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中国渔船被击沉:冲突背后的渔业现状(2)

2016-03-28 10:37 作者:付晓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13期
长达20年的过度捕捞使中国近海渔业资源越来越接近枯竭,越来越多的中国渔业企业走出国门寻找更大的发展空间。但是,因为非法捕捞以及一些捕捞陋习,也使中国渔船饱受诟病,甚至经常成为国际纠纷的主角。

冲突背后的中国渔业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渔船在南美海域的纠纷仅为冰山一角,在黄海、东海、南海、日本海等中国周边海域的纠纷更加密集。老渔民刘刚向本刊记者讲述了自己的远洋捕捞经历。他工作的渔船曾多次冒险进入朝鲜和韩国海域,也曾因非法捕捞被海警查获扣押,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即使渔船被扣押,问题也并不严重,解决起来也很“轻松”。“如果渔船在捕捞过程中被发现,又无法逃脱,只要听从对方的执法要求,不反抗不对抗,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大麻烦。如果渔船在韩国海域被扣押,老板交了罚款他们就放人,韩国人素质很高,渔船上的东西他们都不会动;如果渔船被朝鲜扣押就比较倒霉,不仅要给他们交罚款,渔船上的东西还会被搜刮一空,甚至连船员的拖鞋都不放过。”刘刚说。

他经历的最惊心动魄的一次冲突是在2012年。“我们当时一共有两艘船作业,头船在前面带路,跟船在头船后面作业。我们原本是在朝鲜的海域作业,后来跟着鱼群进入了俄罗斯海域。头船在进入海域后不久就被俄罗斯海警发现,对方开了12炮,好在没有击中要害。不过那次也是不走运,头船的发动机坏了,没能顺利逃脱,被俄罗斯海警扣押,最后交了几百万元罚款,船长为此在俄罗斯坐了半年牢。”刘刚说。他当时是跟船的船长,见形势不妙,指挥船只迅速逃离俄罗斯海域,才侥幸躲过一劫。

为打击非法捕捞,近年来各国的执法力度都在加大,开出的罚单金额也一路飙升。但渔船老板们并未在逐年增加的风险面前望而却步,他们甚至提出了“联保”的策略来分散风险。“通常就是10条左右的渔船结成联盟,联盟中的船队共同承担风险。联盟内的某只渔船如果被查扣,其他渔船就会联合起来去‘抢船’,这时候执法方如果只有一条船,肯定招架不住九条渔船的集体围攻,‘抢船’成功的可能性很大。万一‘抢船’失败、渔船被查扣罚款,联盟内的渔船也会共同承担罚金,这种做法现在非常普遍。”刘刚对本刊记者解释说。

刘刚工作的渔船虽然遭遇过查扣和高额罚款,但渔船老板并未因此收敛。实际上,几乎所有的私人渔船都会选择铤而走险。在刘刚看来,这是无奈之举。“我被渔船老板雇用为船长,拿的是一年十几万元的固定工资,但渔船老板的收入完全取决于捕获量。现在国内海域基本上被捞空了,根本打不到鱼。一条渔船动辄投资成百上千万元,老板要收回成本、要赚钱,只能越界去国外海域偷鱼。”刘刚说。他们最常去的就是韩国和朝鲜海域,那里渔业资源丰富。“一小时甚至半小时就能捕获1吨鱼,相当于国内海域一天的捕获量。”他对本刊记者感慨道。

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近海渔业资源越来越接近枯竭,这是必须要面对的现实。“很多人可能认为污染是海洋生态系统破坏的主要原因,海洋污染虽然也是原因之一,但影响区域相对有限,一般为靠近岸边的局部海域。而过度捕捞影响的是全海域、是整个海洋生态系统。相比于海洋污染,过度捕捞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山东大学海洋学院教授王亚民告诉本刊记者。

过度捕捞始于上世纪80年代,彼时中国渔业生产技术发展迅速,渔船数量增加,渔民的捕捞能力也随之增强,使得20年间近海捕捞量持续大幅增长。根据《中国渔业年鉴》公布的数据,从1986年到1996年,近海捕捞量从430万吨增长至1153万吨,平均每年增长10.4%。在这种形势下,海洋捕捞强度很快超过了渔业资源的承受范围,为了保持海洋渔业的可持续发展,1999年,国家出台了捕捞量“零增长”的政策,对渔船数量和捕捞量实行控制,希望能够遏制海洋捕捞业掠夺式的增长。“当时提出渔船数量要控制在20万艘左右,但效果并不明显,2002年,渔船数量大约增加到22万艘。但即使实行零增长,中国近海渔场也依然处于超负荷状态。”王亚民说。

过度捕捞改变了海洋生态系统,使鱼群结构发生很大变化,《中国海洋发展报告》称,渤海和黄海有记录生物物种原本有300种,东海有760种。然而1997~2000年专项调查结果显示,渤海和黄海的生物仅剩180种,东海也只剩620种,海洋生物物种的种类分别减少40%和30%。带鱼、大黄鱼等有重要经济价值的优质鱼类数量更是衰退严重,带鱼的产量由1990年的49.8万吨增长到2004年的140.3万吨,之后开始下降,2011年产量降到了111.8万吨。而大黄鱼在经历了70年代的高产量后,进入80年代产量骤减,到2010年产量已由产量峰值的19.7万吨下降到6.3万吨。“如今,中国近海捕捞的主要是营养层级和经济价值低的劣质鱼种。”王亚民告诉本刊。

国内渔业资源的衰减促使国内越来越多的渔业企业走向海外。“绿色和平”中国森林和海洋项目经理江雍年告诉本刊记者,2014年底,中国远洋渔业总产量和总产值分别达203万吨和185亿元,远洋作业渔船达到2460艘,2015年底则增长至接近3000艘,无论是船队总体规模还是远洋渔业产量均居世界前列。

然而,中国远洋渔业扩张的同时,冲突和矛盾也随之而来。在走出国门的众多渔业企业中,除了中国水产总公司等早期的开拓者,目前绝大多数的后起之秀都是私企。很多渔船来源复杂、装备精良,它们通常以两艘船为一队或若干对船为一组,经常偷偷进入对方专属经济区甚至领海内从事非法捕捞,还将许多捕捞陋习带出国门,使用网眼极小的“断子绝孙网”和大功率渔灯等争议性捕捞设备,导致矛盾冲突频频出现。

除此之外,江雍年还告诉本刊:“很多新成立的远洋渔业企业都是奔着远洋渔业诱人的补贴政策而来,之前根本不曾涉入渔业行业,其中还有很多是以前的煤老板。他们对海洋文化没有深刻的体会和爱护。还有一些渔企原本在国内捕鱼,因为国内的渔业生产标准提高,于是决定在不考虑产业升级的情况下把落后的捕捞运作及管理模式直接输出到其他相对落后的国家中去。”他担忧,这些渔企将会成为未来中国远洋渔业国际纠纷的主角。“企业在干坏事,政府忙着买单,国家的形象还受到损坏。”

而中国政府也已经意识到问题所在。2015年10月,农业部办公厅下发《关于严格遵守北太平洋渔业管理组织有关管理措施的通知》,从渔船注册、数据报告、公海登临检查、船位监测和其他管理措施、秋刀鱼渔业养护和管理五个方面做出了明确要求。此外,从技术方面,目前中国每艘远洋渔船都装有卫星雷达导航系统及船位监测系统。理论上,如果中国渔船进入不该进入的区域,船位监测系统可以自动发出提醒。但江雍年也告诉本刊,该系统还存在很多急需要改进的地方。“由于船只位置是由渔船在一定期限内主动报告的,而非实时自动汇报,渔船很容易利用时间间隔进入禁捕海域。因此,很多方面仍有待改进。”

(应采访对象要求,刘刚为化名)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