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我要开始写论文了

2015-08-21 09:56 作者:李凡卓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是的,我要开始写论文了,因为我是高校中人,现代社会就是携带一大批数字、图表、公式到来的,现代社会的风格就是用数字说明问题。

是的,我要开始写论文了,因为我是高校中人,现代社会就是携带一大批数字、图表、公式到来的,现代社会的风格就是用数字说明问题。大学就这样突然启动,所有的人都上足了发条。写作,发表,再写作,再发表,学术成果年终统计往往让科研秘书瞠目结舌。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我不能落后。

是的,我要开始写论文了。在我还没有动笔之前,那些在一旁窥伺良久,候机而动的既定话语就已铺天盖地、先入为主地挤进我的大脑。西方马克思主义、解构主义、后现代主义、新历史主义、本质主义、反本质主义、现代性、实践性、主体性、后主体性……从福柯到哈贝马斯,从索绪尔到斯特劳斯,从霍米巴巴到萨义德,重重叠叠、层层累积的主义、思潮、经验、观点,各种蜂拥而至,蜂蛰般针刺着我的中枢神经,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让我如同活在一个螺壳里。不管了,开始写吧,论断的分量取决于论文背后注释的数量,旁征博引总是正确的,理论的援军多多益善。我们仅仅是一些田野里拾稻穗的人,我们从来不想装扮成一个空前绝后的天才,我们承认自己的平庸。对于我们这些庸人说来,大师们桌上撒下的面包屑就能够混圆肚皮了,这太好了。

是的,我要开始写论文了。我没有“精骛八极,心游万仞”的潇洒自如,没有“寂然凝虑,思接千载”的大气磅礴。其实写什么问题我还没主意,问题解决方案就更渺茫了。不管了,先写吧,就像一个经济学朋友跟我说的那样:“只要我用多个复杂的数理模型作为论证方法,哪怕我的结论是‘人渴了就想喝水’这样的废话,也会有很多杂志愿意发我的文章。”反正文科的东西没有定论,大家转着圈说话就是了:前年A说文学研究应该把研究内容拓展到大众传媒、城市景观、广告时装,去年B说文学研究应该坚守文学文本,今年C又说文学已经消亡还是应该研究大众传媒、城市景观、广告时装,明年D又说文学永远不死它只是凋零,再加一些诸如“此在”、“逻各斯中心主义”、“日常生活审美化”这样的“高大上”词汇。这样的流程与招式我们当然也修炼过,其实我们在餐桌上也会不经意地讲道:“其实后殖民主义对主体性的理解,与柏拉图的洞穴比喻,具有一种意指共生的关系,而罗兰·巴特晚年对文本与愉悦感的诠释,构成了对这一关系最好的回应。”既然我们在餐桌上都可以如此得心应手臻于化境,那还有什么人文社科论文是我们不能写的呢?!

是的,我要开始写论文了。《肖申克的救赎》里面,那些蹲监狱蹲得年数太长的人,到最后,宁愿选择继续蹲监狱也不愿出狱,因为他们已经不知道离开监狱如何生活了。有时候我觉得,这仿佛是论文与知识分子关系的一种隐喻。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