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迟到10年的银幕狂欢(3)

2016-06-14 16:19 作者:宋彦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24期
“我们会把那些普通观众带入他们从未来过的魔幻世界,而对于游戏玩家来说,电影里的每一个细节都会让他们感受到,这就是他们十几年来一直生活的世界。”

 

开战

《魔兽》从一开始就贴上了“粉丝”电影标签。洛萨、莱恩、麦迪文、杜隆坦、古尔丹……这些游戏里的人物形象早已印刻在“粉丝”心中。想要脱离游戏再重新创作电影中的人物形象,这几乎是自寻死路。因此,电影版《魔兽》留给造型师的创作空间并不大。

在细节上寻求突破就成了每个创作者的心思所在。接受采访时,邓肯拿着吴彦祖饰演的古尔丹剧照,自豪地说,古尔丹的斗篷设计有他的功劳。电影中,古尔丹的背上插满了突出的骨头,斗篷很难呈现出威严的气势。邓肯把斗篷设计成条带装,这样一来,古尔丹背上的骨头就可以穿过斗篷,露在外面。

除了这些小细节,赋予剧中角色,尤其是兽人角色灵魂的是早已被外界讨论的动作捕捉技术。在《魔兽》之前,《阿凡达》和《猩球崛起》是这项技术最成功的使用案例,《魔兽》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不仅实现了动作捕捉,还大量应用了更为精细的面部捕捉技术。“在电影中应用动作捕捉技术是昂贵而复杂的,但这对于电影的成功与否非常关键。”邓肯说,从兽人的造型中几乎看不出演员自身的形象,但他们的神情、动作和情绪会赋予角色灵魂。

演员中,除了出演过《猩球崛起》的托比·凯贝尔,大家几乎都是第一次参与有动作捕捉技术的电影拍摄。这对所有演员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饰演大反叛古尔丹的吴彦祖第一次在好莱坞电影中出演重要角色,就接触到了这一完全不同的表演方式,对他来说,这是更大的挑战。

在接到角色试镜邀请时,吴彦祖正在家中陪伴刚刚生产的妻子,并没有工作的打算。“但妻子是《魔兽世界》的忠实玩家,她强烈鼓励我去参演这部电影。”吴彦祖说,试镜时,他还在香港,导演发给他第一场戏的剧本,妻子给他讲解了大致剧情,他录好表演视频,就发给了导演。事实上,在吴彦祖试镜之前,导演邓肯已经看过他在《新警察故事》中的表演,几乎有把握他可以演好古尔丹这个反面角色。

所有兽人演员进剧组后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进入训练营,开始为期六周的兽人训练。吴彦祖饰演的古尔丹需要极好的体能来展现角色的身体形态。“整出戏都在蹲马步,非常累。”吴彦祖说,因为古尔丹的造型原因,他必须以半蹲的姿势演完整部电影,甚至所有打斗戏都要以扎马步的姿态完成,这让他消耗了大量体力。

动作捕捉技术很考验演员的想象力,因为很多时候他们并不在真实的场景中表演,而是在影棚中,穿着专为动作捕捉而设计的“睡衣”,靠想象力表演。

真实的兽人身高超过2米,在表演中,兽人演员们的走位与普通表演不同,他们彼此之间要相距更远,以便为动作捕捉留出足够的空间。在某些场景中,他们甚至需要喊话来为彼此搭戏。这样的表演方式并不容易让演员找到角色的感觉,和普通表演相比,更难入戏。

虽然没有被套在兽人造型里,演员们还是要想象自己有一身兽人皮囊,否则一个最简单的动作就能让他们露馅。比如,人类向后看时会先转头,而兽人要从肩膀动起,由躯干带动头部完成动作。类似于这样的小细节,演员们在六周的训练中常常遇到。

“以前的很多角色都是从内在找感觉,古尔丹这个角色却不一样,我是由对外在的身体形态的感觉慢慢进入角色内心的。”吴彦祖说。

饰演半兽人迦罗娜的宝拉·巴顿也有同样的感受。作为混迹在兽人军团中的半兽人,迦罗娜在身体上没有任何优势,但她早已练就了令人惊艳的速度、力量和耐力。为饰演这样一个强悍的女性角色,宝拉·巴顿在进组前就已经开始了严格的体能训练。

“每天都很累,都要告诉自己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是在这种坚持中,我慢慢感受到自己变得坚韧而有力量。慢慢变得强大,这让我渐渐找到了迦罗娜的感觉,也体会到了夹在人类和兽人中间的她不为外人所知的挣扎内心。”宝拉说。

演员的表演都被真实地附着在兽人身上,实践动作捕捉技术的工业光影团队尽可能地在兽人粗糙的脸上还原演员的表情和情绪,让部落一端的情感表达更准确、真实。

为了呈现更好的光影效果,道具团队制作了四个和电影中兽人身高相同的模型。每场拍摄结束后,他们会把这几个兽人模型放在真实的场景中,记录灯光和环境在它们身上、毛发上投射出的效果,以便于更准确地进行后期的动作捕捉设计。

虽然不需要像兽人一样接受训练,但《魔兽》拍摄对人类演员来说也并不轻松。饰演洛萨的崔维斯·菲米尔和他的人类伙伴最大的困扰是服装,超重的钢铁盔甲是他们表演上最大的负担。“拍打斗场面时,汗会流个不停,收工后能轻5磅。”菲米尔回忆。

不仅是盔甲,电影中的所有道具都由著名的维塔工作室制作,每一件都货真价实,这让第一次参与好莱坞大制作的吴彦祖大开眼界。“有些场景需要好多铠甲、武器,在国内,我们就前面用真的,后面用假的,但在这部电影里,现场的所有道具都是真实的,太不可思议了。”吴彦祖说。

在所有奇幻电影中,异族群体的语言都是电影创作者必须精心设计的环节。曾为《权力的游戏》创造语言的语言学家大卫·彼得森为《魔兽》电影创造了专属于兽人的语言。他以印第安人、非洲班图人、新几内亚等地区的土语作为蓝本,创造了一种非常情绪化的兽人语言。受外露的牙齿影响,兽人的发声方式与人类不同,为了更接近兽人语言表达时的面部形态,道具组为演员制作了獠牙,在表演中,演员会带着獠牙说话,以这样的方式使应用动作捕捉技术后的语言和表情更为统一。

耗费1.7亿美元,创造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导演邓肯说:“要让不同观众有不同的观影体验,我们会把那些普通观众带入他们从未来过的魔幻世界,而对于游戏玩家来说,电影里的每一个细节都会让他们感受到,这就是他们十几年来一直生活的世界。”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