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调查 > 正文

天价学区房,“超级学校”的投入产出

2016-03-25 09:53 作者:贾冬婷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13期
教育资源就像一块蛋糕,理想的切分当然是均衡化。但是均衡是个长期过程,这一过程中的“超级学校”仍是众人争抢的稀缺资源——学区房作为唯一的主动选择通道,其“天价”不断被刷新。

“天价”换来的最牛小学

“现在炒得沸沸扬扬的‘天价学区房’46万元一平方米,听着挺吓人的,不过我都麻木了。我那间平房要卖也得这个价了,我还不想卖呢。”皮诺是过来人,她前年用每平方米11万元的价格——那时候看也是“天价”——买下了西长安街附近四合院里的一间15平方米小屋。虽说生活水平直线下降,但她一点也不后悔,孩子从最差学区的‘渣小’,一步到位,成了全北京“最牛小学”实验二小(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的学生。她回头看这个过程,得意之情溢于言表:“真是步步都踩在了点上,简直可以用‘传奇’来形容。”

为孩子的教育谋一处学区房是家长在教育资源不均衡状态下做出的无奈选择

为孩子的教育谋一处学区房是家长在教育资源不均衡状态下做出的无奈选择

和皮诺约时间只能见缝插针,她是全职妈妈,要赶着收拾家务和接送孩子的空当。我们在她租住的小区楼下见面,这里离学校就100多米,她和儿子手拉着手就走过去了,也是为了让他每天能在家多睡会儿,赶上刮风下雨也能舒服点。“儿子每天上学高兴得不得了,家长受点罪就受吧,择校是无怨无悔的。”皮诺说,她张罗买学区房也是无奈之举。早几年她根本没考虑这事,老公单位有共建,也托了关系准备了20万元赞助费要上某某小学。没想到2014年初收到通知,共建取消了,走条子也不允许了,而孩子第二年就要上小学了,这意味着只能被动接受划片。他们家住丰台,对口的小学很“渣”,小升初更没有什么好的选择,觉得特别气愤、无助和恐慌。哭也来不及了,只能马不停蹄地看房。当时新闻里铺天盖地说要均衡教育资源,皮诺想着,最好的资源在西城,均衡也应该是西城首当其冲,加上老公单位也在西城,她就奔这边选了。起初打算凑80万元作首付,在差不多的学区里买一套能住的房子。但是看了一圈发现,西城楼房房源可选择得很少,看得上的怎么也得四五百万,买不起;能买得起的又看不上,都是些“老破小”——或者户型不理想,或者隔音效果不好,或者挨着垃圾场,老旧的程度让人绝望。她意识到,在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通过买楼房来择校是不现实的,于是转而考虑买平房,先落个户口再说。

平房有平房的好处。皮诺想,看着单价挺高,但是总价低啊。买楼房最便宜也得400万元,但是买十几平方米的平房200万元左右就够,大不了再租个房子住,和买楼房相比,等于“零割肉”。不过真正操作起来,她发现平房市场里的水太深,很少有房主对外卖的,本来就稀少的房源早被一些小中介敛在手里了。“他们挣的不是佣金,是差价。中介看上一套房子,就给房主压了‘大定’,比如房主要卖100万元,中介先给70万元,过户后再付余款,房主也乐得省事。之后中介转手再卖多少钱是他的事,就跟房主没关系了。买到手,还有产权是共有还是私有,能不能落户等各种陷阱。”皮诺回头想想这个过程都后怕,“其间中介也推荐给我一套4平方米的房子,130万元。我一听就说:‘这房主想钱想疯了吧。’中介也尴尬地笑了笑,他也觉得离谱。后来不也卖出去了?”

皮诺一开始并没有想着要上所谓的“最牛小学”。“一是上不起,二是不敢上。都说学生背景高官权贵的,人家天天出国游,豪车多少辆,我们去了自己都自卑,何必让孩子受那个罪,对他成长也不利。”她做过生意,从投资角度考虑,也愿意买普通小学,最保险。“买好的小学,它要慢慢向外兼并,是走下坡路;买普通小学,是往上走的,低点买进肯定是利好。”她自认“对政策比较敏感”,当时已经传出好多“牛校”建分校、合并校的消息,离实验二小最近的涭水河小学成了他们的首选。“都说它离实验二小最近,第一个兼并的是他们。当时想着如果消息成真,实验二小的资源能分一杯羹给我们,就很满意了。哪怕它不被兼并,西城的普小我们也能接受。”她在那附近几乎谈妥了一间平房,11平方米,120万元。等夫妻俩带着钱去交订金时,房东却坐地起价,反悔了。他也听说了合并的风声。“我这房子要划到实验二小分校,要30万元一平方米了。”他们只能继续折腾,跟着中介一路看到了国家大剧院西侧的西交民巷。皮诺的老公是搞建筑的,他一眼看上了这里的房子,不像别的大杂院就是一堆烂砖头,这里至少外面红墙灰瓦的,已经算是平房里的“翘楚”。不大的院子里被隔成了几间,十几平方米一户。皮诺说,这里面原本是一家人,四兄弟,后来倒手了几次,院子里就乱了,来了三个外姓的。要出售的这户也是因为和隔壁邻居常年不和,一点小事就能掀起轩然大波,不是你家房子漏水淹了我家的,就是你家风扇吹着我了,最后因为翻盖问题两人大战了几百回合,据说耳朵都要打掉了,实在没法再住在一起了,这家索性把房子卖给了中介,一走了之。当时的售价也还不太离谱,每平方米11万元,15平方米要价170万元,他们借一借也能凑足。那时候已经顾不上挑学校了,对口的小学是长安小学,在西城区算差的。皮诺说:“第一眼看到校门,都想哭。”

令人意想不到的消息接二连三地传来。2014年8月,皮诺一家办好了落户。9月,长安小学就并入了实验二小,而且由本校直接管理。“老师全部换成了实验二小的老师,学生换上了实验二小的校服。”又过了一个月,平房还没装修完呢,这里就贴出了腾退拆迁入户调查的通知。他们又赶上了拆迁,这意味着每平方米可以得到30多万元的拆迁补偿。2015年孩子到年龄要去上学时,学校又打来电话,通知他们,长安小学校区要改建,孩子可以直接到实验二小的本校报到。回想这个过程皮诺也觉得神奇,她形容:“生活需要我们含泪前行,然后在不经意间给你一个微笑。”

平房里几乎没有生活质量可言。搞建筑的老公将这间15平方米的小房子改造了一下,隔出了厨房和卫生间,还加建了一个小阁楼,使用面积扩大到了20平方米,勉强可以挤进他们一家三口。更可怕的是平房周围的环境,根本不是想象中鸡犬相闻的小院。皮诺告诉我,大杂院里鱼龙混杂,街坊四邻多是等拆迁的本地人,或者低收入的外地租户,更替频繁。皮诺记得第一次带儿子上平房旁边的公共厕所,她在外边等着,谁知道孩子刚一进去,马上大叫一声就出来了,面色仓皇。她赶紧问怎么了。儿子一脸恐惧地说:“里面有、有……”她说:“有什么呀?有狗啊?”儿子说:“有人……”他之前不是没有上过公共厕所,只是从来没有上过这种没有隔断、几乎“赤诚相见”的简易厕所。为了孩子上学更近,也有个好的环境,他们把这间平房租给了一个同样有上学需求的家庭,自己在学校附近重新找房子租住。小学附近的房源永远是捉襟见肘的,便宜的往往有致命伤,状况稍好的价钱又太贵,60平方米比较新的房子租金能到1.1万元。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一间40多平方米的一居室,每月6000多元。“生活还是受了挺大影响,流离失所的感觉。现在住的已经是租的第二套房子,房租还在涨,也不稳定。”皮诺还是希望将来卖了丰台的房子,在这附近换一套小房子,守着孩子上学。

皮诺有时也会感叹自己的生活,“没有自己,只有孩子”。“孩子开学以后就川流不息地接送上下学,其余时间也是围着他转,从早上准备早餐开始,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辅导孩子功课……真是两眼一睁,忙到熄灯。”她说,谁也不愿意花样年华就这么黯淡下来,这么折腾学区房也无非是为孩子争得一个机会。“老公是清华毕业,孩子资质可想而知也差不到哪儿去,但以前这样的‘牛小’机会根本轮不到普通人。学区房起码是用市场杠杆来衡量的,我的每一分真金白银知道流到哪儿去了。买了学区房,起码还有希望在。”

让皮诺庆幸的是,他们买平房的时候,教育“均衡”才刚刚开始,实力较弱的小学——所谓“坑校”——附近的学区房还没涨起来,所以她才能以11万元的单价买到手。现在这些“坑”都被合并校等政策填满,再加上拆迁的潜在利益,附近的平房水涨船高,46万元一平方米的天价早已不是个例。“说到底还是教育均衡得不够快,再快点,房价就能下来了,我们也就能在这附近买个一居了。如果五环内都均衡到了,都成了学区房,原地不动也能接受好的教育,那我们又何必挤到二环内的平房里受这份罪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