德”的部署位置、雷达工作模式以及中国可能的报复性反应也发生了争论,成为2016年盛夏东北亚新的安全焦点。

比“萨德”本身更意味深长的是,5月31日朝鲜前外相李洙墉突然抵华访问,以及7月6日中国表态拒绝参与美国对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单边制裁。种种迹象显示:中国正在逐步返回2009~2012年曾经奉行过的将朝鲜核问题与发展中朝关系脱钩的外交路线,依据自身的战略利益重塑中朝关系。而美国一意孤行促成“萨德”入韩,以及南海争端升级之后潜在的“四海联动”(黄海、东海、台海、南海)效应,则明白地凸显了华盛顿当局将巩固在东亚的权势阵地置于解决朝鲜核问题之先的意图。与“普遍主义”在欧洲和中东问题上的退潮相一致,中美韩三国在安理会2270号决议上形成的短暂共识正在退潮,以单一国家利益为准绳的外交“特殊主义”已重回东北亚。

“芦洞”与“萨德”

出于保密原因,朝鲜官方对其在研和已经量产的弹道导弹型号,极少予以公开。除去2015年5月首度试射的潜射中程导弹“北极星”(Bukkeukseong)系由朝方自行公布名称外,其余各型导弹的编号,主要由美国军方依据其最初被发现的地点加以命名和编列。例如,1984年在朝鲜咸镜北道化城郡(Hwasong)露面的单级短程弹道导弹被美方称为“化城5号”,这是朝鲜第一型实用化弹道导弹,也是苏联“飞毛腿”B型的逆向仿制版。1993年在咸镜北道芦洞里(Rodong-ri)亮相的单级中程导弹被称为“芦洞1号”,1998年后在咸镜北道舞水端里(Musudan-ri)进行过多次试射的“银河”系列三级运载火箭,则被认为是潜在的洲际导弹项目“大浦洞”(Taepodong,这是舞水端里的旧称)的技术验证平台。而在2010年以后亮相的两款新导弹中,一度出现在东海岸舞水端里发射场的单级式中程型号被称为“舞水端”,搭载于8轴重型越野车的洲际导弹则被称为“化城13号”(有二级、三级两个版本)。国内媒体长期使用的“火星”“劳动”等译名,皆为讹译。

尽管型号看似庞杂而混乱,但根据发动机技术来源,可以清楚地将上述导弹分成两类:“化城5号”及其增程型“化城6号”“芦洞1号”乃至“大浦洞”系列的第一、第二级都采用与“飞毛腿”B型相同的伊萨耶夫9D21型火箭发动机或其改进型作为助推器,单台发动机推力16~20吨,燃料为热量值较低的TM-185(航空煤油)搭配AK-27I(红烟硝酸)氧化剂。“舞水端”“北极星”和“化城13号”的第二级则采用与苏制R-27型潜射中程导弹相同的伊萨耶夫4D10型火箭发动机或其改进型作为助推器,单台发动机推力约26吨,燃料为热量值较高的UDMH(偏二甲肼)搭配MON-10(90%的四氧化二氮和10%的一氧化氮混合物)氧化剂。不过由于朝鲜对4D10型的逆向仿制遭遇困难,“舞水端”和“北极星”的前几次试射使用的仍是推力较小的9D21型发动机。

根据发动机推力和朝鲜官方公布的导弹外形照片,我们亦可推算出上述几型导弹的理论射程:“化城5号”携带1000公斤弹头时的射程为320公里,“化城6号”携带750公斤弹头时的射程为500公里,“芦洞1号”携带700公斤弹头时的射程为1300~1500公里,“大浦洞2号”携带500公斤弹头时的射程为8000~1万公里,“舞水端”携带1000公斤弹头时的射程为2500~4000公里,“北极星”携带650公斤弹头时的射程为1600公里,“化城13号”携带700公斤弹头时的射程为7500~9000公里。换言之,除去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浦洞”(据专家推断已终止发展)和迄今为止尚未进行过任何形式试射的“化城13号”外,朝鲜尚没有一型导弹的射程足以覆盖夏威夷、阿拉斯加和美国西海岸,与美方在夏威夷、关岛、日本以及菲律宾部署的重重监控措施完全不成比例。而朝鲜直到今年4月才完成了并联版4D10型发动机(用于“化城13号”第一、第二级)和在研的20吨级大推力固体燃料发动机的地面点火试验,可以预见在未来5~8年内尚不足以形成实际战斗力。

实际上,除去迄今为止所有的试射都以失败告终的“舞水端”——笔者始终怀疑该型导弹的真实价值不在于实战,而是用于测试仿制版4D10型发动机的稳定性,“芦洞1号”差不多是朝鲜唯一一型具备确实的战斗力和核威慑价值的中程导弹(MRBM)。1300公里左右的射程已足以覆盖韩国全境和日本大部分国土,成熟的9D21型发动机在维护时也相当方便。实际上,2013年7月新亮相的头部带有奶瓶状多弹头再入飞行器(RV)的“芦洞1号”改进型,以及8月3日破天荒的全程试射都显示:这种生产数量已超过200枚的中程导弹才是朝鲜维持地区核威慑的基本投射工具。至于在今年出镜率颇高的“舞水端”,除去发动机可靠性仍存在问题外,最明显的缺陷在于其最大射程(4000公里)不足以覆盖有价值的战略目标:仅能抵达关岛,距阿拉斯加和夏威夷里程尚远。

而在“芦洞”以外,无论是有效载荷不足的“大浦洞”还是发动机可靠性堪忧的“化城13号”,本质上都只是政治讹诈工具——为了使美国接受朝鲜的有核国家地位,有必要在发动外交和宣传攻势的同时,在安全方面给予现实压力。因此,朝鲜并不似其他国家一般,按照短程-中程-中远程-洲际的顺序逐步提升其弹道导弹射程和技术水平,而是在1500公里级的“芦洞1号”投入部署之后,就直接寻求获得射程超过5500公里的洲际导弹(ICBM)。至于装载于潜艇的“北极星”和“火星13号”那可靠性不明的公路三用车(TEL),它们的意义仍在于强化发射平台理论上的隐蔽性和不可预测性,从而在对美谈判中增加筹码。若是金正恩希望对近在咫尺的韩国开战,单凭20世纪80年代投产的“化城5号”和“化城6号”就可以发射常规或生化弹头,覆盖韩国全境;若要威胁日本,可靠性更高并能携带核弹头的“芦洞1号”也足以胜任,无须动用洲际导弹。

在此情形下,韩国方面选定距“三八线”超过270公里的星州郡作为“萨德”的最终部署点,显然是兼顾了三项考虑:首先,此举将使“萨德”的雷达和电子传感器不至于被朝鲜的KN-09型多管火箭炮(射程200公里)或KN-02型短程弹道导弹(射程120公里)所摧毁,从而最大限度地保障了系统本身的安全。其次,尽管“萨德”落户星州郡会使首尔无法处于拦截系统保护之下,但位于京畿道平泽市的美军第2步兵师驻地和驻韩美军防空指挥所,位于全罗北道的群山空军基地以及忠清南道鸡龙台的韩国三军总部都可以获得有效屏障,覆盖面积超过韩国国土的2/3。相反,首尔本身已经处在朝鲜部署于“三八线”的直射火炮和火箭炮射程之内,即使有“萨德”加成,于大局也无补益。最后,韩国政府或许认为,使“萨德”远离“三八线”可以减轻中国等国的外交疑虑。毕竟,假使部署在星州郡的AN/TPY-2型雷达以探测距离较近的“末段部署”(TBR)模式工作,监测半径将缩短到800公里以内,仅能触及中国辽东半岛和山东沿海的边缘地带,理论上的确不至于构成威胁。

但和“芦洞1号”的实际威胁相比,“萨德”依然显得“冗余”过甚。尽管“芦洞”的三用车平台使其可以在公路或野外环境下完成发射作业,但9D21型发动机的液体燃料模式意味着导弹起竖后必须进行短则半小时、长则两小时的推进剂和氧化剂加注程序。在半岛北部缺乏纵深的情况下,即使朝鲜军方平时将导弹发射车藏匿于地下坑道内,进行起竖和燃料加注作业时也必须暴露,从而极易被美军侦察卫星发现。届时,第七舰队的海基“标准”SM-3型防空导弹可以直接从日本海方向投入拦截,在“芦洞1号”靠近日本九州海岸之前就将其击落。必要时,驻韩美军的空中力量和美方水面舰艇、核潜艇上搭载的“战斧”式巡航导弹甚至可以先发制人地摧毁朝鲜的导弹试验场和机动式发射平台,使威胁消弭于无形。而极其贫弱的朝鲜防空武器对此完全无能为力。

而在攻击韩国境内的目标时,“芦洞1号”超过1000公里的射程又显得过于富余了,射程在500公里以下的“化城5号”和“化城6号”无疑是更理想的选项。在拦截这类弹道特征较为简单的短程导弹(与1991年海湾战争时的“飞毛腿”B型不存在技术代差)时,单凭驻韩美军现有的1个旅“爱国者”PAC-3以及韩国空军的2个旅“爱国者”PAC-2便可以实施最低限度的要点防御和低空拦截。“萨德”能做到的是扩大这类拦截的有效半径和高度,并使在低空摧毁对方弹头的机会由1次增加到3次,但无法杜绝这种攻击,对可以用地面火力加以覆盖的首尔更是无能为力。而倘若朝方实施的是孤注一掷的“饱和攻击”,最终仍须通过摧毁地面发射架来釜底抽薪。简言之,“萨德”是一种理想的面防御反导系统,但在美军已经拥有可观海基反导网络的前提下,以之戒备朝鲜实属过剩。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