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疫苗失效背后:传播链的“惑”与“祸”

2016-04-01 17:02 作者:邱杨 刘敏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14期
在疫苗的传送链上,依附着的是一层层未必被我们清晰察觉的信任链,如果监管无力,而使信任链断裂,这才是更可怕的恶果。

卷入风暴

按照计划,张欣下周应该带着孩子去社区医院,接种二类的口服轮状疫苗。她的孩子已经7个月大了,这个月龄的宝宝特别容易感染轮状病毒导致腹泻发烧。这两天私立医院和社区门诊的进口疫苗打得非常火爆,但进口疫苗就一定安全吗?张欣也说不清楚。眼下的境况,让她彻底迷茫了。

没了主意的张欣只得向微信群里的“宝妈”们求助。但她没想到的是,原本一片祥和的群里却因此迅速分裂成几大阵营:有人支持,有人反对,有人观望,有人争吵。“无论如何,二类疫苗都应该暂缓打。”“并不用暂缓,过期疫苗和无冷链疫苗是无效,不是有毒,疫苗能用低成本预防大风险,干吗不打?”“但如果真是因为打疫苗出了事,整个家庭就毁了,谁来负责?”吵到最后,“宝妈”们谁也没能说服谁。打,还是不打,似乎成了家长们的一场赌博。

3月22日,杭州市职业病防治院的医生在为一名被猫抓伤的患儿注射狂犬病疫苗

3月22日,杭州市职业病防治院的医生在为一名被猫抓伤的患儿注射狂犬病疫苗

家长的困惑与愤怒,以最直接的方式传导给了王焕江。自从他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出现在警方公布的山东非法疫苗案“上线”名单里,短短几天时间内他的手机就被打爆了。有焦急的年轻妈妈询问打了疫苗会不会有后遗症,有破口大骂的年轻爸爸用最难听的话狠狠羞辱,也有长者叮嘱做了错事就要勇敢面对……随着舆情的不断发酵,王焕江便以这种极端的方式无可辩驳地卷入这场疫苗风暴之中,尽管不胜其扰,他却也不关机,甚至充当着“出气筒”的角色。

王焕江曾向媒体讲述他与山东非法疫苗案主犯庞红卫的交集。2014年三四月间,他突然接到庞红卫的电话。在此之前,他就对这个“很有能力的女强人”颇有印象。一次全国药品交易会上,他第一次见到善于交际的庞红卫,当时她的身份是山东聊城某疫苗批发企业销售部经理。庞红卫在电话里,开门见山地请在药企做销售工作的王焕江“帮她搞一点B型流感疫苗”。“圈子里都知道,她原来因为非法贩卖疫苗被判过缓刑。”王焕江对她颇有些戒备,便以公司不发货为由拒绝了。也许是察觉到王焕江的顾忌,庞红卫在此后多次通话中反复强调现在是“规范经营”。最终,王焕江决定帮她这个忙。

庞红卫需要的B型流感疫苗属于二类疫苗。按照我国对疫苗制品的现行规定,国家免疫规划中的疫苗品种为一类疫苗,由接种单位上报接种计划,国家统一招标和免费配送发放。而自费接种的二类疫苗则被推向了市场,采取自由定价的方式,由具有相关资质的疫苗生产企业和经营企业向疾控机构或接种单位直接提供。这意味着,二类疫苗要经由六七道流通环节才能最终到达接种人群,供应链条的复杂性大大增加了监管的难度,各级经销商的加入则助长了层层加价的空间。在王焕江看来,二类疫苗自然而然就成了一笔鱼龙混杂的大生意。他曾询问庞红卫是否有相关采购资质:“她告诉我有资质,但这批疫苗等着急用,事后再把资质证明给我看。”王焕江不疑有他,便找疫苗生产公司的朋友调了点货给庞红卫,然而事后也就忘了资质的事。在他的印象里,疫苗交易并不难,也并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在王焕江与我们的数次接触中,他的行为表现出令人玩味的矛盾心理:多次推后采访,却又不彻底拒绝,似有沟通意愿,却又语焉不详。短短几天时间里,他的手机反反复复数次停机复又开机,直到本文发稿时,他的手机才终于彻底打不通了。他,连同他身后那个隐秘的灰色群体,就这样神秘消失了。事实上,无论是王焕江还是庞红卫都只是这个复杂传播链条上的两个隐秘齿轮。一支支二类疫苗如何穿过重重节点,才能从生产厂商最终到达接种人群,这里面的幽微细处或许就如同月球的暗面,从未清晰地暴露在人们的目光之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