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一部“囧”字系列电影的诞生

2015-11-03 09:52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44期
跟一位电影导演谈电影,其实不如谈资本及其运作精彩。

很多人觉得徐峥的《港囧》败了。首先它不那么好笑;其次相比年轻对手《夏洛特烦恼》的四两拨千斤,它冗赘、暮气;最重要的是,虽然7天10亿、3周破15亿元的票房成绩的确也做到了“安全上垒”,但和那无论主动定锚还是被动吵高的30亿目标,反差强烈。

更多人羡慕徐峥的成功。处女作《泰囧》净赚了4个亿,但仅作为主创的徐峥,当时也只拿到了光线影业分红的10%纯利润。至《港囧》,徐峥和陶虹成立的北京真乐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已经代替光线影业成为第一投资方,坐享47.5%利润分成。早在《港囧》上映前,徐峥就将真乐道所占的47.5%的票房净收入,以1.5亿元的价格卖给了香港上市公司“21控股”,而这家公司本来就由他和宁浩分别控股19%,拥有24%股权的大股东董平是阿里影业的前主席。股权变动后,“21控股”已经改名“欢喜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徐峥“自买自卖”,不仅为自己的真乐道公司在《港囧》上映前就稳赚了1.5亿保底票房,也可以让“欢喜传媒”依托《港囧》的票房大卖,刺激股票大涨。《港囧》的这套操盘逻辑一时间甚至比《港囧》和《港囧》票房更具有话题性地刷屏了朋友圈,不仅是最热娱乐新闻,更是热门的财经新闻。拍到第二部,徐峥已不仅是成功导演,更是资本的操控者。

徐峥在电影《港囧》拍摄现场

徐峥在电影《港囧》拍摄现场

 

跟徐峥导演坐下来聊《港囧》其实已经是在国庆长假之后的周六,那天下午他带着女儿出门上茶道课,说可以趁女儿上课的工夫跟我聊聊,所以谈话就在一片四下全是小朋友追逐笑闹的休息区里进行。导演的助理告诉我,他刚结束了漫长的“路演”,又去上海参加了那场盛大至极的黄晓明婚礼,才回到北京。于是采访就从闲话那场婚礼开始,徐峥说,见到那么多的导演,大家都过来跟他说恭喜。“但是真的没有人握着我的手说,你真的拍了特别厉害的一部电影。”说罢,徐峥笑笑,和银幕上的徐来一样,几分自嘲,又有点无奈。

《港囧》之囧

说《港囧》,徐峥自然而然地滔滔不绝。两件事他耿耿于怀,首先是电影里的转折,男主角徐来的幡然醒悟,那个“未完形”的刺破、撕裂还不够。他不满意电影里徐来对老婆初恋的爱的表达,是在最后的戏剧高潮的高空玻璃板场景里,靠语言说出来的,而那个转折动作真实发生的时候,他真的去亲他的初恋的时候,却转得仓促含混。“就应该在那个2046房间里,他发现一切和他想的都不一样,甚至他要去亲初恋的时候,他惊觉还是应该先帮老婆去买烧腊,也就是每次他发现在阻止他那个动作背后真正的凶手就是他自己,他发现了这一点他才能够真正地自己达成和解。这一点上没有挖透。”

此外,徐峥觉得同样没有挖透的点是,徐来不满自己身为内衣设计师的现实,但实际上他画得很糟糕,其实他是成不了艺术家的。这个点,在回忆段落前面做了伏笔,徐来和初恋女友的艺术观本来是不同的,徐来喜欢凡·高,成为艺术家的初恋喜欢安迪·沃霍尔——“她更重视的艺术是一个创新、改变,但徐来并没有这样的能力,所以从根本上来讲他是成不了艺术家的。但这一点其实并没有为观众撕开,只是戳到了一点点。这也是剧作上的一个问题。虽然大结构上,还有在玻璃上让徐来愿意为老婆去死,完成刺破,但歧义在于,那是一个必然动作,因为她人要掉下去了你肯定得救人啊。”

徐峥说自己的“囧”在于,上映之前就已经清楚核心的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因为大家都是期待能够看到‘囧’系列的新电影,还希望看到一部喜剧,从形式上是一部搭档电影。也就是从《人在囧途》起头的那种标准类型的喜剧,主人公分别代表两大群体,社会精英和底层草根,然后让他们之间产生一些矛盾,到最后展现人间自有真情这么一个和谐的主题,配上一个‘春运’的形式,嫁接在一个公路片上,完成一个放下。《泰囧》也是,城市精英碰到草根,最后这个草根通过他的快乐哲学,使得城市精英有所领悟。问题到《港囧》,想进一步讲这层领悟,结果步子跨得稍微大了一点。”

徐峥说,虽然《港囧》实际上沿用了伙伴电影的固定外化形式,也就是这个有妇之夫的人要去约会,那作为伙伴的家人会怎么样,但是徐峥不太希望仅仅做成那种喜闹剧的约会电影,他想说的更多。“很多人就是活在过去,他不接受自己身份的认同,不接受他的职业的定位,身份的定位,也不接受这个家庭,甚至对婚姻也是持怀疑的态度。就是说你有很多没有完成的梦想,没有完成的人生,你怎么样跟你的生活完成一个接受,和自己达成一个和解,然后发现身边的美好和关爱,是这样的一个主题。好像我原来也是文艺青年,但是你演那个电视剧突然一夜之间所有人叫你‘猪八戒’,就得完成这个放下。”

为了渲染这种心理上的未完成牵挂,徐峥拍了浓浓怀旧感的校园初恋,又放进了很多粤语老歌,渲染了旧日情怀,甚至电影上映前,徐峥为《港囧》搞过很多次“内测”。合作多年的摄影指导宋晓飞曾经为《港囧》调了一版快乐中透露着伤感的色调,徐峥看完很激动,特地发了很长的微信表达喜欢。但是半个月之后,徐峥又打电话跟宋晓飞说,调色得重来。“你把这个影院的温度降低了好几度,这个有可能会影响到1亿左右的票房。”

从创作者角度出发,感情要充分抒发,而徐峥也知道需要克制。“但其实情怀那一部分还是自己发酵出来了。就是它比原来的最终目的地更复杂多元,它使我前面和拉拉两个人追打闹剧的部分变成平行的了。这两部分的量一样大,变成一种并重。所以我们在拍的时候已经意识到了,像是在拍两部电影。就是我们在拍香港部分的时候,和再回到上海拍MTV完全是两部不一样的电影,也就造成整部电影有一种分裂,这种分裂使得那部分想去看《泰囧》续集电影的观众感觉笑点不够多,跟原来不一样了,不是曾经的喜剧了,没有原来好笑了,而倾向看关于情感部分发展的那一部分观众又会觉得,那些笑闹怎么回事?”

在徐峥心里,认作是《港囧》参考系的,一个是他觉得从村上春树的小说《夜袭面包店里》找到了一个心理阈完成的概念,也就是这回他想说的囧。另一个就是皮克斯的《飞屋环游记》。他说,其实《飞屋环游记》也是讲有一个人放不下梦想的故事,他要去追那个梦想,也有伙伴电影因素,杀进来一个小孩,但是那个小孩起的作用也不是从头到尾的。“在皮克斯,就让我们哭得像狗一样,它有道理的。因为皮克斯的故事总是截取跟全人类成长、记忆相关的细节,并且营造出极具有创意的世界来展现,而这个世界又和我们的现实世界有所重叠,只不过你没有发现的事情,比如头脑里这些情绪管理的因素,比如那些被我们抛弃的玩具,它符合好莱坞故事法的一切准则,但也如艺术一样直抵心灵,这就是做得最好的商业片,有艺术价值,有人文关怀。”

所以如今徐峥愿意把市场给他的囧,那些准备来看王宝强和徐峥双人喜剧的观众们的不满,理解为自己讲故事的本领需要进一步打磨,“囧”这个字本身还是得琢磨。“每个人心里面都会有一个囧劲,很多人的人生跟现实之间有很多矛盾,是因为他心里面有一个囧,他放不下,我很希望通过我的电影可以让观众再完成一个放下。这是贯穿表达的一个主题,《泰囧》里徐朗本来是要去追那个合同,到最后去帮伙伴垫了脚,那个放下动作是完成的,而《港囧》这个动作我觉得完成度没有上一部好,初恋和老婆其实都不是重点。”

但徐峥自己也坚信《港囧》的囧,于他个人导演生涯而言,也是必要的探索。他觉得《泰囧》完成了一个表面层次的“囧”,真正深化层面的“囧”是中产阶层在整个社会局面的一个困境,也因此徐峥说自己预想着的《港囧》观众群体,是那些看完电影以后心里面有感受,然后默默回去把里面的粤语老歌全部下载来听的那部分群体。更可能他们也不上网买票,他们也不发表影评,他们最多朋友圈点个赞,晒个票根或者回去跟老婆聊一聊,就是那种在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婚姻已经有一段时间,然后事业有成、有一定社会地位的这样一个群体。“这部分人很少被当作观众群去考量,我想试一试。但是我发现你一旦把你故事的对象,从草根水准稍微挪上去一点,这个环境还是不大答应。”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