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阿巴斯:伊朗电影巨匠

2016-07-15 10:56 作者:宋诗婷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29期
这位享誉世界的伊朗导演,最后一部电影计划在中国拍摄,可惜因为去世,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伊朗电影的精神领袖

7月5日,伊朗导演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因胃癌在巴黎病逝。这位伊朗著名导演的离开轰动了全球文化界和整个伊朗。包括马丁·斯科塞斯、泽维尔·多兰、贾樟柯在内的众多中外导演纷纷在社交网络上发文悼念。阿巴斯去世后的第二天,上千名伊朗市民和文化界人士聚集在德黑兰北部的电影之家,集体悼念这位伊朗电影的精神领袖。

“我们这一代人对于电影和戏剧的热爱是从喜爱基阿鲁斯达米的电影开始的。”伊朗女导演纳斯利说。中国影迷对于伊朗电影的了解也是从阿巴斯开始的。20世纪90年代是中国VCD、DVD最流行的年代,电影爱好者热衷于从那些正版或盗版碟片中了解国外电影的最新动态。在那个“淘碟”的黄金时代,阿巴斯的电影尤为抢手。他的“乡村三部曲”和《樱桃的滋味》《十》等作品是文艺爱好者的《圣经》。中国影迷从阿巴斯的电影里看到了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后的风貌,而阿巴斯构建于意大利新现实主义之上的新影像风格,也影响了一代中国导演的电影审美。

《生命在继续》

《生命在继续》

阿巴斯·基阿鲁斯达米于1940年出生于德黑兰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童年时期的阿巴斯性格孤僻,沉默寡言,小学六年级之前甚至没和班上的任何人说过话。当时,画画是他排解孤独的唯一方式,这种“绘画疗法”几乎陪伴了阿巴斯的整个童年。“我爱画画,但我的画并没有好到可以成为画家的地步。”阿巴斯接受法国《电影手册》采访时说。

但阿巴斯依然靠绘画这门手艺进了大学。在阿巴斯的自述中,他提到:“首次高考失利后,他在交通警察部门谋到了一份差事。工作期间,他在好朋友阿巴斯·柯汉达里的介绍下,结识了一间美术工作室的负责人——穆哈盖克。随后,阿巴斯在美术工作室补习,再次参加高考时被德黑兰美术学院录取。”

阿巴斯从来都不是一个听话的学生,他常常旷课,也不愿意按照学校的规定修读课程。大学时,他依然没有放弃那份在交通警察部门的工作,白天上学,晚上工作,前后共花费13年才完成了大学学业。

20世纪60年代,伊朗的电视行业刚刚兴起,商业的短暂繁荣使得这个国家急缺电视广告人才,还没毕业的阿巴斯加入了这个新兴的创意产业。凭借自己的绘画功底,他先为几家公司制作书籍封面、广告画等平面广告,随后进入塔布里电影公司的广告制作部,开始尝试撰写广告脚本。在1960到1969年间,阿巴斯撰写和拍摄了150多部广告片。这段广告拍摄经历让阿巴斯对摄影技术和影像语言有了初步认知,也是他真正走进电影行业的敲门砖。

1969年,“伊朗青少年智力发展研究中心”(简称Kanun)的领导人费鲁兹·西尔凡路看到了阿巴斯拍摄的一则煎锅广告,非常喜欢,于是邀请他加入研究中心。在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伊朗电影史中,Kanun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这所官方机构致力于吸引艺术家参与教学,并在中心内创立了电影部。阿巴斯是该部门聘请的第一位导演,从一开始拍摄短片,他就得到了该协会的资金支持,享受到了相对宽松的创作环境。即便在伊斯兰革命期间,Kanun仍凭借其官方背景,得到了政治上的庇护,电影制片工作没有受到过多干涉。

很多伊朗电影研究者认为,1969年阿巴斯加入Kanun、创立电影部是“伊朗电影新浪潮”的开端。正是在Kanun的支持和阿巴斯的尝试下,伊朗的儿童电影得以发展。阿巴斯之后,包括索拉布·沙希·萨雷斯、戴瑞奇·迈瑞、贾法·潘纳希在内的伊朗知名导演都曾在Kanun拍摄过电影。

阿巴斯早期的电影作品都有一定的儿童教育功能。在Kanun拍摄的10分钟短片《面包与小巷》是阿巴斯的导演处女作,这则短片也是Kanun电影部的第一部作品。电影讲述了一个简单的小孩与狗的故事。小男孩带着法棍回家,途中被一只难缠的小狗拦住去路。小男孩寻求大人的帮助,却不被理睬。最终,他从法棍面包上掰下一小块,丢给小狗,最终得以顺利回家。在这个简单的故事中,阿巴斯传达了一种面对困难、解决困难的态度,同时也在影片中植入了牺牲与分享的人生观。

《面包与小巷》之后,阿巴斯又拍摄了另一部10分钟短片《课间休息》,这部短片延续了《面包与小巷》的风格,采用非职业演员,运用纪录式的拍摄手法,以一个孩子在平常生活中面对的小问题为切入点,再次诠释了“面对问题-解决问题-回家”的主题。

与所有“伊朗新浪潮”时期的导演一样,阿巴斯的早期创作也受到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的影响。整个青少年时期,阿巴斯都没有过成为电影导演的理想。小学时,他经常能得到一些破碎的电影胶片,当时,他并不确切地知道这些胶片的用处,只是像收集邮票一样,把这些男男女女的影像收藏在相册里。在阿巴斯的记忆中,第一次走进电影院是在他11岁时。在姐姐朋友的怂恿下,他们坐在电影院里观看了一部由丹尼·凯耶主演的电影,电影快结束时,阿巴斯睡着了。

阿巴斯真正开始有意识地看电影是在十六七岁时,而意大利新现实主义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的《甜蜜的生活》给少年时的阿巴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接受采访时,他曾回忆:“青少年时期看的影片中,很少有令人沉思的与众不同的电影,只有这一部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电影院出来,我独自走了很长的路。我在看完一部好电影之后通常做的事,就是让自己迷失在一条又一条的小巷中。”

然而,谈及自己的电影传承,阿巴斯却认为,虽然意大利新现实主义带给他启发,但与大师作品、文学著作相比,生活带给他的灵感要更为丰富:“没有任何一部电影,也没有任何一位电影导演,会比日常生活中的事件更具影响力。”

阿巴斯的第一部长片作品完成于1974年。这部名为《过客》的电影依然讲述了一个和孩子有关的故事。足球爱好者卡齐姆想去德黑兰观看国家队比赛,他从父母那里偷到钱,日夜兼程地搭客车赶到德黑兰。所有人都以为卡齐姆即将达成愿望,但此时的卡齐姆疲惫不堪,他躺在草坪上睡着了,错过了那场梦寐以求的足球赛。回到家乡后,卡齐姆向伙伴们分享了这次勇敢而精彩的旅行,隐瞒了错过球赛的事实。

《过客》被认为是阿巴斯在伊斯兰革命前最重要的一部作品。在这部电影中,我们已经看到了“乡村三部曲”的主要元素,以及伊朗儿童电影的创作模式。电影中的演员都是非职业演员,阿巴斯有意识地模糊了真实与虚构之间的界限,主角带着“看足球赛”的目的上路,伊朗乡村和城市的风土人情通过孩子的视角展现。最终,孩子原本的目标没有达成,但却收获了另一种体验和感悟。《过客》之后,阿巴斯又拍摄了《结婚礼服》《报告》等长片作品,影像风格与《过客》一致,孩子的世界依然是他最重要的创作主题。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