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新政自由”的危机:一场反传统的美国大选(4)

2016-06-27 15:49 作者:刘怡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26期
“特朗普现象”不是原因,而是结果。它标志着以经济干预和文化多元化为特征的新政自由主义在诞生整整84年之后,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而即将到来的,将是一场特殊的反传统式选战。

 

走向“极化”政治

某种意义上,特朗普的确应当被视为“非主流”候选人,但激进派政治人物在本次初选中的崛起却不是个别现象。共和党建制派苦心孤诣地推出的几名“弑王者”早早宣告出局,唯一能和特朗普周旋到底的竟是极端保守势力“茶党运动”的长期盟友、得克萨斯州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换言之,即使那个鼓吹“在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的特朗普没有赢得候选人资格,被提名的也将是一位拥护福音派教义、持枪权和死刑判决,对同性婚姻、预防全球变暖和提高最低工资线做出公开抵制的典型保守主义信徒。在民主党方面,与希拉里缠斗最为激烈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同样是一位老“愤青”——这位75岁的佛蒙特州参议员是美国政坛极少数以社会主义者自居的人物,长期游离于党派规则和惯例之外,却在初选期间赢得了23个州民主党人的支持。换句话说,在共和党集体“向右转”的同时,相当一部分民主党人却在“向左转”,这正是党派政见趋于极化的显著标志。

特朗普的民粹主义言论有时会让人想起绰号“王鱼”的休伊·朗(Huey Long)。后者是上世纪30年代初的路易斯安那州州长,以专横的作风、杰出的演讲才能以及惯于煽动民众的手腕闻名于世,后来成为普利策奖作品《当代奸雄》(All the King's Men)的主人公。只不过休伊·朗还仅仅是在新政全面启动、第五代政党体系已现雏形的背景下探索一种非主流的政治运作模式,特朗普却企图在一地鸡毛之中“接生”第七代政党体系。很难说这位搅局者具有如何坚定的保守主义理念——共和党建制派在推举特朗普的问题上始终难于达成共识,很大程度上便是由于此人缺乏确凿的党派忠诚,在社会文化、外交政策、减税这三项重大议题上与党内主流颇有分歧——他所代表的似乎只是部分本土主义者极端情绪的宣泄。但1964年戈德华特的先例告诉我们:在政党体系的重构阶段,恰恰是这种情绪可能造成支持者分布和利益集团的重新洗牌,通过推翻政治惯例的方式完成共和党在21世纪的首次重组。

1992年大选至今,美国两大政党的基本盘分布大致呈现“三明治”形:民主党大致主导太平洋沿岸、新英格兰和五大湖地区各州,共和党的基本盘则在中部的大平原区、山地区和南方各州。但从初选结果看,以大湖区为中心的北方民主党人几乎无一例外地投票支持“非主流”桑德斯,与希拉里在新英格兰和太平洋沿岸的支持者对立,或许暗示了他们有可能效仿1964年时的南方民主党人,与死敌特朗普联手。而特朗普在通过大放种族主义厥词巩固了在南方WASP中的基本盘之后,同样有可能利用收入分配和贸易政策问题吸引观点接近的桑德斯支持者。毕竟,分属左、右两派的两位老“愤青”在调节收入分配、变更自由贸易政策、关注中下层选民的呼声等问题上不无共通之处,存在接近的潜质。

另一方面,过去50多年间美国政坛影响最大的两次政党重构和主导性潮流更替,都与来自外部的压力密切相关,这恰恰与今天的情形颇有相似之处。后“冷战”时代美国的权势傲慢助长了华盛顿不计成本、不分轩轾地扩张大陆义务的倾向,最终经由一场漫长的反恐战争,造成了保罗·肯尼迪所言的“帝国式过度扩张”(Imperial Overstretch)局面。这种情形一方面可能造成政策倾向上的反弹,例如由特朗普重新祭起的“美国第一”孤立主义主张以及桑德斯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的攻讦,另一方面也会反过来加深对潜在战略对手的怀疑和戒心。历史上的种种先例都显示,霸权国家对自身战略收缩造成的全球信誉下降会感到由衷的恐惧,他们担心友好国家的信任不复存在,更担心潜在的挑战者会利用这一时机全面进逼,因而在最初的收缩后仍有可能突然转向强硬。这种混杂着私欲、恐惧和怀疑的复杂心理,意味着即使一位表面上鼓吹孤立主义的候选人上台,在保持大陆存在、反对离岸制衡等问题上也会维持现有路线,甚至进一步提高“红线”,从而增加发生摩擦的风险。

诚然,从筹款能力、政策口径的一致性和表面的公众形象看,希拉里都比特朗普更像是一位有竞争力的候选人。后者过于频繁和张狂的种族主义言论在奥克兰枪击案之后已经造成了某种反噬,影响到了共和党的总体支持率。但特朗普异军突起和桑德斯独树一帜这两桩反常现象在两党的初选中同时出现,已经明白地显示美国正处在政治极化的边缘;而与此次枪击案直接相关的枪支管制、宗教矛盾以及同性恋权益问题,恰恰是当前美国社会分歧和矛盾最深重的焦点。从1964年戈德华特意外崛起到2016年特朗普出尽风头,美国民众对联邦政府的信任率由61%滑落至不到25%,正是主导性政治潮流再度面临变更的征兆。在诞生84年之后,新政自由正面临历史上最严峻的考验之一,而美国即将选出的或许也将是1992年以来政策倾向最为保守的一位总统。

(参考资料:The Cycles of American History,Arthur M. Schlesinger Jr.;Beyond the Liberal Consensus, Iwan W. Morgan;《从大选看美国的历史周期、政党重组和区域主义》,谢韬著;《第六政党体系与美国当代右翼极端主义》,林垚著,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