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家园 > 正文

“罢市”风波后:潘家园生存记

2016-06-17 15:09 作者:丘濂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25期
搬迁异地就好像悬在商户头上的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比较而言,他们面对的更为迫切的问题是如何度过这个经济低迷的阶段。

迷茫

6月3日,赵小兰决定出摊。她从位于地下室的出租屋里拖出一只大大的行李箱,里面装着各种玉石的家当。15岁的大女儿帮她抱着1岁多的小女儿,一同前往附近的潘家园旧货市场。

5月30日“罢市”事件发生时,赵小兰正在老家河南南阳进货,她通过微信群保持着和其他摊主一致的行动。这次风波缘起于马上要进行的下半年摊位使用合同的续签,有细心的摊主发现有“未经允许不得转租、转让,以及若商户连续三天未营业,则市场可解除合同”的内容。本来在租赁合同中十分正常的条款却引发了商户们的疑虑。合同里还写到了“乙方承诺,充分理解目前北京中心市区人口与功能疏解的政策,并表示配合。如需对现有市场进行整体升级改造建设……应在规定时间内腾退摊位”。这时有人找到了张家口某区网站上做出的签约潘家园旧货市场搬迁项目的公示,联想到今年之前市场和大多数商户之间都没有签订过这样严谨的合同,商户们有理由相信这些都是为下一步搬迁来做准备的。

每天清晨,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的大棚摊贩们都推着全部家当出摊。他们多租住在市场附近的地下室里

每天清晨,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的大棚摊贩们都推着全部家当出摊。他们多租住在市场附近的地下室里

潘家园市场管理方马上做出了解释,称所有搬迁传言都是“不实消息”——确实公司去过河北各地考察,目的却是“稳定北京现有市场经营的基础上,积极开拓新市场,为潘家园品牌向外拓展,为促进当地文化市场发展提供助力”。而禁止转租则是规范市场秩序的目的,解决转租者随便上涨租金转嫁给消费者买单、新租户为收回成本以次充好等问题。管理方还做了一个体现“灵活性”的补充说明:允许商户在不能经营时,由亲属或雇用他人代为经营,但需要办理胸卡;如果可能出现三天不经营的情况时,应提前向市场说明。

在这样的背景下,原先“罢市”的商户迅速解散。签约是从市场里的“大棚一区”开始的,这里是玉石、翡翠和水晶等现代工艺品的经营区,70%的摊主都是这些年“老乡带老乡”过来经营的河南人。赵小兰观望了一两天没有出摊,本来是希望市场公司能把后来的解释写进合同,“但毕竟有的事不方便放在台面上说的”,也就放弃了。

尽管市场并不允许,但转让和转租一直都有发生。大棚里的摊主会因外出上货无法经营,每天的管理费照样要交,所以就会把摊子按天来零租出去。摊主们建的QQ群和微信群都可以看到这样的临时招租消息。2008年,刚来北京的赵小兰也是用这种方式在市场里摆摊。“结果大约2013年那会儿,涌入一批东北人来卖战国红玛瑙,摊位不管多少钱都租,一下子就把日租的摊位费炒上去了,我们就租不到了。”就在那一年,赵小兰下决心从前一个摊主那里花18万元买下一个固定摊位,省去天天操心找摊位的麻烦。“刚开始市场不承认,后来2014年放开了一阵,给我们这样的商户都办理了过户手续,相当于认可了,交了1260块钱的过户费。”

整个上午,赵小兰的摊子都无人问津。她反复摆弄着手机。“不用说一天了,一周能够开张就算幸运。”但是还得熬着。大约2008年,市场从仅仅周末营业,变成周一到周日全部开放。“起初周一到周五的时候,市场也没什么人,都是靠商户坚持下来,一点点聚集起人气的。现在来拿货的天天都有可能来,我们天天等着才有机会。”赵小兰买下的只是周一到周五的位置,周末摊位买下来费用太高,到时她依然选择临时租位经营。

那几年市场好,赵小兰身边也有朋友咬牙把房子卖掉花更高的价格来买周末摊位,“可是整个经济环境从去年下半年就不行了”。相对于搬迁的隐忧,这次商户们选择和市场对峙是有转让和转租这样更为实际的经济需求。“有的人不想在这里熬着没生意做,就想把摊位出手自己干别的去。”不过权衡利弊,赵小兰还是决定守在这里。“每天给市场交的管理费(租金),我们刚来的时候才15块,现在已经涨到60块,等于炒上去价格就没下来过。可是现在转租只能20块左右的价格,现在卖摊位更是要赔钱。”习惯了闲散自由的状态,30多岁的赵小兰没有主意除了摆摊自己还能做什么。

赵小兰最早卖翡翠,后来和田玉行情好,就改了品种。“河南有种独山玉是中国四大名玉之一,可是北京这里不认,还是要卖和田玉。”她所在的南阳是著名的玉石加工地,她就和身边的老乡从玉石的分类、玉质和造型这些基本概念开始学习如何挑玉。“有一阵子,老乡里有人卖假货,让河南人的名声都不好,那应该是比较艰难的一段时期。后来大家慢慢自律起来,市场里也引进了宝石鉴定中心。现在卖东西,都会配上宝石鉴定中心开具的证书。”赵小兰这里的玉石价格成百上千的都有,仍然不如市场里那些十几块一串的树籽类的手串好卖。“原来翡翠就积压在手里许多货,如果变换种类,又要砸手里不少。”

中午时分,大女儿提着铝制饭盒来给赵小兰送饭。打开一看,是朴素的油菜炒饭。“孩子年纪小,只会用电磁炉,不敢做肉,炒出来的菜都夹生。”大女儿学习成绩一般,再加上赵小兰这边一个人带着小女儿忙不过来,就干脆让她读完初中就辍学来帮忙,谁知道一过来就赶上这样的经营状况。盛夏来临后,大棚里的气温会越来越高,“到时候估计顾客更少了”。午后的炎热里,一种焦灼不安的情绪在蔓延。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