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老炮儿,冯小刚(2)

2015-11-17 16:47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47期
春晚、《私人订制》,冯小刚三字是那年的岁末热词,接受全国一片热议。然而那个冬天,对冯小刚而言,究竟是巅峰还是低谷,或者只有他自己可以定义。如今再见,记者来来去去,冯导稳当坐在沙发上,少了冯氏幽默,没了绕弯沉吟,字字句句,更多些实打实的分量。

三联生活周刊:导演重新做回演员,会有想现场忍不住想把戏重导一遍的问题吗?请你做演员对导演而言会不会是压力很大的一件事?

冯小刚:我没有这个问题。我就觉得特别单纯,就想演好我的戏,连对手戏的演员都不操心。主要是觉得好不容易能有一次单纯做件事的机会,那我才不掺和其他的事。管虎已经把这部戏琢磨了很长时间,在拍之前他的脑子里头就有这部电影,我们就是他的棋子,我也愿意服从他的差遣,何况我们比较聊得来,对这个剧本的认识也都在一个频道上,他知道我就是来兢兢业业做好演员的事,况且我真的很配合,我感觉整个电影过程中都没有谁顶着很大压力的问题,从头到尾大家伙也都是好兄弟。

三联生活周刊:不只是《老炮儿》,你自己的新片也即将开拍,阔别两年回来,你怎么看如今的市场环境。好像从前5亿、10亿元票房是年度票房大片,现在动辄就二三十亿元的票房目标,似乎整个市场一片欢腾,喜剧、掘金。在你眼里,这是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

冯小刚:如今我们年度能有450亿元,美国不过也就是600多亿元,差不了多少,我看明年底都有可能赶上了,最大的市场,当然是件大事了。说明不断有新的观众进来电影院,最简单的消遣就是看喜剧。我自己也是从那(喜剧阶段)过来的。拍了几部(喜剧)之后,觉得,哦,行,有了话语权了,市场期待度有了,就夹带私货,拍点我觉得更有意思的。当然就算喜剧,我也得自己觉得有意思,否则我也不会干。

看这些年轻导演们也都挺有意思的。我们是拍了好几部才去转变,徐峥他第二部就要想把情怀放进去。我相信这些导演,他们一旦在市场有话语权,取得了投资方的信任,他们都会有一种往前多走几步、多做不同的尝试的欲望。你看这一次徐峥和大鹏他们,这批年轻导演现在都在派拉蒙感受美国的电影工业,他们会知道电影还能做成那样,以后能更好。现在短时间内有一点忽略了电影本体,但我觉得这东西还是会回来的。

至于我自己呢,我是个比较拧巴的人。别人都拍文艺片的时候,我就在拍商业片,等到市场上所有人都在说商业片的时候,我又去开始拍文艺一点的电影。对我来说,我都是在做跟大家不同的事,主要一窝蜂地去做一件事,是没什么太大意思的。而且我不信一窝蜂地去做一件事就很保险。比如所谓的大数据,我就觉得在电影上如果可以用大数据,好莱坞八大公司怎么会倒闭两家成六大呢。电影这个行业挺特殊的,它不是按一个公式可以计算的。不断地有一些黑马杀出来,有一些出人意料的东西出来,也要有老将兵败山倒。所以这一行也教育了我,去做一件事最大的乐趣,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我变成可能了,这种成就感是非常大的。

三联生活周刊:印象里这两年常见你发些比如在洛杉矶包饺子喝小酒的微博,惬意的度假生活。你把很多时间花在好莱坞吗?

冯小刚:其实也就每年都去一两个月。主要我在上海喝小酒大家都习以为常没人注意,到洛杉矶就有关注了。

一来休息,二来我也有些在美国的朋友,又认识些当地的朋友。跟大伙儿聊聊挺有趣的,看看人家做电影的能力,比如好莱坞的编剧能力确实远远强过我们。其实电影特别需要一个好的剧本。我觉得一部电影里应该给编剧很大的预算,不能说都到明星那儿去。

三联生活周刊:看来是完全悠闲和学习状态的两年。如今再回来,你自觉有什么不同呢?

冯小刚:基本在放松,见见人看看书。这两年我也拍了两个娱乐节目,那些其实我是兴趣不大的,但它确实挣很多钱。我因为有这些钱,在拍电影的时候就会觉得特别有底气,就是这事(拍电影)不挣钱,我喜欢干,那我也干。

我这么想明白之后,甚至觉得,以后拍电影得换个办法了。比如投资人这事儿,如果你担心,我可以告诉你,你别投资,我自己投资。对我做电影而言,这事儿反过来说是营养了我。我不主张拿别人的钱做实验,你要真的觉得好,你要真的做一个挑战观众观影习惯的事,你不只要自己有决心,还得花你自己的钱,赔你自己的。你赔别人的钱,满足你自己的艺术追求,你当然是不心疼了。你花自己的钱的时候,你是不是还要这么做?如果你还要这么做,证明这事儿确实是应该做的,赔了也值了,赚了就是又一回人生实现。

三联生活周刊:其实这个不拿别人钱做实验追求艺术的想法,多少有那么点六爷的感觉,还挺老炮儿的。

冯小刚:我作为一个导演能够去接演一个戏,尤其是主演,这个价值观跟我肯定是一致的。而且我认为,我做这事,演这人,不丢姿势。

三联生活周刊:很有趣的是《老炮儿》和刚刚在国庆档期里大卖的那些喜剧片,尤其《夏洛特烦恼》这样的青春喜剧相比,呈现的是完全两极的世界观人生观,老炮儿反而比年轻人更像个斗士。

冯小刚:《夏洛特烦恼》我也去看了,一开始我也是在笑,看到一半我就开始觉得有点意思不大了。可是观众不但都能够接受,越来越多观众蜂拥而至,我也在思考是什么原因。那天马云到我这儿来聊天,他就说,如今其实绝大多数人都是处在压力特别大的状态里,压力特别大的人就想到电影院里去看最不需要大脑处理的电影,消费最直接最简单的开心,甚至就他来说,他就爱看那样的电影。反正你不能说马云是一个没有思想的人,但他不愿意到电影院里去思考。

所以不能一概而论观众无知低级。我觉得有一部分确实是头脑特别简单的观众,还有一部分是有头脑的精英,但抱着娱乐放松的愿望去电影院的,他想到电影院里坐着,看完就把电影还给电影院,他不把电影带走。至于那些人去看电影,把电影带走,带回家,一直在想这件事的观众,确实是小众,不多。

刚好《老炮儿》是属于你想还给电影院也不一定还得回去的电影,它能跟着你出来,跟着你上车,你脑子里还萦绕着这个人。我们点映《老炮儿》,好多人是当时没什么反应,发来的好评都在第二天。但客观而言,院线的人看完这电影都说很好,但是都对它的市场表现无从判断。不像别的电影,行或者不行,这些经验丰富的人在一起,一般不难拿个准主意。所以我觉得如果《老炮儿》这次能够有一个比较好的票房的表现,意义还是挺大的。不仅给我们打了气,也给很多导演打了气,也给很多制片公司上了一课,观众远不是你们判断的那么简单。这就像我们当初的《集结号》,那边是《投名状》,金城武、刘德华、李连杰,我们这边张涵予才出来,几乎还没有人知道,但这个电影票房就超过了《投名状》,示范作用特别强,其实把故事讲好了,人物立起来,东西照样可以卖,不会赔钱,这两年好像还没有电影能起到这种示范作用。

三联生活周刊:重新回到导演的位置,你觉得市场压力反而让你更加自在了?

冯小刚:市场压力可能更进一步激发了我,恰巧我这两年也没拍,我去看,去琢磨更多,我们怎么去拍一个,市场也接受,观众看起来也好看,同时它也是一个高质量的电影,能文学性、认识价值、观赏价值兼具,这个环境刺激我去想要做这样的电影。

我是希望能够自己做一个公司,能够拍我认为有价值的电影。这也等于是花自己的钱在做这些尝试。那种用一个很大的投资,这钱又不是我的,明摆着会损失,但也要去实现了再说的事,以后我想就不会干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