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家园 > 正文

深圳湖贝村:“城中村”的另一种选择(2)

2016-08-11 13:01 作者:丘濂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31期
当人们讨论湖贝村的改造前景时,也是在讨论深圳300多座城中村的未来。拆迁以及开发,将不再是唯一一条道路。

保住湖贝

建筑师孟岩第一次看到湖贝老村时感到非常惊喜。作为北京人,他来到深圳工作之前对于它也是“从小渔村一夜间变为大都会”的刻板印象。1995年,他在深圳时正好遇上东门老街的改造,那让他认识了深圳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东门老街也叫作深圳墟,形成于元代和明代,起初是附近村庄交换物资的一片空地,至清代发展成为兴盛的集市,有东西南北四个门。到了1913年,随着广九铁路的建成通车和罗湖火车站的启用,深圳墟进一步繁荣,成为粤港两地货品的集散地,“可以说这里是近代深圳城市的起源”。孟岩拍摄到了老街在拆除前的样子,有骑楼、古井、书院等等历史建筑。“果不其然,改造后的老街这一切都荡然无存了。思月书院还在,完全是个假的复制品。”孟岩希望湖贝不要再发生东门老街的改造遗憾。

湖贝村传统瓦屋上的精美砖雕

湖贝村传统瓦屋上的精美砖雕

 

与东门相隔不远的湖贝村和深圳墟的发展过程缠绕在一起,它们共同位于深圳城市的原点。《湖贝村村史》的另一位编纂者张钜焕告诉我,深圳墟有一杆大秤,大宗农产品交易时都要经过它来保证公平,而这杆秤的执掌者一直都是湖贝村村民。湖贝村人还在深圳墟中拥有20多家商铺,“广德祥”“广昌隆”“常和隆”便是其中的名店。凡是墟市中买卖双方发生纠纷,他们即会找湖贝村中的头面人物来进行调解。除了和深圳墟的关系外,湖贝老村还和近代诸多重大历史事件相关。比如,1924年,周恩来率黄埔军校教导团东征,途经深圳时就驻扎在湖贝村,并在祠堂中开办“平民夜校”;1925年的“省港大罢工”中,怀月张公祠是省港罢工工人的接待站,其后成为省港大罢工工人纠察队深圳支队的队部。“保留下湖贝古村,也就意味着我们能够知道今天的深圳从何处来,改变‘文化沙漠’和‘一夜之城’的观念。”孟岩这样说。

湖贝老村没有一处是挂牌的文物保护单位,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就失去了被保护的必要。深圳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规划系主任杨晓春的团队正在进行《深圳市历史风貌区和历史建筑评估标准》研究。该研究根据《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指标体系(试行)》再结合广东省的实际情况,制作了一套针对历史风貌区的打分标准,并把湖贝老村放在这样的标准下来判断。“这套标准的意义就在于告诉政府哪些是优秀的历史风貌区,哪怕不是文物保护单位,也有保护的依据。”可以看出湖贝老村在“风貌区整体规模”“保存体现深圳特色和典型特征的环境要素数量”“拥有传统节日、风俗等非物质文化遗产数量”“社会功能重要性和社会影响力”等方面得分较高,总分则在随机抽取的16个历史风貌区中排名第三。评估后杨晓春建议保护的范围是1.56万平方米左右,包括南坊里中区“三纵八横”的全部,以及西区和东区的大部分。“深圳主要的历史风貌区就是古村落。1992年深圳还有1200个古村落,到了2012年统计时只有200个,10年间消失了1000个,平均每个月就少掉4个。截至2015年,尚存传统风貌区仅有150个。”现在这套标准还在调整当中,杨晓春呼吁为了保住湖贝老村,政府能够参考它的结果。

孟岩所在的都市实践建筑事务所在2012年也根据对湖贝村的独立调查做出了报告。强调湖贝村历史价值的同时,孟岩提出了城市发展中“同质化”的问题:到2017年,深圳将会有922万平方米的购物中心,相当于华润49个万象城的项目面积。距离湖贝村2公里不到就是另外一个万象城,全国有96个万象城。那么罗湖区政府到底需不需要在湖贝村的土地上,复制一个购物中心和高层住宅组成的毫无特色的地产项目呢?孟岩认为作为老城区,罗湖区拥有的文化记忆是它独特的资源。他列出了上海新天地、田子坊、成都宽窄巷子等一些历史街区改造为体验式消费区的案例:“我的态度是‘宁右勿左’,‘高大上’的活化例子我未必都赞同,但是现阶段是保住湖贝老村再说。”连同一封措辞真挚的信,“都市实践”的这套方案引起了罗湖区主管建设的副区长的重视。此时华润以及另外一家华阳设计公司已经为湖贝项目筹划了两年,孟岩的事务所参与进来,目的就是在保住古村的前提下商讨一个共赢的解决方案。

此后的过程反复而曲折。从最初华润觉得孟岩全盘保留古村的方案无法让他们利益最大化,因而不予采纳,再到孟岩带着华润的领导实地走访湖贝,他们面对老建筑时也能认可其中的价值。之后华润高层变动。最近一次发生在一个月前,罗湖区城市更新局邀请孟岩作为专家去评审湖贝村的旧村改造方案。在最新一版方案中,孟岩发现华润保留了老村西面的祠堂一片,但格局最完整的“三纵八横”和建筑最精美的东区依然要盖购物中心。于是孟岩和深圳大学城市规划学院副院长饶小军等一批建筑界和规划界的学者在7月2日和3日组织了工作坊活动,其中一个环节就是让大家动手画图。“设计的焦点是购物中心的位置以及公园的安排。我们在想,开发商如果愿意保住老村,政府有没有可能在容积率和公共绿地指标上予以让步?”

罗湖区城市更新局局长陈磊峰对工作坊掀起的舆论做出回应:根据市规划国土部门编制的《深圳市紫线规划》,湖贝村怀月张公祠被纳入了规划保护范围。除此之外,相关法律法规对湖贝旧村并没有强制性保护要求。目前有关方面正在组织编制的专项规划方案中,不仅按紫线要求落实了怀月张公祠的保护,还从较大范围对湖贝旧村南坊“三纵八横”格局予以保留。一位支持旧村保留的规划专家告诉我,这样的表态虽然比之前进步,但依然有不确定性。“一是保留的边界;二是保留的方式。迁建和重建在过去案例中都算作‘保留’的做法,只有‘原址保留’才是我们期待的。”旧改方案的最后一道程序是获得建环委的批准,孟岩等一批建筑师、学者和艺术家也在争取最后的时间来为老村做最大限度、原汁原味的留存。他们行动的一个方式是争取更多的公众参与和支持——近来不断有行为艺术家在村中的巷子里表演,也有志愿者带着学生来参观。租住者对于外来者好奇的眼光,已经见怪不怪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