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最后的谎言

2016-03-14 15:39 作者:花子栀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老丫爱撒谎,她父亲让她列一张至今为止撒了多少个谎言的清单,包括对谁说、说了什么内容、迫于什么原因要说谎、说谎导致的后果。

老丫爱撒谎,她父亲让她列一张至今为止撒了多少个谎言的清单,包括对谁说、说了什么内容、迫于什么原因要说谎、说谎导致的后果。这简直秒杀老丫的大脑几千个细胞。如果追溯到小时候的第一次说谎,老丫依稀记得有一次偷母亲的五块钱差点被打,老丫那时“急中生智”地说了什么谎,但她却一点想不起来,因此追溯初次说谎的根源就跳过了。到初中时期,“中二”病猖狂,老丫冲着一个家庭条件比她好得多的同学撒了谎:“我爸爸是警察。”事实上老丫连自己的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都不清楚,只知道他经常穿着淡蓝色的衬衣,头上戴着高耸的警帽,唯一区别是中间没有警徽,后来在电视剧上看到这类衣服,以为是警察专用的制服,便自豪地吹嘘自己的父亲是英雄,吹得愈来愈大,以致大家深信不疑。直到一家人围着饭桌吃饭时,老丫问及父亲什么时候开始从警,她母亲严厉否认:“你爸爸是保安员,不是警察。”老丫这才意识到,原来保安也穿着类似的制服。但由于这种“谎”在她同学心中根植太深,老丫没有面子拔掉,索性放任其继续圆下去,而且那时老丫没有一个朋友,没那么多的顾虑和担心。

有了第二次撒谎的经历,接下来的数次谎言易如反掌,老丫制造的虚假比实际多得多,变成了一种“佳话”的境地。好像一杯看似完美的水,不喝不知道其中渗杂了什么物质。终究有人还是偷偷喝了老丫的那杯水,识破她处心积虑多年的“佳话”,老丫的声誉与信度随之遭遇滑铁卢。

“你为什么要说谎?”高中时期的老丫耳边经常充斥这句话。识破她的是老丫的同桌,一个聪明的归国子女。老丫为了和同桌之间能有共同话题,制造了一个投其所好的谎言:“小时候我曾在新加坡上过幼儿园。”老丫觉得此“谎”很完美,因为有个做“警察”的父亲为基础,可以造出一个个圈:“家庭殷实”、“从小被宠爱长大”、“拿过新加坡幼儿园毕业证”、“我最擅长英语”……所有圈连接在一起,变成一个不可即破的佳话:我是一个受过国外教育的子女。然而,同桌发觉“这杯水”越喝越不对劲,因为她有一次不经意在校门外听到老丫和她校外的发小对话:“老丫,你知道康星幼儿园的电话号码吗?我表姐的孩子快4岁了,如果你留着大班老师的联系方式就告诉我吧。”

面对同桌的质疑,老丫知道已经不能继续圆谎下去,但她也没有勇气揭示真实的面貌,她害怕太露骨的现实会令她失去很多美好的东西,包括得来不易的友情。高三即将结束,同桌最后一次问她:“你考了哪所大学?”老丫不假思索地说:“北大。”

“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说谎。”老丫在清单上总结道,“我为自己的行为造出后果而自责,但是,如果没有那些谎言的庇护,我的学生时代就不会过得风生水起。”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