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吴湖帆:江山过眼

2016-01-11 10:39 作者:周翔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2期
收藏家、鉴定家、画家,上海博物馆首次举办的吴湖帆书画鉴藏特展为我们展现了一代书画大家的多个侧面。“聚散同烟云”,但他仍用全部人生的各种方式去保存他的珍宝。

“梅景”之缘

在上海博物馆“吴湖帆书画鉴藏特展”展厅入口,由吴湖帆、潘静淑伉俪合作的《梅景书屋图轴》是展览的“序言”。图中有山涧幽谷,白梅点点,茅屋掩映其间,室内可见一雅士与女史凭案对坐,一派文士的雅逸之气。之所以将这幅画置于入口,是因为“梅景书屋”这个名字,几十年来已经成为吴湖帆收藏活动的一个代称与缩影。而关于这个名字里的含义,至今还有着不同的解释版本。

南宋  宋伯仁《梅花喜神谱》

南宋  宋伯仁《梅花喜神谱》

 

紧跟着图轴最先展出的两幅作品是南宋宋伯仁编绘的《梅花喜神谱》与北宋米芾的《行书多景楼诗册》,它们被认为是“梅”与“景”的含义。《梅花喜神谱》是潘静淑在虚岁三十的生日由其父亲潘祖年送给她的礼物,因其刊刻时日与潘静淑的生辰完全吻合这一奇妙的缘分,被吴氏夫妇爱若珍宝。不过,米芾的《行书多景楼诗册》在1921年“梅景书屋”这个名字诞生之时极可能还未被吴湖帆收入囊中,并且“景”字当时还被写作“影”字。后来“景”、“影”二字在吴湖帆的题跋、日记等各种文字记载中交替使用,且用“景”字之处更多,但吴湖帆的孙子吴元京清楚地记得,吴湖帆晚年时在书房与学生们聊天,言语之中从来读作“梅景(yǐnɡ)书屋”。吴元京觉得,“影”字包含有“爷爷奶奶形影不离”之意。而上海博物馆书画部副主任、此次策展人凌利中则认为,在这个名字中,多景楼是一个不能排除的含义。“人们往往根据吴湖帆在《行书多景楼诗册》里的题跋判定他是1945年收藏了这部作品,但其实1938年他在吴镇《渔父图》后的题跋中已经提到自己收藏了《行书多景楼诗册》,只是具体收藏的时间还有待查考。”凌利中说,“即便吴湖帆在最初命名‘梅影书屋’时并未包含这幅作品,但后来的‘梅景书屋’一定是包含的。他是对文字、因缘非常敏感的人,‘景’‘影’相通,他看到时不会无动于衷。而且但凡他收藏了一部珍贵的藏品,都会专门起一个斋名或者堂名来收藏它。如果没有‘梅景书屋’这个名字,他一定会给这部诗册再另起一个名字。他的‘吴氏四宝’也不是固定不变的,收藏了《多景楼诗册》后就将它列入吴氏四宝之一了。”

如果不理解吴湖帆的这种文字趣味,就很难理解他收藏背后的某种个性——传统文人式的讲究、把玩与热爱,乐此不疲地发掘和建立藏品之间、藏品与文字之间的奇妙关联。吴湖帆和潘静淑夫妇都出身名门,吴湖帆是清代大学者吴大澂嗣孙,父亲吴讷士是吴大澂哥哥吴大根的儿子。吴大澂热爱收藏,尤其是青铜器与玉器,在金石学上颇有成就,吴讷士则热衷于古籍整理和教育事业。吴大澂的收藏,绝大多数都直接留给了吴湖帆,成为他藏品的重要来源之一。此外,吴湖帆的外祖沈韵初也是一位著名的鉴藏家。潘静淑则出身于苏州的收藏世家,她的嫁妆也成为日后夫妇藏品的一支重要来源。不过根据《吴湖帆文稿》,吴湖帆、潘静淑收藏的书画绝大部分是他和夫人潘静淑建立起来的。

吴氏夫妇会为他们所珍爱的藏品专门起用于存放他们的室名,根据不完全的统计,吴湖帆前后用过二三十个斋名。最早的“宋梅郑兰之室”就是为汤叔雅的《梅花双鹊图》和郑所南的《无根兰》而命名;收藏有欧阳询四种原拓碑帖之后他将之称作“四欧堂”,甚至在四个子女的名字上都各自带有一个“欧”字。“迢迢阁”则得自黄庭坚草书太白诗的第一句“迢迢访仙城”,后来又正与《多景楼诗册》中的“迢迢溟海六鳖愁”重合。吴湖帆还喜欢为这些藏品专门治印,当他几经周折得到黄公望《富春山居图》流失的前段《剩山图》时,专门请人刻章“大痴富春山图一角人家”。获得《隋常丑奴墓志铭》后,他着意搜求《隋美人董氏墓志铭》,以“丑簃”自号,刻印“既丑且美”。他的学生颜梅华记得,他书桌的抽屉里“满满的全是印章”。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阅读更多封面专题请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