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动话题 > 正文

潘谈会——风口上的网红经济(3)

2016-04-27 15:09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主持人(姚长盛):就是调侃了一下就这样了?

同道大叔:对。我们做了一个比较大的改变,在我们之前的星座文化,其实大家搞的特别严肃,但是到我们这里之后,我们把星座文化,就是把它的可读性翻译的特别娱乐化,社交化,把它变成一个社交工具来做。因为我当时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在做一个社交交友的APP,当时我就把做社交产品的理念放到做内容里去。所以我们内容的传播量,我相信在网红里传播量是很大的,每天有30万多。

主持人(姚长盛):他们基本把自己过去做的一些事情复一下盘,我是怎么起来的,我有什么心得。我觉得刚才有一个提的特别好,他说,潘总,你觉得网红火了,谁会不高兴?这是一个好话题。

潘石屹:这个问题好。我觉得网红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要有草根的气质,就是要能够代表草根。我觉得这点特别重要。既然他有草根的气质,什么样的不高兴呢?有权利的人不高兴,有钱人不高兴,长得漂亮的不高兴。因为这三种人他们认为自己不是草根,高高在上,所以跟网络上红起来的人,跟草根人物是相通的。

主持人(姚长盛):本来利益格局划分好了,这部分属于有权、有钱的,还有长的好看的能杀一大片,您这么一说我们台上的不高兴了。我怎么觉得您在说自己不高兴?

潘石屹:没有。互联网冲击最恐惧和最没有安全感的不是草根,不是原来高高在上的这些人,我说的这三种人不一定是这三种人,就是有重合的有没重合的。

主持人(姚长盛):就是过去得到好的人现在心里最不平衡,最不喜欢这种现象,现在会有人说网红不好吗?

Ayawawa:前段时间我看朋友圈在刷一个内容,就是有一个名媛,知道是哪儿的,她就说,她说现在的网红都是靠买手带去时装周,自己拍照去秀。她给非常大的国际品牌的市场部人员讲的,说我再不会买你们的品牌了,因为你们的品牌都被这些人玩烂了。她很生气,因为她说我每年在你们这里都要买上百万欧。这个品牌就安抚她,说我们查一下,为什么你讨厌的网红出现在这个场合。

主持人(姚长盛):讲的这些跟过去都不同,咱们一边说一边发福利。我在上面看到一句心惊胆战的话,说,我潘总,我是个男的,我能亲你一口吗?你真的要亲吗,你想好这几天的饮食再上吧?这其实也是一个最快的路径,他上来亲一下,他离身败名裂就差一个小时了。

大尤做这方面的研究,所以你看到的规律多一点,特意让你分析分析,其实要去复盘,从微博甚至更早时代,一直延续到现在玩的不多,老能玩出花样的也不多,你给潘总一点建议,接下来怎么玩的开心?

大尤:开心这个词很贴切,我可以对潘总和在座的三位红这么久的原因,有三点:第一,包括潘总,Ayawawa和同道,他们都踩中了新媒体红利。像Ayawawa历数了一下玩的新媒体。上一个新媒体已经红了的人转移到下一个新媒体是有天然的优势。我记得潘总微博有1千多万人。第二个,粉丝输出价值。潘总给我们输出的价值很多,例如我现在记住的,为什么我到现在会关注北京的天蓝不蓝,这个受益非常大。Ayawawa输出职场认知。第三,娱乐化。他们三个不一样,我还有点比较装,因为我在创业,做投资的,我不能太娱乐化。他们三个都有娱乐化特质。而娱乐化的东西会容易被大家所接受。所以他们三个人能以前红,现在红,未来还能红。其他网红也一样,具备这三个特质:踩到红利,输出价值,娱乐化。

主持人(姚长盛):我觉得娱乐化是好词。潘总很早的时候就说人不要装,一边说着这句话,一边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装。其实娱乐化是蛮困难的事,您教教大家怎么娱乐化?我觉得这不是所有人能掌握的秘籍。

潘石屹:刚才我一听,好像她在网上写文章比我还早,你到底多大?

Ayawawawa:我1983年的。

潘石屹:我1963年的,差着20岁,但是你怎么用新媒体这么多呢?我是从博客开始用的,我就是以前每一周写上一篇博客。但是人不上网的时候,主要是他们相互间吵架吵的很厉害。我记得韩寒跟一个作者在吵架,等我过了两个月碰到这个作者的时候,我说你在忙什么?说是住了两个月的院,就被韩寒骂得住了两个月的院,所以见这网络就害怕。我记得当年在写博客的年代,尽量在博客上面,微博上面,互联网上面不要吵架。不要出口伤人,我觉得这是一个基本原则。后来转移到微博上去,我大概一个多月不太适应,因为写过长文章,总想在前面铺垫一点,要考虑文章的结构怎么写。可是微博一开始控制140个字,要在140个字里面把一个问题说清楚,怎么也说不清楚。所以大概一个月在微博时候没怎么写,后面慢慢找到这个感觉了,就是140个字内能够表达了。我觉得我最痴迷于写微博的时候,我是我的粉丝数量快一百万的时候,这是一个转折点。我写任何一个东西,有一百万人看,我觉得了不得了。所以我天天在琢磨,早上起来也琢磨,睡觉的时候也琢磨,就是写怎么样的文字,怎么样的话题,别人愿意看,我反复试。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秘诀,要用能够感动自己的语言,说真话。自己在这140个字里觉得看完以后都泪汪汪的,这条东西发出去,肯定转发的、浏览的数非常的多。

主持人(姚长盛):怎么样把一批真正的网红吹起来的,是从微博开始的,潘总描述说一百万粉丝的时候,人在干什么。这跟今天往前推动自己,被更多人认知,这心路历程一模一样。说一些感动自己的话,或者让自己感兴趣的话,这就特别好。

潘石屹:当我粉丝数达到一百万的时候,新浪给我送了一块石头,石头上面刻着我达到了一百万粉丝。拿到这个石头的时候,我说这一百万粉丝多不容易,但是当一千万粉丝的时候就无所谓了,没感觉了。

主持人(姚长盛):这跟发财一个感觉。

同道大叔说一下,明明这么年轻为什么叫大叔?

同道大叔:以前创业的时候心态特别老,所以就叫自己大叔,后来发现大叔特别受女孩子欢迎,所以就用这个名字了。

我说一下网红对谁造成的伤害,我认为网红是一个新的流量的入口,就像罗振宇老师说的,罗振宇说未来的商业模式是人。我们以前网页,有很多的电商,有很多的功能、服务吸引人过来,后来有了博客,再后来有了APP,后来因为社交网络越来越发达,微信、微博,包括新的媒体平台越来越发展,它帮助每个人更好的创作内容、说话,一个人只要有才华,就能吸引来很大的注意力。所以我觉得网红其实给很多人带来恐慌,包括做APP的,做网站的,因为现在网红有跟大的流量。

罗振宇老师也说了一个事情,如果你们最近关注Papi酱的事情的话,就是我们关注人的不确定性。因为如果说流量的入口是人的话,一个人肯定是不确定的。如果我今天很想发微博,我明天不想发,这也有不确定性,这个不确定性就是由好变坏。举一个例子,现在我是一千万粉丝,如果明天我突然间找到另外一个点了,我可能变成三千万粉丝了。它的可能性在这里,就是一个人具有不确定性和潜力。至于对谁造成伤害,我觉得对很多人造成伤害。

大尤:我接同道的话题,上个月我在北大百年讲堂做了一个万人分享,我分享的主题是:创始人的IP化。我们试着创始人,类似像潘总这样的创始人,做了一个公司的代表人物去引领这个时代和大市场的消费。也就是说,刚刚同道说到的人是未来一切交易的入口。而人凭什么引领交易,就是他的认知。什么样的认知能让大家接受呢,就是网红或者垂直领域的IP输出的认知,才能引领大家。所以我们现在会真心觉得同道跟我们当时说的是一致的,就是以后任何的商业都很难跟网红,跟IP完全撇开关系。因为大家现在需要有人去引领你的消费。因为现在市面上的商品太多样化了,如果没有垂直领域的网红和IP嫁接去引领的话就很难。所以同道大叔告诉我们买什么东西好,Ayawawawa告诉我们买什么东西好,潘总会告诉我们选择与相信什么东西好,这个时代是需要网红、IP以及人来引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