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逝者 > 正文

草婴:为翻译事业的一生(2)

2015-11-09 11:20 作者:付晓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45期
10月24日,92岁的俄文翻译家草婴在华东医院溘然长逝,终结了一生的翻译事业。

追求人道主义的翻译家

上海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曹元勇曾经是草婴翻译的《托尔斯泰小说全集》的主要编辑,在他看来,草婴的翻译是与整个时代结合在一起的。“他在上世纪40年代的第一篇文学作品是苏联作家普拉多诺夫的短篇小说《老人》,讲的是与法西斯抗争的故事;50年代进入社会主义建设阶段,他翻译的作品比如《拖拉机站站长和总农艺师》、《一个人的遭遇》等,都是反映苏联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矛盾。‘文化大革命’以后,他选择了托尔斯泰,他认为托尔斯泰是19世纪的良心,体现了人道主义精神。”曹元勇说。

实际上,草婴对于人道主义精神的追求很早就开始了。1953年斯大林的去世让苏联社会发生很大变化,文艺界也出现了新的局面。揭发披露个人迷信的文章源源不断出现在苏联报刊上,引起他的注意。“我渐渐明白,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是强调人对人的恨,缺乏人对人的爱,也就是缺乏人道主义精神。我深深感到文艺作品首先要关心人,关心人们的苦难,培养人对人的爱,也就是人道主义精神。”他说。而肖洛霍夫的作品“用高超的艺术手法揭示了人性的坚强和美丽,宣扬了人道主义精神”,于是他着重翻译了肖洛霍夫的小说,《新垦地》、《顿河故事》以及《一个人的遭遇》都在当时的中国社会引起了很大反响和共鸣。

然而,随着中苏关系的破裂,国内对“苏俄修正主义”的批判愈演愈烈,作为肖洛霍夫作品的中文译者,草婴的处境越来越艰难。“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肖洛霍夫被彻底定性为“苏联修正主义文艺鼻祖”,他的作品成了“修正主义的大毒草”,草婴也被当成肖洛霍夫在中国的“吹鼓手”,他和妻子盛天民同时被关押起来,一年后又被送进“五七干校”。在这动荡的10年间,草婴的翻译事业被迫中断,还两次因为意外命悬一线。

“文革”结束后,草婴已经50多岁,他对“文革”不断反思,认为必须呼吁人性回归、唤起人们的人道主义情怀,这样才能避免悲剧重演。在他看来,“托尔斯泰的作品用感人至深的艺术手法培养人们的博爱精神,反对形形色色的邪恶势力和思想”。于是将目光投向托尔斯泰,决定翻译他的全部小说。

这是一项庞大的计划,以至于草婴根本无暇顾及其他。“1978年,上海译文出版社成立,市领导到草婴家里请他出山担任总编辑。草婴当时无工资、无编制、无职称,这对他来说算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但他不为所动,全部心力都放在翻译托尔斯泰的小说上。”曹元武说。全部的翻译工作直到1998年才完成,草婴历经20年,翻译了12部小说、400多万字,成为世界上首个凭借一己之力将《托尔斯泰小说全集》全部作品从俄语翻译成中文的人。

尽管成就斐然,但草婴从未停止反思。90年代时,著名翻译家蓝英年写了几本书,反思当年影响很大的苏联作家,法捷耶夫、西蒙诺夫都在其内。草婴看到后深受触动,他给蓝英年写信说:“以前我们对苏联的看法完全是‘一边倒’,我们从能接触的材料中只看到它光明的一面,只听到对它的一片赞歌……近年来,我读了高尔基以前没有公开出版的《不合时宜的思想》,罗曼·罗兰封存50年重见天日的《莫斯科日记》和纪德的《访苏联归来》,对苏联的历史有了进一步的认识。读了您写的一系列文章,真如拨开重重迷雾看到了一段未被歪曲的历史和一个未被包装的高尔基。”在年龄上,蓝英年比他小十几岁,但草婴很谦虚,他先后给蓝英年写了三封信,公开发表在《文汇读书周报》上,鼓励他继续反思苏联文学,如何反思、如何推动文学的进步是他一直关心和重视的话题。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