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戏剧人赵立新:演员中的知识分子

2016-06-06 10:08 作者:驳静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23期
采访结束后的用餐时间,赵立新显得挺疲惫,也挺自得。他跟助理的对话中有两句给我留下印象,一句是:“可惜《英雄广场》没时间去看了,记得帮我买这本书。”还有一句是:“还是拍电影好,对吗?拍电影可以休息。”

从《大先生》谈起

《大先生》这部戏在北京首演了四天,前后被媒体、戏迷和知识分子讨论了一个月。首演后两周,我采访“大先生”鲁迅的扮演者赵立新,问他何时开始全国巡演,他回答:“之前热情高涨,但现在变得微妙起来。”

再一个两周后,在天津大剧院的食堂里,我遇到了来看《英雄广场》的李静,作为《大先生》的编剧,她否认了《大先生》全国巡演取消一事,说:“在这事儿上他就是比较悲观。”

3月31日,赵立新主演的《大先生》在国家话剧院首演

3月31日,赵立新主演的《大先生》在国家话剧院首演

“悲观”的确是赵立新最初对《大先生》的态度,他甚至觉得,在舞台上诠释鲁迅这事儿,很可能一伙人摩拳擦掌了一通,最后仍然逃不掉夭折的结果。因为剧本本身也经历过炼狱般的磨砺。最初“大导”林兆华邀李静写鲁迅的话剧剧本是在2009年,并且想过请濮存昕主演,6年后剧本终于完成,李静说:“大导和濮哥那儿都行不通了。”她就把剧本发给赵立新看,当时只是想着,赵立新表演、导演经验都挺丰富,能给提点意见,后来转念一想:“不如就找他,他既能导,又能演,只是没想到他能一口答应。”

一口答应后的赵立新,其实立马又有点后悔。他周围朋友的第一反应要么是“不太像”,要么是“不太好演”。

毕竟诠释对象是鲁迅,一个所谓“被过度谈论而又误解最深”的最熟悉的陌生人。

当时赵立新还兼有导演的职责,听上去压力更大。

一开始赵立新和李静也没找到合适的投资方,一度计划在小剧场演出。后来二人与曾写过《笑谈大先生》的陈丹青,就剧本进行了一次三人对谈,后者不只建议把题目改为“大先生”,还把“文化乌镇”的陈向宏介绍给了他们,这才有了青年戏剧导演王翀的加入,这意味着,赵立新可以专心诠释角色。不过,赵立新是受过苏联和瑞典两个话剧体系正统训练的戏剧人,而王翀是实验戏剧派,再加上李静是关起门来做学问的人,首次合作,用赵立新自己的话说,就是“三驾马车配合得出乎意料的好,我甚至还在两人中间充当润滑剂的角色”。

尽管如此,等一切准备工作就绪的时候,赵立新发现行程非常紧。他只有四天时间排练,一天合成,没有多余的时间讨教钻研。“后来我觉得,这恰恰是这部戏的大忌,如果我真钻到鲁迅作品的故纸堆里,钻到鲁迅专家的著作里,我就成了一个爬虫。”赵立新说最后他得到的反馈出乎意料的好,于是更加庆幸当时没有刻意去贴近那个符号化的“导师、斗士”鲁迅。“我平常演戏也是这样,干脆远远拉开距离,告诉观众,我不像,我也不是。”

所以《大先生》上演后,鲁迅“白衬衫牛仔裤”的形象惹人注目,这也成了评论声音里出现的高频词。鼓楼西剧场创办人李羊朵女士也与赵立新颇有渊源,我们在谈到《大先生》时,她甚至问我:“衬衫牛仔裤这副打扮,得是赵立新的主意吧。”

“除了鲁迅,皆为傀儡。”后现代的白衬衫牛仔裤在舞台上奔走呼号,对手戏时而是代表许广平的“蓝色海洋傀儡”,时而是代表朱安的“头戴棕纱人偶头像”。而胡适是只鸟笼,周作人是一把可以打开的油伞形象,鲁迅的母亲,则成了高悬空中的一抹剪影。

李静说首演的四场,每一场都在进行调整,大到傀儡的数量,小到背景中领袖上衣的纽扣。我看的是第二场,最后一个段落里,鲁迅看到世人的丑态,出离愤怒,抢过了傀儡手里的一个个面具,癫狂地喊出他们的心声。每抢一个面具,赵立新就换一种方言,东北方言、上海话到河南话,演了个遍。正是这段惹得现场观众笑声此起彼伏。

原来的剧本里,鲁迅本来是旁观者,哲学家、经济学家、政治学家和博学家,这四位原本也是由傀儡出演,王翀则认为这样的操作太常规,这一幕的台词,如果由鲁迅发作出来,效果会好很多。赵立新被说服了,但他发现,如果这样操作,就只有使用不同的方言一条路。“方言既是我的强项,也是我小心使用的工具,要出效果,又不能沦为小品式表演,关键在于掌握平衡,不能失控。”用自己抵触的方式表演,还是挺忐忑,好在现场观众笑了,而对看戏比较挑剔的人,也都认可了这一段。

“但最后一场的这一段,就没什么笑声了。”赵立新觉得这可能是因为,前三场后,自己表演到这段前产生了心理预设,觉得这可能是一段华彩,这样一来,表演者对戏剧的整体性理解就被削弱了。

他举这个例子,是想证明“整体性认知”对戏剧表演的重要性。“必须用整体的眼光去看,如果一个演员预设对华彩部分的喜爱,就会有卖弄之嫌,而且就像爱一个人,还包括她早上起来没洗脸还有眼屎的时候。”这个时候,他在中戏讲过6年表演课为人师表的一面就显现出来。

2002年,赵立新还没有完全从瑞典回来,但已经开始在中戏代课。除了给学生们讲表演课,赵立新后来还带过一个专科班。“赵老师从头到尾带了我们两年,既像是导师,也像是班主任。”李耀林是他们班上的学生,现在也是一名戏剧导演。他跟我提起赵立新时一口一个赵老师,能听得出来这一声名副其实的“赵老师”中,与当下社会上泛泛的“老师”称谓之间的区别。他说他们班一共30多人,一到赵立新的课,不只像他这样平时不太爱上课的同学到了,不大的教室,一半是自己班上的同学,另一半则是慕名而来的学生,“总能挤六七十人”。在李耀林眼中,赵立新的表演风格非常新鲜,讲课也十分激情投入。李耀林记得一次课后作业,他写了一个跟爱情有关的剧本,拿去给赵立新看,结果赵老师什么也没说,只问了他一句:你谈过几个女朋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