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音乐 > 正文

郑京和:“自己的声音”

2016-05-16 10:15 作者:周翔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20期
“在我生命的这个阶段,我当然变得更加自由,但是它没有变得更容易。生命中有许多东西是你必须学会放手的,不要恐惧。你要学会训练自己,你听到了什么,你想要传达什么,你的耳朵会不断地进步。”

只有距离很近的时候,才能看到郑京和手上的皱纹。68岁的她常常会让人意识不到她的年纪,手指依旧灵活,脸上的线条分明而硬朗,毫无半点松弛懈怠之感。当她穿着优雅的灰色长裙,疾步走上舞台的时候,她的身体就和手中的小提琴一样,绷紧了弦,准备奏响心中的音乐。拉到巴赫无伴奏小提琴曲的最后一首时,她脱掉了高跟鞋回到场上,赤足站在舞台中央,膝盖微微弯曲,身体前倾,完全沉浸在旋律的飞扬之中。你能感觉到那优雅的长裙后面是一个充满激情的灵魂,50多年时间在琴声里过去了,但她依然年轻。

郑京和1948年出生在韩国。因为母亲热爱音乐,所以家里的孩子都接受了良好的音乐教育,最后有四个人成了音乐家,包括后来和她一样蜚声国际乐坛的二姐郑明和、弟弟郑明勋。

1967年,在莱文垂特(Leventritt)小提琴比赛上,郑京和与同门祖克曼获得并列第一名,一举成名。1970年,她与安德烈·普列文执棒的伦敦交响乐团合作演出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轰动欧洲,为自己赢得了各种演出和唱片的邀约,成为西方古典音乐界的新星。她与祖克曼、帕尔曼一起,并称茱莉亚音乐学院名师伊万·葛拉米安(Ivan Galamian)门下的三大弟子。

因为左手无名指的意外受伤,郑京和曾在2005年告别舞台,回到母校茱莉亚音乐学院任教,直到2010年才开始逐步复出。2011年重返舞台后,郑京和说,她在享受音乐生涯的“最后一个阶段”,郑京和为此选择了一个巨大的挑战——尝试在一场演奏会中完整演绎巴赫的六部无伴奏小提琴曲。极少有小提琴家能够做到,更何况郑京和已经68岁了。她在20多岁的时候曾经录过其中的两部,因为不满意而停止了后续的录音。手伤之后的恢复,在她看来是上天的礼物,让她可以达成心愿,完成没有做完的事情。

三联生活周刊:你说过勃拉姆斯是你最喜欢的作曲家?

郑京和:那是在我40岁之后了。40岁的时候我录了三首勃拉姆斯的奏鸣曲,对他的生活和作品有了更多的了解。大概15岁左右我就开始学习勃拉姆斯的奏鸣曲,我从D小调奏鸣曲开始练习,这是一件非常成熟的作品,对我来说也很难。因为勃拉姆斯和小提琴家约瑟夫·约阿希姆(Joseph Joachim)一起工作,所以他对小提琴非常了解。他非常热爱自然,他写交响乐是他在自然中漫步,听到了自然的声音,从中获得了旋律并把它写下来。他是一个古典主义的作曲家,虽然同时期的作曲家已经在写浪漫主义的作品,但他却致力于扩宽古典主义的形式。所以当你听到他的《德意志安魂曲》时,感受到的是一种崇高、壮丽。我会不由自主地喜欢他的音乐。这次音乐会我演奏《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距离我第一次演奏已经过去了53年。但在这曲子里,我在不同的年龄能够发现不同的生命体验。这是一个作曲家的伟大之处,他的作品一直在持续地生长。

三联生活周刊:13岁到美国后,葛拉米安是怎么指导你的?

郑京和:葛拉米安非常重视纪律和技巧,他很有教学的天赋。他花了很多时间管理他的暑期学校,因为美国的暑期很长,所以我有8个星期去暑期学校,在那儿我跟着葛拉米安以及约瑟夫·吉戈德(Josef Gingold)学习。吉戈德是一个非常传奇的音乐家,我有机会跟他学习室内乐,跟保尔·马卡诺维兹基(Paul Makanowitzky)学习奏鸣曲,他是葛拉米安的第一个学生,后来回来任教。在那里我每天都努力练习。那是我接受的最好的训练,在青少年时期不用想着去和别人竞争、比赛,而是在一个美丽的环境中与自然相处,学习音乐。他们会在周三和周日带我们去给公众演奏我们刚刚学会的曲目,所以很快我们就能知道练习的反馈。

葛拉米安曾经跟我说,你应该成为一个更睿智、更有想法的音乐家,而不仅仅是练习小提琴。虽然你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去学习跟你的乐器相处,但更重要的是你的脑子需要被各种想法装满,不只是音乐,还有绘画、文学,你得不断成长。

三联生活周刊:一般评价认为你的演奏中有男性演奏家的力量和强度,但是又有他们往往缺乏的细腻。在里面有一个感性和理性的问题,你觉得自己怎么达到二者之间的平衡?

郑京和:在我学琴的年代,很少有女性演奏家,所以我一开始希望演奏得像男性小提琴家一样有力。我追求大的声音,认为音乐的魅力就是大的声音,但是我演奏完之后经常精疲力竭,就像是完成一场运动。但后来我慢慢意识到音乐的魔力恰恰在它柔软的本质,如何在舞台上传递它们,那是一个更大的挑战。众所周知,在艺术领域有两个方面,男性色彩和女性色彩,刚毅和柔和。女性不仅可以很温柔,也可以传达出男性的刚毅和力量,男性反过来也一样。有一段时间我通过训练让音乐有色彩、味道、停顿。我的声音开始变化了,一开始它是高亢明亮的,但是后来它变得温暖和深沉。这是发展的不同阶段,它包含了我听到的、我希望从自己那里听到的,我希望可以保持的所有方面。这是一种训练,是你要不断努力去达到的目标,这是音乐让人兴奋的方面。

公众听到音乐只是一方面,你也可以传达你想传达的东西,所以我有完全属于自己的自由。在我生命的这个阶段,我当然变得更加自由,但是它没有变得更容易。生命中有许多东西是你必须学会放手的,不要恐惧。你要学会训练自己,你听到了什么,你想要传达什么,你的耳朵会不断地进步。这不可能在一朝一夕之间达到,需要经年累月的时间。你发现了一种颜色,一种味道……一点一点地,它们会形成一种印象。

阅读更多更全封面课请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