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石油终结?

2016-02-25 09:37 作者:吴琪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9期
人类石器时代的结束并不是因为石头匮乏,同样,石油时代的结束也将远远早于地球石油资源用尽的那一刻。

“人类石器时代的结束并不是因为石头匮乏,同样,石油时代的结束也将远远早于地球石油资源用尽的那一刻。”

早在30多年前,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和矿产资源大臣艾哈迈德·扎基·亚马尼就说过这句耐人寻味的话。亚马尼在1962至1986年间出任沙特石油大臣的职务,作为当时唯一的非沙特王室大臣,他能力超群,成为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中领导欧佩克(OPEC)的核心人物。

石油时代的结束,在前几年油价高企时看来,似乎指向的是石油储量不足将导致的危机。当油价从2009年受金融危机影响跌至37美元之后,一路高升,人们逐渐习惯了八九十美元甚至上百美元的高油价,“石油峰值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市场。按照美国石油地质学家哈伯特1953年的理论,石油作为不可再生资源,任何地区的石油产量都会达到最高点;达到峰值后该地区的石油产量将不可避免地开始下降。哈伯特预测1969年是石油产量的顶点,美国本土的传统原油开采后来于1972年达到峰值,看上去验证了石油峰值论。随着中国、印度这样的新兴消费体出现,人们似乎准备着下一场能源危机的到来。

“石油永远稀缺,人类社会离石油枯竭的时间点越来越近。”在这样一种供给不足的预期中,产油国依旧成为石油市场的关注点,他们看上去仍然是石油市场的有力主宰者。

但是经济学家道格拉斯·诺思和罗杰尔·米勒在《公共问题经济学》中,讲了一个不一样的故事:在欧美,电被用来照亮我们的房屋和街道之前,人们照明主要是用鲸油。因为它的供给不能永远与需求增长保持同步,人们担心“鲸油能源危机”。美国内战使鲸油价格上涨了大约6倍。

不过,人们担心的这一“必将到来”的能源危机却从来没出现。这一方面是因为当鲸油的价格变得高昂时,人们的使用量开始变少,并且想各种办法来储存鲸油。更为重要的是,当鲸油价格太高,企业家们开发替代品的动力就大幅上升。于是结局变为——煤气和石油得到了广泛运用,鲸油却退出了历史舞台。这倒确实印证了亚马尼的话,一种能源被另一种能源取代,从来不会等到旧有能源用完的那一天。

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的石油价格暴跌,使油价在过去的18个月以来下跌70%,超出多数人的预料。油价从100多美元下跌时,人们谈论着油价会不会跌到80美元;80美元被跌破时,人们质疑会不会跌至50美元;接着舆论惊呼石油回到了40美元时代,而到了今年1月,油价一度跌破每桶30美元的水平,回到了2003年的水平。

与以往不同的是,眼下即使油价经历了一年半的暴跌,产油国的同盟也没有在事实上达成。回想到2014年下半年,人们对油价的预期比现在乐观得多。2014年11月27日是欧佩克召开成员国半年例会的日子,这次会议在当时被认为是金融危机以来最重要的一次会议。因为在油价连续下跌5个月之后,市场期待欧佩克对于是否削减目标产量做出明确决议。

尽管在会议前,当今全球最大的两个石油生产国——沙特和非欧佩克成员俄罗斯进行了磋商,然而拥有丰富低成本石油资源的海湾阿拉伯产油国,最终还是决定举起价格战的大旗,维持2012年以来3000万桶/天的目标产量不变,不惜牺牲短期价格也要维护自身的中长期市场份额。

抢占市场份额,成为产油国战略的首要目标。欧佩克成员国的日子不像以前那样好过了,世界油气主要供应带由“中东-苏联”一家独大转变为“中东-中亚-俄罗斯”与“美洲”两带并存。“美洲”供应带是非常规油气与海域油气发展最快的地区,该地区油气接替规律日渐显现,接替呈现从陆地油气到海域油气,再到非常规油气,并且最终将落脚到新能源。“美洲”供应带作为最有新能源前景的地区,给依靠传统手段开采石油的中东地区带来了压力。随着天然气、核能与新能源(太阳能、风能、光能、水力、生物燃料)的应用份额不断上升,截止到2015年,石油在全球初级能源消费结构中所占的比例已经下降到三分之一。

于是石油在某种程度上扮演起了历史上鲸油的角色。石油的高价运行与由它带来的地缘政治的摩擦,促使人们积极开发新的技术和能源。在新技术或替代性的新能源还未成熟之前,产油国多数时候仍可高枕无忧,石油仍旧是一个卖方市场。但是当美国页岩油气的开采技术取得突破性进展,新技术的商业化变为现实,页岩油气大批量进入市场,再加上新型煤化工、油砂、储能电池等的发展,等于给油价扣上了一顶顶大帽子。油价如果往上探,一旦超过页岩油气的盈亏点,这个新兴行业又将快速崛起,攻城略地。油价一旦超过新型煤化工或储能电池的盈亏点,又将促使这些行业快速发展。

传统产油国试图以自己的既得优势稳住地盘。曾在1988~2013年担任沙特石油部门顾问的萨班(AI Sabban)表示,油价大跌并非沙特阿拉伯的阴谋,而是油价之前数年停留在历史最高水准,刺激供应量扩大,却忽略石油需求正在下降。沙特在油价大跌时选择不减产,是希望低油价能刺激原油消费增加。“没有人应该以为全世界会一直需要石油,尤其是自己国家也蕴藏石油。”因此,沙特需要在到达这个地步之前有所准备。

欧佩克计划限制产量的传闻偶尔出现。但即使在欧佩克与委内瑞拉、俄罗斯等达成一致,提出将产量冻结在今年1月份的水平,这份冻结令很快随着某些国家表示不愿对油价进一步失去控制而显得失效。再加上伊朗重回石油市场,又成为油价风波中的一个变量。

页岩油气以及一系列蓄势待发的新能源,使得石油危机论已然破产。正如萨班所说:“没有人应该以为全世界会一直需要石油。”当石油的可替代性增强时,这场危机正在演变为产油国的危机。

能源将由过去认为的稀缺,变为长期的充裕,这将是影响人类认知的一次变革。而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正处在一个重要的历史关口,见证石油怎样由卖方市场向买方市场转移,见证将影响我们未来的新的能源版图,正如何开始露出它的面目……

故事已经发生,讲述它们,只需要一个好的起点。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