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故宫,站在文化启蒙的节点上

2015-10-09 10:55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41期
5年之前,故宫每年的观光人数就达到了不可思议的1400万;今年,故宫博物院成立90周年之际,对于大众意识而言,作为景点的故宫,开始与其名称匹配、“转换”为文化启蒙的博物馆。作为观察现今中国的一个横断面,故宫见证着这个国家与民众的成长。

每天有这么多人顶着北京秋天的烈日在故宫排队6个小时看展览,连“《石渠宝笈》特展”的负责人、故宫博物院书画部主任曾君都没有想到。这不是故宫第一次“晒宝贝”,武英殿《故宫藏历代书画展》已经展了7年;这也不是有群众基础的《清明上河图》首见天日,10年前故宫里就“晒”过了,后来陆续在香港和上海也展出过。

这次“爆款”的形成,只有放在博物馆的坐标系里才能解释。1925年10月10日,故宫博物院成立。它并不是百科全书式的博物馆,而是一座中国古代文化遗产的宝库,全国文物收藏单位保管的一、二、三级珍贵文物里41.98%都在故宫。作为一座博物馆,除了收藏和研究,它还肩负着展示和教育的功能。如果翻看欧美博物馆的历史,从建立到发展,开启民智的目的和功能始终贯穿,而到了现代博物馆时期,更强调在城市生活中占据重要角色。卢浮宫馆长H.Valorette说:“今天,博物馆是公民责任的工具,是批判精神的孵化器,是品位的创造地,它保存着理解世界的钥匙。它必须有能力通过各种手段,把这些钥匙传递给所有其他的人。”

外部的环境也是衡量博物馆的轴线,再回到世界博物馆的历史里,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是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那是中产阶级大量产生的时代,富裕的人们从生活必需品转向对美观和愉悦的消费,而获得知识与品位的途径之一,是对博物馆的膜拜。

《石渠宝笈》展的六小时长队,其实是故宫博物院往现代化博物馆道路上前行的积累,也是社会民众对审美的渴望。放在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和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时间点上,“爆款”并不是一个偶然,很多年后也许会成为描述现今中国社会的横断面。

《石渠宝笈》特展

“咱们干点儿什么事儿?要不去看看这座城市的文物?”莎士比亚在《第十二夜》里的这段话如今也有指导意义。《石渠宝笈》特展开幕一个星期,我在广西的同学在朋友圈里晒了四张故宫的照片,直到那时我都不相信她已人在北京,毕业那么多年,她从没回来过。可她真的是为了看这次展览专门飞来的,8点15分赶到午门,网上预约门票的排队已经几个迂回,横着午门城楼的宽度,队尾排到太庙门口。执勤的师傅告诉她,其实排队是没用的。果然故宫检票开始,所有排队的游客像鱼一样涌向检票口。

看展览的文化熏陶前,是一场运动与体能的热身。先是考验100米跑的爆发力,得用最快速度通过检票口,过了检票口考验的是中长跑的耐力,跟着人群狂奔,不能停留,稍微停下几步,后面的人群就像潮水般冲到了前面。我同学是健身爱好者,有跑步的习惯,在五湖四海的游客里爆发力和体能都属于中上,她在检票一关冲进了前10名,长跑也没落后,8点28分排到了武英殿的门外,10点钟进入大殿,跟普遍排6个小时的观众们相比,事先计划和体育锻炼让她节约了不少的时间。

为了配合这个特展,故宫出版社的杂志《紫禁城》九月号的内容全是中国古代书画专家们对《石渠宝笈》的研究成果,开展10天,这本小众的杂志在故宫和故宫附近的大书店里就卖光了,不少游客捧着杂志度过漫长的排队时间。

从策展的角度讲《石渠宝笈》特展的确颇费一番心思。故宫书画部主任曾君告诉记者,从徐邦达先生时起,做一个《石渠宝笈》的展览就是研究中国古代书画人的夙愿。《石渠宝笈》的典故出自班固的《西都赋》:“天禄、石渠,典籍之府”,萧何主持修建未央宫的时候,在西北修造了收藏图书典籍和文献档案的“石渠阁”和“天禄阁”。乾隆皇帝引用来在敕修的两部著录书上——《石渠宝笈》和《天禄琳琅》,前者专录宫藏书画,后者专录宫藏善本。

皇家的书画收藏,第一个高峰是唐太宗,后来在宋徽宗和元文宗时期又兴盛起来,到了清朝,前代的累积和康乾盛世,让皇家有充分实力对历代书画进行集中、辨伪和保护,乾隆的收藏到达最后一个顶峰,散落民间的名家书画已经十分稀少,在这个背景下编撰的《石渠宝笈》,是中国古代书画最高成就的集合。

办一个《石渠宝笈》的展览并不是“晒宝贝”那么容易,背后是书画人的研究成果。“《石渠宝笈》著录有1万多件,看起来都盖了石渠的章,但是不是石渠的东西就要考证。比如一个花鸟册,《石渠宝笈》打开,花鸟册一大堆,怎么确定呢,要对尺寸、要对画的内容,什么花什么鸟,还有页数、盖章的位置,是不是所有都吻合,这个工作量是非常大的。”曾君告诉本刊记者,故宫现在有1000多件《石渠宝笈》的东西,研究者们一个一个地比对,确认了好几年,再从这1000多件东西中,挑选出这次展览的书画作品。

展品的挑选也是一个经验积累的过程,曾君告诉记者,故宫的展览是从精品展到专题展。“精品展就是晒宝贝,把《五牛图》、《清明上河图》拿出来就可以了。这一次不是,展品必须围绕着一个主题。现在《五牛图》的那个位置叫作重回石渠,那个单元讲的是国宝出宫又回宫,历尽沧桑,损坏很厉害。1977年,故宫专门组织特别棒的专家进行修复。我们展出了修复前后对比的照片。我们在给观众讲故事,所有的展览素材包括书画在内,都是围绕着故事的。”曾君说。

为了让观众明白《石渠宝笈》的来龙去脉,这一次的特展分了两个展场。在延禧宫的展览,讲的是《石渠宝笈》是怎样的一本书。它分成了五个单元,首先讲藏品的来源,有明代宫廷继承的、乾隆当皇子时自己收藏的、大臣抄家罚没的,还有臣子进献的。然后讲了编撰,参与编撰的都是当时很有名的书家、画家、鉴藏家和很有学问的大臣,他们的眼光很好,可以保证书的质量。最后,讲了《石渠宝笈》的体例,初编、续编、三编如何一步一步地完善、书中所提及的字画都收藏在故宫的哪些位置、《石渠宝笈》有哪些版本。

真正的看展顺序应该是先去延禧宫,对《石渠宝笈》有了一个很全面的了解之后,再到武英殿去看书画真迹。武英殿的展览分成了三个单元,第一个单元按照《石渠宝笈》的体例,把书画作品分成清代以前和清代两个部分。清代之前的书画作品里,宋元的比重很大,在清代的作品中,皇帝的书法是第一次全部展出。“对比着看,顺治刚入关的时候,字写得还不太好,但是能看出他很有个性。康熙受到董其昌的影响,雍正很有才华,写得特别好,然后再看嘉庆,比较规规矩矩,从皇帝的字也能看出他的性格。”曾君说。第二个单元是重回石渠,讲的是《五牛图》、《出师颂》这些出宫散佚的书画从各种渠道收回和修复的故事,体现了大家对石渠文物的爱护,都希望它们可以重回原来的位置。第三部分是考订辨伪,这里既有老一辈书画人的研究成果,也有掌握世界各个博物馆的资料后新的研究成果。

如果是理想的状态下,延禧宫和武英殿依次看完,观众们对《石渠宝笈》和中国古代书画会有不错的体验和认识。但实际的情况是,特展成了“爆款”,谁都没法从容地先去看延禧宫,而是被迫跑步去排武英殿的队,大部分人直奔正殿的《清明上河图》而去,爱钻研的人只好买资料,自己做功课。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阅读更多封面专题请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