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减招”风波与教育公平(2)

2016-06-02 11:15 作者:付晓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23期
高考是大事,一有波澜,即成风波。

教育公平是永恒的追求

三联生活周刊:虽然教育部门澄清了“减招”误解,但是因为名额调配而产生的问题并未迎刃而解,家长的焦点反而很快转移到“一本录取率”上。作为高考大省,江苏省的高考录取率已经超过80%,但一本录取率还不到10%,低于北京、天津、上海等地,因此被指摘为“教育不公平”,呼吁提高重点大学在江苏省的招生比例。对此,你怎么看待?

陈志文:首先,“一本录取率”的概念其实并不确定,你能在哪里给我找到关于一本学校的明确定义?它其实是录取过程中的一种技术手段而已。全国没有一个省市的一本学校、二本学校名单是相同的,同一个学校在不同省份的归属也经常不同。很多学校在一个省份参加多批次招生,包括北大医学部,多年前在某些省也是既有一本也有二本。前些年很多本地高校参加一本招生,这些年出于生源考虑,它们更喜欢参加二本招生,所以就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很多本地学校在当地参加二本招生,在隔壁省参加一本招生。现在,新的高考改革方案已经明确,逐渐取消批次做法,简化录取批次。上海从今年开始取消一、二本录取批次,山东和浙江也将从明年开始取消一、二本录取批次。

另外,我想强调,家长把矛头指向“一本率”,跟此次涉及的调控计划几乎没有任何关系。调控计划涉及的名额都是省内普通院校名额,可能还到不了很多家长关心的“一本”的层次。

三联生活周刊:江苏家长群体的担心与焦虑虽然与名额调配风马牛不相及,但却从侧面反映出公众对重点大学录取率的关注,背后其实还是老生常谈的教育公平话题。

谈松华:高等教育首先体现在入学机会上的公平竞争,现在入学机会的公平是通过一次高考按分数高低确定,这是大众能接受的形式公平。但因为学生所处的城乡区域不同、受教育条件不同而存在着实际上的不公平。此外,中国高水平大学的分布也非常不均衡,新中国成立后全国分六大地区,在20世纪80年代,北京、上海、武汉、成都、西安、沈阳六个大区所在地城市的大学数量占全国高校数量的近一半。现在高校分为部属大学和省属、地市县大学,一百零几所部属大学都相对基础比较好。加上有的省(市)实施省部共建学校,省部共建后,省里要求增加高校本地的招生人数。还有就是人口大省没有高水平大学,所以当地上高水平学校的学生比例特别低。从长远看,肯定应该逐步形成高等学校更加合理的分布,但是短期内还难以实现。只能考虑通过考试招生计划的制度设计来增加人口大省、农村和贫困地区的招生比例。

这种招生政策倾斜也不是中国独有的政策,美国对不同族群也有入学上的倾斜政策,所以也才会有1997年白人学生起诉密歇根大学在招生中歧视白人学生的事件,当时白人学生想要入学需要考比黑人学生更高的分数,2003年美国最高法院认可了大学在招生时有限度照顾少数族裔学生的做法。

陈志文:我们首要先承认存在问题,然后去努力解决,但是,无论怎么样,都没有绝对的公平,只有相对的公平。对于公平的评判,不仅要从历史上去看,也要横向比较。高校招生上的种种不平等与不合理有着复杂的历史原因,但这些不公平和不合理如今都在逐步缩小,更趋于合理。经过几年的努力,如今省际高考录取率的差距已明显缩小。2015年,高考录取率最低省份与全国平均水平的差距从2007年的17个百分点缩小到5个百分点之内,而农村招生计划也从第一年的1万人扩大到今年的7.5万人。

现在的问题是,大家都在讲不公平,江苏说不公平,四川作为受援省份,家长也说不公平,北京的家长还在说不公平,为什么?这场公平纷争的根源在于每一个人都站在自己的角度谈公平、选择性地谈公平,实际只是打着公平的旗号谈自己的利益。如此下去,根本不可能有公平可言。

但是,从根源上讲,跨省生源计划的调整也只是缓兵之计,虽然给中西部地区的考生增加了录取机会,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实现公平就是打破过去的利益格局进行再分配,推进教育公平的关键在于平衡地区间的教育资源。只有增加中西部地区的教育硬件设施,提升教育师资力量,增加教育资源投入,才能真正推动教育公平。

当然,我们也需要承认各地在高等教育上的不均衡。上世纪50年代我们在高校的布局时就是按大区中心省份、中心城市相对集中布局的。比如陕西虽然在西部,但是其学科门类和学校总量都是比较高的。而相邻的河南省就很少,没有一所部属学校,这也是造成今天大家觉得不公平的根本历史原因。

而教育部严控部属高校的属地招生,就是在力图改变这种不公平,同时还采取对口支援、省部共建等多种措施扶持中西部高校建设。但是,一个好大学的成长是需要时间的,我们现在有一半的本科院校历史不超过20年。改革开放之初,高校数量最多的是北京、上海和陕西,30多年后,高校数量最多的是江苏。如果以历史的眼光看,江苏历年来高考录取率和本科录取率都是在上升的。现在北京部属高校的属地招生比例已经降至10%以下,甚至7%,在全国是最低的,我想这应该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

美国斯坦福即将卸任的校长约翰·亨尼丝日前访问上海,谈到了他的骄傲与遗憾。骄傲的是能让穷孩子上得起斯坦福,免除家庭年收入低于10万美元的学生的学费;但遗憾的还是教育公平,他遗憾地说:教育公平的实现还很缓慢。我想,这就是全世界普遍面临的难题,我们不断追求、不断接近,但我们恐怕很难完全实现最理想的公平。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