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深圳塌方:大城市里的乡土灾难

2015-12-31 12:34 作者:付晓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年第1期
在超级城市深圳却发生了渣土山塌方这样的乡土灾难,折射出的是高速发展背后的深层矛盾。

突如其来的灾难

碰到邓光清的时候,她正带着婆婆和两岁多的女儿站在恒泰裕工业园外的马路上等公交车,作为塌方事故的波及者,她要去光明体育馆和其他工友汇合,等待政府和工厂下一步的安排。

渣土山塌方当天,包括事故核心区在内的整个恒泰裕工业园区就被封锁了。由于担心二次坍塌的风险,没有损毁的建筑也全部被清空,侥幸逃过一劫的人们暂时只能到政府安排的临时安置点住下。邓光清一家原本租住在工业园最外围的一栋楼里,房屋财产和人员安全都没有受损,但也被安排到光明体育馆里。体育馆面积大而空旷,虽然安置了上百人,夜晚还是有点冷,她担心女儿受寒生病,就谢绝了政府的安排,带着家人借住到工业园附近的朋友家。

左图:2015年12月22日,深圳光明新区红坳村恒泰裕工业园渣土山塌方事故第三日救援现场航拍图

左图:2015年12月22日,深圳光明新区红坳村恒泰裕工业园渣土山塌方事故第三日救援现场航拍图

 

虽然没有被厄运袭击,但提起12月20日中午发生的那场坍塌,邓光清仍然心有余悸,“整整两天晚上没睡着觉,总是不自觉地想起那声巨响”。那天是周日,她在家休息,听到巨响后原本以为是在搞工程、开山放炮,等到出门看到垮塌一片的建筑才回过神来,意识到工业园后边堆成百米多高的渣土山塌方了。

邓光清是重庆人,已经在恒泰裕工业园里工作了四五年,几乎完整经历了渣土场几年间的变化。“这个渣土山原本是采石场,在两座山之间的山坳里,地势比较低。采石场废弃后变成了红坳余泥收纳场,刚开始还行,这两年慢慢地越堆越高。尤其是从2015年开始,渣土车一天24小时不停地往这运渣土,队伍排得老长,还经常把路堵住。”她说。

此前,邓光清听同事说堆在后山的渣土要用来修建公园,心里特别高兴,但几年下来一直没动静,她便不再关心渣土场。“天天上10个多小时班,没心思想这些。”她说。包括她在内的工业园住户们也从来没意识到渣土山会存在塌方滑坡的危险,只是近一年来,渣土车从早到晚一刻不停的噪音和遮天蔽日的沙尘让他们怨声载道。工业园区里的很多人为此投诉过,还试着联系深圳电视台的一档民生栏目,但三番两次得不到任何回应,投诉也收效甚微,事情稀里糊涂过去了,大家也只能忍受。

然而灾难不会因为被忽视而消失。事故最终发生了,掩埋了十几万平方米、相当于14个足球场大小的土地面积,损坏了33栋建筑物,造成85人失联。邓光清和她的工友们因为住得较远幸运地躲过一劫,眼前最急迫的就是能够尽快回归正常的工作生活。但黄柏荣和杨琴英就没这么幸运了,她们都是这场灾难的失联者。

听到消息后,失联者的家属们从各地赶到深圳,他们被政府部门分散安置到不同的宾馆里,很难见面,只好自发组织了微信群来互通消息。我辗转联系到黄柏荣和杨琴英的家属,刚进到宾馆房间,立刻被六七个人围住。他们不能进入事故现场,没有被告知救援进度,也没有得到任何情绪上的安抚和心理疏导,只能焦灼地坐在宾馆刷新闻等消息,内心愤怒又悲伤,以至于对政府和媒体都产生了敌意。沉默地坐了好一阵,最初的敌意慢慢消散,他们才开始告诉我黄柏荣和杨琴英的故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