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疯狂动物城》,兔子与狐狸之间爱的故事

2016-03-14 12:55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11期
华特·迪士尼先生的迪士尼动画魔法开始于上世纪30年代,公主系列和拟人化动物系列动画始终是迪士尼公司的两大招牌。虽然在眼下二次元盛行的动漫娱乐世界景观里,它们更似浓浓复古色的往日美好,然而为2016年迪士尼公司开年的《疯狂动物城》,却用它现象级的好评告诉我们,确有些经典人们不会忘记,有些快乐全世界可以共享,以及一些思考,大家都要面对。

动物城乌托邦

疯狂动物城(Zootopia)是一座独一无二的现代动物城市。在这里每种动物都有自己的居所,从富丽堂皇的撒哈拉广场,到常年严寒的冰川镇,潮湿葱郁的热带雨林。大如大象,小若老鼠,都能在这座现代都市里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这是传说中的梦想之城。兔子朱迪因优异的警校成绩而被推荐到动物城警局,如今正怀揣着成为第一任兔子警官的骄傲告别家乡兔镇,她要到动物城实现自己的梦想——成为好警察,让世界更加美好。

当然就像是每一个刚刚漂泊到城市的年轻人,朱迪的眼里这座巨大城市处处都是精彩。开往动物城的火车有三个门,分大、中、小以方便不同体形的动物上下。不用担心长颈鹿没办法买饮料喝或坐电梯,和小仓鼠一样,它们各自有自己的专用通道和传送带,河马湿漉漉地爬上岸时,还有自动风干机等着它们。好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除了朱迪自己。

相比满满宁静和关爱的兔镇,大城市却对朱迪没表现出太多好感,穿山甲房东有张冷漠的脸,奇怪的同性恋邻居不停吵闹,追不上的小偷(白鼬Weasel)诡计多端,当然最重要的还有尼克,那只从小长在城市的谎话连篇的狐狸——他不择手段赚黑心钱,白白辜负了朱迪的一片善意,甚至告诉朱迪,蠢兔子永远做不了警官,哪怕在这座以成就梦想而出名的城市里。

《疯狂动物城》由《超能陆战队》导演里奇·摩尔和《闪电狗》、《魔法奇缘》的导演拜恩·霍华德联合执导。最初他们只拍着脑门想拍一部有很多动物的动画片,或许是一座动物都市,就向约翰·拉赛特(皮克斯动画工作室和华特·迪士尼动画工作室的首席创意官)说起这个主意,谁知拉赛特自己就是动物拟人动画的爱好者,甚至打包票,只要是动物穿上衣服跑来跑去的,他就支持。

不过一如既往地,约翰·拉赛特坚信只有扎实充分的调研才能创作出精彩的故事。既然要创造一个全由动物构成的世界,那就先要真正地深入野生动物的世界。动物调研为期18个月,里奇·摩尔、拜恩·霍华德还有他们的创作团队,与奥兰多迪士尼世界动物王国里的专家建立紧密的合作关系,又周游整个世界去拜访动物专家,甚至前往非洲肯尼亚安营扎寨,对于野生环境下动物个性与行为进行深度发掘。

“我们希望电影里的所有动物都足够真实,并能够照应它们现实中的行为。我们去非洲,因为想要研究在野生环境中动物们如何互动、如何社交,以及它们在自然界中的各个群落是如何分布的,由此我们才能试着构成电影里的那座城,虽然我们拍人格化的动物们,但我们希望它们的动物性和人格都同样禁得起推敲。”拜恩·霍华德说。

艺术指导大卫·戈艾兹对搭建动物城市的总结是,必须像动物一样去思考才能够设计出这样一个城市。“动物城的精妙之处在于,它是一座由生活在那里的动物,而不是人类,所建造的城市。这个意思是,如果说骆驼有着跟我们人类一样发达的技术和知识,它们会如何去建造它们的撒哈拉广场?北极熊打造的冰川镇会是什么样子?”里奇·摩尔告诉本刊,“当然也有些我们人类世界的都市元素,冰川镇运动馆就有着颇具俄罗斯建筑风格的洋葱状穹顶结构,动物城火车站的室内热带花园就是借鉴自西班牙马德里中央车站,动物城的核心气候类似于南加州,这里或者那里,你还能找到香港、北京、上海、东京、巴黎的影子,这让全世界的人们都能够感觉到这是一个大都市,并且与之产生共鸣。”

由精致的CG电影动画技术实现的撒哈拉广场由沙丘以及沙丘形状的建筑所组成,金光灿灿,好像是另一个迪拜,沙漠生物多数为夜行生物,所以那里有许多夜间的活动场所。冰川镇则主要由冰雪构成,以蓝色和青色等冷色调为主,巨大的吹雪机定期启动,是环境控制的重要组成部分,那里的一切都不会融化,是个奇妙的冰雪王国,浮冰替代了自动行进步道,交通工具都是滑雪车。雨林区植被葱郁茂盛,光是树木的数量就超过50万棵,这是一个垂直走向的环境区,有着步道、吊桥和平底舟,还有着数百棵巨大的、发光的绿色加湿树——这是一种能够将河流中的水吸上来并转化为雾气以此维持环境湿度的机械树。

而雨林区如何能将冰川与沙漠毗邻放置?“只要建造巨大的气候调节墙来分割两个环境就可以,就像我们自己的空调一样,一边吹冷风,让冰川镇保持凉爽,而另一边则吹热风,给撒哈拉广场加温。”如果猎食者不再猎食,那么动物城里的肉食动物吃什么?“所以这是一座哺乳动物城市,除了蓝莓和胡萝卜,这里还有虫子汉堡店,如果你仔细看,还能找到虫子汉堡的外卖餐盒。”从一年之前在美国迪士尼动画工作室里看着那些数量惊人的设计手稿、电脑建模实验、片花片段,到几天前在北京的电话采访,再奇怪的问题也不会难倒导演里奇·摩尔和拜恩·霍华德。

《疯狂动物城》呈献给观众一个奇妙而幻化的动物都市,但实际上整座城市设计没有一丝一毫的幻觉成分,想象无不建立在严谨的逻辑推理之下,理论依据和现实可行度一样不少。整个设计团队的成员不仅是那些从非洲草原回来的动画师们,还有生态学、城市规划学甚至研究残疾人法案的专家学者。比如那些大小运输系统相互套叠,交错的管道、闸道和升降梯构成的复杂交通网络,即便那些大大小小的不同入口、出口,无不出自严格的建筑图纸规划。动画师们在显微镜下观察老鼠的毛发,在电脑里还原这种外侧透明而内有芯的皮发,再到光洁整齐的皮毛,以及有一定多样性掺杂的杂色皮毛;当然还要有快速奔跑和举手投足之间的皮毛,应对不同光线条件下的皮毛,仅仅是一只小老鼠丝黛芬妮的皮毛,电脑里实验毛皮面积达到69平方米,而疯狂动物城里的动物,有400种之多。

“在我们的动物城里,体形微小的鼩鼱与犀牛、大象生活在一起,我们希望动物都是真实的尺寸,所以它们的身材有惊人的差异比例,这可是在动物动画电影中非常罕见的。所以我们建造的世界必须要以一种清晰且有创意的方式,容纳下各种不同体形的生物。”制片人克拉克·斯宾塞说道。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