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赵涛,演别人的一生,然后自己慢生活

2015-09-25 15:47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39期
“演员这个职业有时候很有魅力的地方在于,当你演一个角色的时候,实际上你在演这个人的一生。”

山河故人

《山河故人》的故事从1999年的山西汾阳小镇讲起,直到2025年澳大利亚的海边结束,横跨了地球南北,一讲近30年。于是赵涛就跟着这个也叫“涛”的女人,从一个敢爱敢恨的小城姑娘,演成经沧海而孤独寡居的半百妇人。

见到赵涛那天,她穿着一条香槟色的丝质连衣裙,踩着精致的裸色高跟鞋,妥帖的淡妆,以及满眼的笑意。很少有女演员生活比银幕上更优雅时髦,赵涛显然就是那个例外。

电影《山河故人》剧照

电影《山河故人》剧照

提起《山河故人》里的这个“涛”,最初是二十来岁的小姑娘,贾樟柯问要不要先去打个瘦脸针,至今赵涛说话还有点赌气似的口吻:“说话的声调扬上去,再把嗓子压尖一点点,我觉得我的状态就还是没有问题。”

不过真演到中年、丧父、别子,赵涛也真就憔悴苍白着脸,天天给自己听特别伤感的歌,情绪压得不能更低,哭了又哭,一个星期眼袋都消不下去,刚好就把最糟的眼袋、无遮无拦的细纹,通通都曝露在摄影机前。真演痛至深处,反而是没有眼泪的,她只仰面闭眼的一瞬,并且相对整个世界的速度而言,又慢了半拍,给观众留足了去体会这个女人孤苦心境的余味。

赵涛惯用一个稍跳脱、在她自身话语逻辑范围之外的理论化的句子形容镜头里的那个自己:“社会变革中的‘群像’。”所以她说,自己的样子并不重要。她可以是小城文工队的女演员尹瑞娟,土气的绿围巾厚棉裤,少女内心却很高傲(《站台》);她也能是小城野模巧巧,有点离经叛道,更多迷茫挣扎(《任逍遥》);《世界》里,她嘻嘻哈哈活在一个封闭虚幻的公园里,好像真不见了现实沉重;到《三峡好人》中,她又成了人到中年被丈夫冷落了好几年的妻子,无奈寻夫离婚,不入时的烫发、不自然的红眉,以及不自在的表情,好像谁都曾听说过有这样一个女人,过得挺不容易的。

十几年来,贾樟柯最认可赵涛的是她总能和电影中的角色零距离。赵涛自己觉得,在《山河故人》里,自己和角色是贴近得有些尴尬,是近到几乎失控的地步。特别是中年那一段的时候,演涛面对父亲的离世,在医院里拍那场戏,跟赵涛搭戏的老演员于是也多愁善感,两辈人就对哭,赵涛基本上把半个剧组的人都演哭了,都受不了,化妆师在那里一个劲儿地擦眼泪。于是后面一场到了出殡的场景,贾樟柯就特意交代赵涛,我们的镜头很远,你不用哭。赵涛一上车,眼泪不停地往下流。一些村民来做群众演员,开始大伙拍电影都挺兴奋,热热闹闹地在那儿聊天嗑瓜子什么的,赵涛一路演到底,直演到那些群众演员们渐渐没人说话,间或也有人开始默默地擦眼泪。

贾樟柯电影,自然有其电影美学上的控制,所以贾导再三跟赵涛说,要含蓄一点,不要那么多眼泪。跟着贾樟柯演了十几年的赵涛,自然也心知确实不能让自己号啕,那就夸张成了小品,所以她就咬着牙不出声。但眼泪止不住,每每拍完一条,赵涛觉得几乎是拼尽了全力,没了开口说话的力气。

“《山河故人》的痛对每个人都是切肤之痛。年轻时跟恋人的感情,中年送走父亲别离儿子如芒在背的艰难,乃至暮年的孤寂与坚强,这都是当下每个个体的最基本的情感,而且是我们每个人都曾经历,或者是正在经历,甚至不久将来就要经历的一个情感。我不自觉地就把自己作为一个女儿、一个女人,这么多年来对于爱、对家人的情感放了进去,虽然很多离别我自己还不曾经历过,但我深深认同。所以我跟贾樟柯也说,我心里觉得一个40多岁、有一段不太成功的婚姻经历的女人,如此突然地送走相依为命的老父亲,我相信这个女人的状态会是失控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