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调查 > 正文

释永信“绯闻”,有背景无答案

2015-08-21 11:09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34期
释永信的“绯闻”与八卦,严肃地说是个传统佛寺如何现代化的问题,由此而观,可以理解其间利益冲突根由。但是,这其间的引爆点——当事人是否破戒,既是我们可以得窥种种冲突的入口,却也是我们没有得到清晰答案的疑问。

上世纪80年代的功夫热,把少林寺推上了风口浪尖。时势造英雄,山沟沟里的古寺成了海内外的圣地,也产生了1400多年的方丈从来没有面临过的问题,虽然没有足以一统天下的武功秘籍可以争抢,但是“少林寺”产生了巨大的经济利益,知名度带来的无形资产、功夫热产生的武校经济都在迅速积累。

谁是这些资源的拥有者,在一个贫乏封闭的山沟里,显得尤为重要。释永信作为少林寺的方丈,看起来拥有这些资源名正而言顺,这也是他的权力空间,如果最终的调查结果,他确实要受到佛法和司法的双重惩罚,那这些资源是他犯错误的根。地方政府和旅游产业合作方港中旅从行政隶属和商业合同上也是作为名胜古迹存在的少林寺景区的合法经营者,还有那跟少林寺世代比邻的乡土社会,跟少林寺有历史和人情上的纠缠。

2005年4月6日,少林寺有关人员向方丈释永信汇报工作

 

释永信跟包围他的利益争夺者斗智斗勇很多年,成立公司维护无形资产的权益、整治搬迁周边村民、对门票提起异议、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等等,在一路非议里带着少林寺走向现代,却始终没有解决利益争夺的问题。这一次,他触动的是乡土社会里的人情,他身边的人组团举报他,武器是对僧人来讲最具杀伤力的犯戒。

大部分人只关心释永信是否有妻有子,一个权威可信的调查结果既能让犯戒的和尚受到应有的处理,也能从此免于口水漫过少林寺,热点过了就不了了之对谁都不负责任。少林寺的是非隔两三年就在媒体上热闹一回,走点心就会看明白,是利益纠纷变了花样,核心矛盾没什么新进展。可既然轻易惹人关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老问题还是得讲清楚。而从旁观者的角度,社会天翻地覆地变革,弘扬佛法也在其他寺院里出现耳目一新的手段,少林寺却还陷在寺庙、村民、县政府、开发商的乡土社会里,解决着农村问题。如何走出去或者实现共赢,是释永信、少林寺、利益场里的各方在风波告一段落后应该思考的问题。

“释正义”是谁

武侠世界的血雨腥风总是从神秘人物的出场开始的。于是,7月25日,网上出现一个叫“释正义”的人,有节奏地抛出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不守清规戒律、历史上的污点、生活上奢靡的“证据”,看起来准备充分又来势汹汹,信心十足地要把释永信从方丈的位置上拉下来。

网上的口水刹那间喷向少林寺,可风暴的中心在外人眼里却还运转如常。中轴线上的游览区,从早到晚都游人如织,少林药局按时开业,小和尚一边看摊一边练习着武术招式,素斋馆欢喜地里食客也不少。8月7日,少林寺赴泰国访问团回到寺里,释永信中午开会听取汇报,下午,到少林慈幼院看孩子们练武功。慈幼院是2004年12月成立的救助项目,接收河南省民政和慈善部门介绍来的孤儿,累计接收了几百名。当天还有2004年首批进入慈幼院、现在已经是大学生的孩子到少林寺看望释永信。涉外活动也没停,乌泱乌泱的旅行团里跑出一队黑人武僧来,非常显眼。这是文化部的项目,从非洲五个国家选拔出来送到少林寺,跟着僧人的作息时间学习汉语、书法和武功,据说里面还有总统的警卫。

游人看不到的僧人生活区里,其实是不寻常的。释永信的弟子们陆续相约来看望师父。我们遇到的第一拨是李阳泉跟从舟山赶来的师兄和来自郑州的师妹上山。李阳泉同少林寺打了十几年的交道,在少林寺的历史文化领域帮着做了很多事情,同释永信从朋友做起,机缘到了拜师成为俗家弟子。他告诉记者,师父现在的心情肯定不能是高兴的,但是状态比他想的要好,让他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下山的时候,他在朋友圈里发出落日、树干的青苔和游人褪去的空旷寺院来表达内心的情绪,并告诉打电话来询问的朋友,不用担心,也别过多打扰风暴中的释永信。

“释正义”是谁?李阳泉和释永信身边的人一开始都不知道,他们告诉本刊记者,从“释正义”发布的“证据”来源和操控舆论的手段看,不可能是一个人。调查需要时间。第一个结果在8月4日晚上公布,登封市政府官方网站发文,经核查,没有“释正义”这个人,其他事项正在核实之中。“释正义”在随后的几天,逐渐淡出舆论热点。但没有风平浪静,更猛烈的攻击在8月8日来临,释延鲁、李国营等人到北京实名举报释永信,拿出比“释正义”更为详细的内容。

举报团里既有武僧团的前骨干,也有释永信的前侍者,都属于少林寺方丈身边的核心人物。带头的释延鲁并没有隐瞒他和释永信的矛盾,两个人有经济纠纷,并向媒体出示了转账的银行单据。而少林寺一方的回应是,释延鲁因为被迁单而怀恨在心,他被迁单的理由是:“他结婚了,还是两次,有老婆有孩子谁都知道,方丈说‘你不能当和尚了’。”熟悉少林寺的人告诉本刊记者。

释延鲁的举报团成员都否认了自己是“释正义”。但是,“释正义”公布的“释永信户籍信息”、“郑州警方的笔录”,都属于除公安机关需要,或者进入司法程序之后律师经手,不能查询更不能流出的信息。虽然如此,但它还是坦坦然公之于世了,这当然奇怪。稍后,有当事人告诉本刊,登封警方的一位负责人被带走询问了。

我们碰到的第二拨从全国各地赶来探望释永信的,是曾经在少林寺出家过的师兄弟,其中不乏跟释延鲁从小长大、情同亲兄弟的朋友。“我7月24日还去武校找他玩儿,他看起来很平常,25日出事儿之后,他在朋友圈里转发‘释正义’的内容,我让他删掉,他就把我删除了。”释延南告诉记者,他和释延鲁感情很好,即使他跟师父反目之后,也公开跟他来往,并且每次劝他去跟释永信和好,可这一次,他被拉黑绝交了。

神秘人举报演变成师徒反目,县城里对少林寺知根知底的人兴奋起来。有知情人告诉本刊记者,释延鲁在当地很有势力,但是这钱和生意能做起来靠的是释永信的支援。而李国营也是释永信身边的红人。“方丈对他好得不得了,好得让别人嫉妒。释永信自己可能都不明白李国营怎么站出来反对他。”

1500多年的少林历史、无数传奇,在当代出现了一个背叛师门的事件。常年习武的少林弟子互相之间声讨释延鲁的妖言惑众、欺师灭祖、大逆不道。但公众只关心一件事情:永信大和尚是否犯戒。虽然真假难辨,可举报团提供了大量的细节,少林寺的官方回应是等待有关部门的调查结果,这个等待过程中,流言和猜测持续发酵。虽然亲近释永信的人告诉本刊记者:“你在身边认真看他的行为就知道,他是可以驾驭掌控欲望的。他在任何生活细节里都可以掌控,他所有的思维言行都不会被欲望控制,被生理的东西控制,他从来不会这样。”可没有权威的调查结果,这样的回应很无力。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