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吴湖帆:江山过眼(2)

2016-01-11 10:39 作者:周翔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2期
收藏家、鉴定家、画家,上海博物馆首次举办的吴湖帆书画鉴藏特展为我们展现了一代书画大家的多个侧面。“聚散同烟云”,但他仍用全部人生的各种方式去保存他的珍宝。

海上藏家

吴湖帆能够收藏诸多珍贵的宋元明清画作,得益于20世纪上半叶提供给了民间藏家最后的机会。当时大规模的文物聚散,是如今海内外各大公私收藏机构格局定型前的最后一次。清末民初,大量清宫内的珍贵书画流到民间。宣统皇帝溥仪不仅随意将藏品赏赐臣工,还将大量藏品携至天津张园。其中一部分被偷去变卖,为当时诸多画商、鉴藏家如张伯驹、完颜景贤、庞莱臣、张大千、惠均、钱镜塘、吴湖帆、张珩、王南屏等寻觅获购。吴湖帆曾兴奋地写到自己收购这些藏品的过程:“张中《芙蓉鸳鸯》二画,皆清内府旧物,在甲子(1924)出宫时至天津售出,余以古物及现金易得,约六千金。据金城管理人说仲圭等画之柜为廿七号,廿六号柜即狄平子葆贤所有,有王蒙《青卞隐居图》与钱选《浮玉山居图》,唐寅、仇英合作《云槎小景》卷等。”吴伟《铁笛图》卷“鼎革后流出,颜韵伯所得,辛未(1931)夏归吾家”,“近收元吴仲圭《仿荆浩渔父图》卷子,曾入清内府,鼎革后始流入人间”。

吴氏夫妇1924年从苏州搬迁至上海。自上海通商开埠成为江南商业、文化中心后,大批鉴藏家云集沪上,形成以张珩、庞莱臣、吴湖帆、蒋祖诒等为核心的藏家群体,成为当时书画聚散重镇。叶恭绰在《多景楼诗册》中提及,“近日佳书画颇聚沪滨,亦时局使然”。吴氏夫妇在这十余年间收藏极丰,直到1937年抗争爆发后有所改变。由于经济来源受到严重冲击,“画兴索然,不独无意搜购,且为米盐所需而典质不少”。吴氏家藏董其昌《昇山图》卷、王时敏《为奉山图》轴、王原祁《仿大痴设色图》轴等陆续出售变卖,“平生心爱之品出门,几如李后主挥泪别官人,意殊不舍,情实难堪”。对于书画的热爱之情,可见一斑。

吴湖帆的收藏,主要都围绕着在中国书画史上占据正统地位的文人画展开。从董源、巨然,到赵孟頫,再到元四家、明代吴门四家及董其昌、清初“四王”及吴历、恽南田的作品可以看到清晰的脉络。在这些主流画家之外,他会重视收集与吴门风土人情以及吴氏家族相关的古代书画。吴湖帆多次提到“吾吴”,自豪之情溢于言表,而“吾吴”正是历史上正统文人画的核心地域。除此之外,吴湖帆和潘静淑都偏好收集以梅花、猫为题材的作品。如这次展出中金俊明的《群芳合璧》册,原非名作,但它是吴湖帆的祖父、父亲鉴题递藏旧物,金俊明所居的“春草闲房”原址即为吴家祖上旧居。而册页中又画有梅花,“这几个因素加在一起,吴湖帆可以说无论如何要收藏它、珍爱它,由此也可见他对于书画中缘分的重视”。凌利中介绍说。

对于藏品,吴湖帆有自己的装裱要求和收藏思路。“他有一帮人做装裱,有人专门做盒子,有人专门裱画边。他会细致到教木匠怎么去做,有的用金丝楠木作封面封底,边框用什么材料、怎么搭配,一一指导。”吴元京说。刘定之当时是吴湖帆最重要的装裱师,他在新中国成立后北上,修复、修补过诸多故宫名画,成为一代书画装裱大家。吴湖帆的收藏思路则体现在他对于藏品会有拼拆、配凑甚至裁剪的举动,若遇原作缺损、破残,吴湖帆必加接笔补足,不留遗憾。对于古书画的形制、意义搭配,他有一种追求完美的心态。如吴湖帆所藏王翚《仿李成寒林图》轴原有李成伪款,遂断然将“赝款印挖去,以还真相”;又如吴氏旧藏王鉴《仿古山水图》册八开不全,其中《仿范宽》一帧“失群”,后于钱镜塘处获见,遂与之商易移入,并将册中非原配的《仿燕文贵》一帧“移去别装”,“是册复归完整矣”。王穉登《诗册》、马守真《水仙诗画册》两件作品原来本是分装,但因为两者之间的一段爱情故事,吴湖帆将之归于一处。“吴湖帆的这些做法与一般画商、庸工出于谋利而任意割裁妄添性质绝不相同。”凌利中特别强调说,“他对于破坏性改动十分憎恶,而他本人做的,则是力图恢复原貌之保护措施,是他自己所说的‘为保存名迹起见,不能避艰也’。或者就是一种文人赏玩的心态,觉得这两件作品有关联就放在一起;‘明四家’常常被人们并提,于是收集他们差不多尺寸大小的画作,用同样的形制和尺寸装裱成一整套。”

吴元京记得幼年时祖父与他们一家人都住在上海市嵩山路88号的一栋三层小楼里,旁边有一栋略矮的副楼,也是三层,专门用于存放藏品,平时关起来不让人进入。“所有藏品都有盒子,盒子上有小标贴,记录这是什么东西,什么年代。”1966年因为“文革”抄家,这些藏品被悉数搬走,装了17卡车。“文革”结束后退还了部分藏品,其余大量书画由国家出资以16万元的价格向吴家购买,藏于上海博物馆。吴湖帆大量的古籍、日记则藏于上海图书馆。“图书馆4062册古籍,每一本古籍都要写明来源、作者、内容、年代,上面的签条都是他自己签的。600多件书画上面都有他的题跋,而且不是简单题跋,需要调查研究、胸有成竹才下笔,付出的精力一般人不能及。他在为前人的作品和我们后人之间搭建一座桥,让我们能够了解、能够传承。他把人生、情感、故事、生活全部凝聚起来的收藏方式,是因为他爱传统文化。”吴元京说。对于吴湖帆而言,这些藏品就是他的全部生命。病中从医院回到四壁萧然的家中,年过七旬的吴湖帆很快离世了。

在此次展览第一部分“王谢堂燕”中,展出的全是吴湖帆几十年来收藏的藏品,除了这些名迹本身外,每一幅作品上都有吴湖帆的题跋,每个段落的字体大小完全一致,几乎没有任何错字改动的痕迹,字迹俊秀而极为工整,一望而知是吴湖帆的题跋。他的字体曾被人认作是学宋徽宗的“瘦金体”,吴元京说其实学的是唐朝的薛曜,与瘦金体的细长不同,而是略扁方,端正而不失灵动。“那时候很多人都希望爷爷给他们的藏画写题跋,经他题跋过的画身价是要上涨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