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我要开始卸微信了

2015-09-19 10:45 作者:陈龙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我要开始卸微信了,因为今天,我听见了清晨4点小鸟忍不住开始的喧闹。

我要开始卸微信了,因为今天,我听见了清晨4点小鸟忍不住开始的喧闹。

是的,我要开始卸微信了。之前在朋友圈做一只井底之蛙,从这口井里能看到花花世界,也许有人看到了舒服,可我只想说,贵圈真乱。当我还没下定决心时,右下角曾出现了小红点,所以我准备缓冲一天。于是早上7点,A在地铁站,据说是无聊,所以自拍;9点,C用几个感叹号逼我让我帮他孩子投票,是什么“最可爱小天使大赛”;12点,D说一个人吃饭,晒了五道菜;下午4点,E吐槽路堵,自拍照背景是辆大奔;晚上11点,F愤慨地骂领导,抢红包没抢到钱;晚上12点,C又发来了感叹号,让我帮他孩子宣传宣传,分享个链接。

是的,我要开始卸微信了。首先,我要关闭朋友圈,我要让代购、微商、晒机票、晒电影票等等的都烟消云散。那些我列表里从没点开过的分享链接,“男人一定要投资这几类女人,他们决定了你的财富”、“女人不顾父母反对嫁给穷男人,事实证明她的选择没让她后悔”、“心存宽容,必有福气”、“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有钱买不来幸福”……我会一条条点开,看完,然后群发回复:谢谢你的正能量,替我谢谢你全家。

是的,我要开始卸微信了。我们是网络时代的原住民,所以我们的存在感注定是大数据的一部分,这好吗?我以前以为是好的,但当我去政府机关办证件,公务员跷二郎腿,乐于摇一摇的时候,当我晚上将车开到小区路口,险些撞上低头发语音的过路青年的时候,当我看到原配与“小三”在街上撕扯,水泄不通的人群给她们挤出一个圆圈,众人把界面向下一拉录像的时候,我就有了本能的厌恶。记得当我开眼看朋友圈的第一眼开始,仿佛就开上了快车道,我开始欲罢不能。

是的,我要开始卸微信了。我要去读本书,我要关掉生活快节奏的发条,否则我的身体完全是虚的,走路都飘飘然,头晕眼花,感觉两眼会像是缩小的电子屏幕。《肖申克的救赎》里面,那些蹲监狱蹲得年数太长的人,到最后,宁愿选择继续蹲监狱也不愿出狱,因为他们已经不知道离开监狱如何生活了。所以我开始怕,怕看多了别人吃什么,我会不会丧失我的味觉;看多了别人的自拍,我会不会梦到别人的脸;看多了别人的生活,我会不会忘掉自己的生活。

是的,我要开始卸微信了。从明天起,做一个朋友圈外的人,吃饭、睡觉,手机不在手上;从明天起,关心新闻和亲人,我有一个圈子,离开了它,朋友还在;从明天起,和每一个同事说话,告诉他们我的生活,那心灵的鸡汤告诉我的,我将告诉每一个人,给每一条狗每个流浪者取一个温暖的名字,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的早晨,愿你颈椎的病终成过去,愿你在低头族中获得幸福;我只愿面背人海,还以微笑。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