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人物 > 正文

李佩:跨越百年的尊严与力量(3)

2016-04-11 15:47 作者:付晓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15期
李佩先生的一生波澜壮阔,堪称传奇。

 

厄运与韧性

然而“黄金时代”很快就结束了,之前祥和安宁的气氛与局面迅速改变,形势变得风声鹤唳。1967年,很多科研工作者被打倒,“特楼”的专家们也纷纷被卷入漩涡,李佩一家也不例外。当时,“特楼”里几乎每家住户都挤进了好几户人,几乎沦为大杂院。郭永怀和李佩的家当时虽然还未受到冲击,但他们敏锐地嗅到危险的信号,主动请朋友林鸿荪和夫人杨友住进家中。“他们很聪明,知道房子早晚会有人占进来,倒不如先邀请自己喜欢的朋友。”李伟格说。1968年,郭芹只有17岁,响应“上山下乡”的号召去了内蒙古农区插队,李佩自己则被诬蔑为“美国特务”,只有承担原子弹研究工作的郭永怀受到特殊保护。

当时,很多知识分子迫于压力彼此揭发检举,而郭永怀和李佩身处大浪之中,不但没有随波逐流,反而一直保持着气度与操守。“他们都是能独立思考、有坚守、情深意重的人。”谈庆明回忆说,“1967年,郭永怀先生和李佩先生请我和我爱人一起到家里吃饭,我的导师林鸿荪夫妇当时已经住在郭先生家里。那天晚上,我们吃完晚饭,月色很美,李佩先生提议我们到操场散步。其实‘运动’已经开始了,大字报贴得到处都是,她指着一张大字报告诉我们,前两天她还去了那张大字报所批判的人家里慰问。那个时候,别人都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她却不避嫌,这是多么高贵的人格。”

然而厄运最终在1968年降临。当时,郭永怀去大西北研究中国第一颗导弹热核武器,李佩则已经开始接受政治审查,郭永怀内心焦急,在工作告一段落后要赶回北京了解情况。12月4日晚上,他从兰州乘飞机前往北京,结果飞机在第二天降落时失事。5日晚上,力学所安排了两个人到家中陪伴李佩,郭永怀的助手顾淑林是其中之一,她在《我老师和师母》一文中记录了当时的情形:“我们来到郭所长家里,这也是我和郭夫人第一次见面,没想到竟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郭夫人李佩先生娇小秀美,从神情看出她已经完全知道了发生的事情。她极其镇静,大家见到后几乎没说一句话,屋子里的空气像凝固了一样。”“晚上我们留在他们家里过夜,我和李先生睡在同一间房间。整整一夜我的神经紧张到了极点,我一边默默地想这个打击太突然,李先生可怎么挨过这一夜,一边准备着如果需要我为她做什么我可不能反应迟缓,一定要保证她绝对平安。就这样,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一直到早上。那一个晚上李先生完全醒着。她躺在床上几乎没有任何动作,极偶然发出轻轻的叹息,克制到令人心痛。”

郭永怀的后事处理完,李佩仍然回到单位接受审查劳动,郭芹则回到插队的地方。1970年,郭芹因病回北京休养,李佩则在当年初随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迁到了安徽合肥。中国科技大学当时的情形并不好,李佩说:“我们认为较好的学校领导都在造反派控制下,有的关监狱了,有的进“牛棚”了。我们虽然不了解上面,但觉得好些事情不对。从政策到世道人情好多事情都不对头。”到“文革”后期,虽然没有人再来审查她,但她一直没有被“解放”,只能继续留在合肥。转机出现在1977年,当时的中科院秘书长郁文带了几个科学家到合肥参观,等离子所所长邱励俭要宴请郁文,特地告诉李佩中午也到食堂一起吃饭,后来李佩回忆说:“郁文看见我很吃惊,问我为什么还在合肥,当他得知我在中科大受审查还没有结论,马上说‘这不对头,你该回北京去,我这次回北京之后就和李昌汇报一下,把你调回北京’。”1977年秋,李佩的问题终于得到解决。

风波之后,李佩与女儿郭芹终于在北京团聚,她们共同度过了20年时光,直到1997年,郭芹患癌症去世。李佩当时已年近80岁,周围人担心她承受不住打击,但她却在一个星期之后提着录音机走上讲台。李伟格和袁和都告诉我,李佩之后再也没有提起过郭芹去世这件事。她所承受的悲痛局外人无从体会,内心的创伤想必始终难以愈合。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