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谋杀在美国,审判在中国(3)

2016-04-19 10:52 作者:刘敏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16期
2016年3月23日,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了一次特殊的审判。

 

中美合作

发现邵童失踪之后,邵家一直在给李向南家致电,李向南的父亲是温州乐清市看守所一名民警,据同事说他一直正常上班。在邵童尚处于失踪状态时,张阿姨曾打通过李家的电话。“我只请求他们告诉我李向南在哪,我就问他一个问题,邵童到底去哪了?”张阿姨说,李家称不知道儿子的下落,双方说急了,李向南的父母直接问张阿姨:那你们去报案啊!

邵家已经向大连、温州两地警方都报了案,但两地都没有立即立案。直到邵童确认被害后,2014年10月,美方通过中国驻美大使馆和驻芝加哥总领事馆将案件情况通报中国警方。2014年10月29日,公安部刑侦局向浙江、辽宁两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发布了立案侦查的通知,要求对李向南“秘密侦控”、采取边控措施。

此时李向南已经逃到了青海等地,杳无音信。长达半年多时间内,这件事变成了一桩悬案。爱荷华州约翰逊郡检察官珍妮特·莱尼斯(Janet Lyness)是此案美方的负责人,她告诉我们,因为中美之间没有引渡条例,所以美国警方无法到中国抓人,美方通过大使馆向中方提出了协助调查的请求。“我们认为中方的反应是非常积极的。”但是这半年内,中方并没有明确告知邵家是否有抓捕行动。邵童的父亲曾敦促过中美双方采取行动,美方表示无能为力,他们此前从未处理过这种案例。邵家的民事诉讼律师任世新对是否抓捕一事提出过疑问,包括本刊此次采访在内,温州的公安局、检察院对此都拒绝答复。“我的理解是,因为证据上的欠缺,公安部门不能直接实行抓捕。”任世新说。

2015年5月13日,在父母的陪同下,李向南从成都回到了温州,向公安部门投案。此前他曾藏身于青海一户牧民的家中,他告诉警方父母对此并不知情,自己只接受过姨丈的帮助。

2015年6月1日,中国公安部、浙江省公安厅、温州市公安局、温州市人民检察院、乐清市公安局组团赴美国调查取证。在美国期间,调查组跟着美国警方,走访了当事人的学校、住所、案发旅馆、购买作案工具的超市等,但因没有执法和司法调查权,找案件当事人及相关人员谈话都必须有美方警察在场,且不能记录。

美国警方收集的物证大大小小有100多袋,光照片就有几千张。勘验案发、抛尸现场,向相关证人取证等,都有同步录音录像。“中方审阅了我们的完整调查报告,也结合了他们在国内的调查。我们收集了成箱的证据,包括物证、视频、证人证言等。最后中方挑选了很小一部分的重要证据带回国内。其中一些证据,比如生物证据,跨国转移困难,中方曾表达过请求,但最终可能没有带走。中方带走了一些DNA采样,我想他们可能在中国的实验室重新做了检验。”莱尼斯说。

所有带走的证据,都在案发地爱荷华州州务卿做了公证,证明侦查者是美国警方,取证主体合法,然后送交到中国驻芝加哥总领事馆认证。经过公证、认证手续后,这些证据方能转化为符合中国法律规定的证据使用,当中国代表团带着证据离境后,此案的司法权也从美国彻底移交给了中国警方,并最终由温州警方侦结。

2015年6月19日,李向南被温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16年3月23日,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在国内审理是因为被害人和被告人都是中国公民,根据中国刑法关于“属人管辖权”的规定,中国公民在中国领域外犯罪的,适用中国刑法,中国司法机关对该案具有刑事管辖权。

据在场媒体报道,控辩双方围绕“美方的访谈报告能否作为证据使用、李向南自首行为是否成立、是否属于预谋杀人”三大焦点,展开了唇枪舌剑的辩论。

李向南的律师盛世林在法庭上质疑,“美国警方只是移交了物证,还有这些访谈报告,这些东西真的可以算是证据来使用吗?”此外,他还对证据翻译公司的合法性、翻译的正确性提出了质疑。

任世新在现场旁听了审理过程,他回忆,公诉人对质疑做了回击:由于中美双方属于协同合作关系,中方对美方的证据都亲自到场,做过了确认。所有的采用都是合法的。“公诉人还说,如果我们司法机关对外来的证据没有确认权,那法律就是空中楼阁了,所有证据也都用不了了。法律要跟现实,跟立法权、司法权结合起来,才能正确行使。绝对的客观本身就是不现实的。”

此次庭审中,美国警方派来了两名警官和一名检察官。以美国审判的惯例,如果要把一名警员的现场陈述作为证据引用,这名警员必须在法庭上接受公诉人、律师的当庭质询。这也是中美司法体系的区别之一,中国证人证言等言词证据往往事前确认,并以书面形式在法庭上呈现。尽管2013年开始实施修订后的刑事诉讼法,规定了警察出庭作证制度,但实践当中,国内警察出庭作证仍然十分罕见。

在3月23日当天,公诉人以PPT的形式对案情进行回顾和证据罗列,来华的三名美方人员并没有在法庭上发言。莱尼斯告诉我们,这几名同事出发前并不确定自己是否会以证人身份上庭,也没有准备在法庭上发言,他们只是见证了整个庭审,“以观察者的身份”。

在当天开庭前,李向南和邵童的父母就民事赔偿临时达成了庭前和解。双方就民事赔偿达成一致,李家向邵家支付一定数量的赔偿金。

3月23日,庭审持续了一整天时间,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受被采访者要求,文中袁圆为化名)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