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吴湖帆:江山过眼(4)

2016-01-11 10:39 作者:周翔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2期
收藏家、鉴定家、画家,上海博物馆首次举办的吴湖帆书画鉴藏特展为我们展现了一代书画大家的多个侧面。“聚散同烟云”,但他仍用全部人生的各种方式去保存他的珍宝。

 

鉴定的奠基人

在上海博物馆此次举办的展览及召开的研讨会上,吴湖帆对于鉴定的贡献是一个最有待被重估的话题。“我们谈古书画鉴定一定会谈到张珩的《木雁斋书画记》、《怎样鉴定书画》,徐邦达的《古书画鉴定概述》,尽管吴湖帆没有这样系统的专著传世,但我们溯源古书画的鉴定,就会发现他是绕不开的人物。我们现在许多的鉴定意见,吴湖帆在几十年前的题跋、日记中已经给出了。像‘代笔说’,故宫的人曾经一直以为是徐邦达的首创,但现在发现是吴湖帆提出的,而且吴湖帆的许多意见、说法,作为他的学生,徐邦达都是知道的。”凌利中说。

吴湖帆几乎鉴定过所有重要的古代书画,这缘于他是当时沪上书画圈中最具影响力的核心人物;与此同时,一个重要的机缘则是民国政府委以重任。当时的政府为避兵火,将宫中所有重要文物自1933年分批南迁寄存上海,1936年又举迁南京故宫新建库房,到1948年蒋介石下令将近60万件文物运抵台湾,其中书画有8000余件。这批当时国内最为重要的书画珍品,吴湖帆在1933至1937年间得以数次观摩研究。

1935年,国民政府应英国政府邀请赴伦敦举办“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吴湖帆受时任故宫博物院代理院长马衡之邀,受聘为专门审查委员会委员,在沪审阅故宫所藏唐、五代、宋元明清书画,前后持续半年,选出175件参展品,1937年他又两次去到南京的故宫库房,为全美展审查展品。因此,现今分藏北京、台北的两岸故宫的旧藏书画,大都留下了他的鉴定意见。对于藏品真伪,他都做了笔记,手稿《目击编》、《烛奸录》此次也已展出。其中最为著名的鉴定意见,有对两卷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真伪的辨别:“乾隆有数十题之多,实非真迹也”,“乃明人摹本,而御题反以为真,黑白颠倒,不胜可惜”。

吴湖帆的鉴定方法,结合目鉴与考证。他曾告诫弟子王季迁,“书画之足证如此,不独以玩赏为雅事云”,把它当作一门重要的学问。从相关作品之比较,画家生卒、名号、斋名、上款人及相关背景人物交游等方面之考证,乃至用印、装潢与形制等细节观察,他都带着问题一一琢磨考证。然而在他看来,鉴定的首要条件,是悟性。“吴湖帆就用了八个字:画派要正,目光不偏。”凌利中说。吴湖帆最为看重的,还是对于书画本身派别、风格的分辨和判断,也就是观察作品的笔墨和气息。

“笔墨不是抽象的,画家在表现的时候是有感情投入的,体现在画上的笔墨就是有情绪的。用笔过程中的节奏和旋律,就是文人画家创作时一种心态的反映。所以笔墨是有生命状态的。老先生常说‘笔性’,鉴定的时候,这块是最重要的,就像中医里面先望、闻、问、切,看你的脸色,看你的谈话的语言、神色,然后再加西医的各方面的检查。”了庐说。因为收藏丰富且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吴湖帆对于史上名家的画风、笔墨都颇为熟悉,他还会非常精确地划分和总结一个画家在不同年龄段画风的改变,作为鉴定时的参考与依据。

吴湖帆1941年所收的弟子张守成曾经谈到跟随老师学习鉴定的过程:“吴老师说每个画家的作品反映了每个画家的面貌、个性、风格。有人面貌姣好,优雅婉约;有人刚劲豪爽,英气奕于眉宇,主要在于多看,多记就会熟悉。……书画商他们有鉴别能力,全在看见得多。但是我们能书能画,还可以从线条笔墨之间看性格,看功夫高下。所以鉴别大名家比鉴别小名头的画反而容易。因为许多小名头我们不常见,而且小名家一般都是仿照前人,没有独特的风格,更不易辨别真假。老师又说,看画的真假更重要在看题款,书法的运笔使转,气势贯串,造假的更难做到。另外,要研究各个画家的书法和绘画的早年、中年、晚年各时期的不同变化,分辨其不同,才不会因时期不同、风格不同而把真迹当赝品,失之交臂。”尽管吴湖帆也教给学生们观察旁证的细节,比如分辨印泥的色泽、册页前后的题跋、纸张的年代等等,但还是告诫他们:“主要在看笔墨线条的功力和各家不同的风格、精神、气势,熟悉各家的面貌,熟悉宋、元、明、清各时代的风尚,与各个画家之间的影响和变化,加上各种旁证,鉴别书画就八九不离十了。”

在吴湖帆的时代,精于鉴定的老先生当然为数不少。张大壮早年在庞莱臣家做门客,整理虚斋藏画,也遍览历代书画,但是却没有文字留下来。了庐认为这一方面是“机缘使然”,如果没有做鉴定委员的经历,吴湖帆的许多鉴定意见恐怕也难以形诸文字并被保留;然而另一方面,也源于吴湖帆有“强烈的使命感”,极为认真地做比较记录。吴湖帆同时也悉心培养和提携后进,1937年审查故宫文物时,秉持公正的原则,“量才使用”,推荐了“年少气勇,虽乏经验,当能实做”的徐邦达为助理,他在其间撰写的审查稿,也借给徐细阅。

在对吴湖帆收藏与鉴定历史的爬梳和整理中,凌利中总结出他的诸多贡献:“第一个贡献是鉴定结论的贡献。他有题跋过的作品是600多件,但还有1500多件作品,他在其他的各处有相关的鉴定文字流传下来。第二个贡献是鉴定方法,以个人风格、时代风格、印章、代笔说、人物生平考证作为依据等很多方法,吴湖帆都有实践,他是处在传统鉴定和现代学科鉴定过渡中的关键人物。第三个贡献就是他影响培养了张葱玉、徐邦达、王季迁一批杰出的鉴定家。”凌利中说,“这次举办特展,我们希望着重发掘他以往被忽略的这些学术上的贡献。可以说,他是现代古书画学科的奠基者,他的研究像大厦一样,每一个桩都打好了,把基础都做好了。”

(感谢顾村言对采访的帮助;实习记者王天艺对本文亦有贡献)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