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最后的审判:林森浩的这两年(2)

2015-08-03 10:08 作者:王丹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31期
这个案件在接近结束的时候,波澜再起,跌宕颠覆。

情商侏儒

常人难以相信,一个有着医学常识的正常成人在投毒时会没有想到过生命这条底线,而这正构成了此案是否是主观恶意杀人的关键。今年3月,唐志坚上了央视的“心理访谈”节目,与首都医科大学的心理学教授杨凤池做了沟通。

在看了庭审记录以及与唐志坚深聊后,杨开始倾向于认为是林的性格缺失导致的失误:心智发育低水平、有叙情障碍、言语使用能力极低,没法把自己的真情实感表述到位。

去年2月19日,唐志坚初见林森浩时,他的语言“硬邦邦”的,很难沟通。深谈下去,发现这位当事人有诸多行为不可理喻。比如,林森浩曾经花1000块买了50条一模一样的围巾在学校门口摆摊,结果一条都没卖出去。“谁都不会这样去买东西的,而高智商的林森浩却这样去做了。”唐说。

这一年多来,他俩在看守所里见过20多次,开始产生情感上的交流并互相信赖。很多次,林森浩不无悔意地向他反思了自己性格上的缺陷,自觉“自己在做人上有问题”。

他想到了有天在大学图书馆时,外面大雨倾盆,一位女同学对自己颇有好感,打电话问他有没有带伞。这位女生在知道他没伞的情况下带着伞去图书馆接他,他拿下伞后竟然说了句:“你先走吧。”这句自己也分不清是懵懂还是故意的刻薄话,在看守所里回忆时才觉得是伤害了那个女孩。

斯伟江在7月21日两封信曝光后接受记者采访,评价到他的当事人“生命有了厚度”。而在进看守所之前,林森浩读过的小说也就三本:《围城》、《活着》、《红楼梦》。

“现在至少知道了自己的缺陷在哪里,在看守所里看的人文类书是以前的几十倍。”斯伟江对记者说。他的症结在于缺乏人文滋养,看守所里的每一天都像是命运的恩赐,随时可能死的情况下,他像海绵一样地读着《复活》、《心灵控制术》和一些儒家经典。

而之前,他的生活就是打游戏、写论文、学英语。至于书籍,不到写论文是不会看的。虽然经常坐在图书馆里,但实质上是在打游戏,因为节俭,还得蹭同学的上网卡。

他身上有着当下研究生普遍存在的通病,按照唐志坚的描述,“生活没有太大的目标,也不知要什么”。别人说考研好他就去考研,写论文可以赚钱他就去写论文。

就是这样一个生活得漫无目的、有时冲动、对结果无预判力的28岁硕士生,已不止一次地因起口角而在QQ上拉黑对方。这些行为在两位律师看来幼稚又简单,也是林本人在之后的囚禁中总结的“思维方式要改变”的重点。

“尤其是黄洋后面住进医院,超越他的思维想象。他想想小白鼠有的死有的活,想人喝一口也没问题;在网上查这东西的性质,也是挑对自己有利的看。”斯伟江告诉记者。

按照他在辩护词里的说法,就是“恶作剧过头了”。而2013年4月19日的公安审讯录像里,林这样对警官说道:“你问我去医院是什么情况,那我第一感觉就是会好起来的。因为当时做小白鼠下来就是这么一个印象啊,我都没有去理过它,当时就养在动物房……而且注射和吸收的量不一样,注射途径是短的。”

N2对林森浩来说,过于停留在技术层面的机械化理解中,而没有更复杂的生死性关联。“这个东西来做实验发表个文章”,他对警察说,对于具体危害性、人中毒后什么症状和如何治疗,之前“都没查”。

无法提供的质谱图

事情的转折点发生在去年底的二审庭审中,国内著名法医师胡志强出庭,根据他的审查意见,认为黄洋系暴发性乙型肝炎致急性肝坏死,最终因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唐志坚和斯伟江曾向二审法院提交过20多个出证申请,只有胡志强的出庭作证被批准。但这一说法为案件带来新的因素,法庭当场哗然。

更关键的结点是,从始至终公诉方一直不愿提供在饮水机水样中检测到的N2的质谱图,而两位律师认为,质谱图是确证该毒物是否是N2的“X光片”。

事发后,根据上海市公安局和司法鉴定科研对尿液的检测,前者检测到N2,后者没有检测到。在质谱图缺位、真伪难以甄别的情况下,一审法庭仍然采信了那份检测含有N2的报告。

根据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化学品登记中心出具的《复函》,N2大部分可在一天之内由尿液或随呼吸排出体外。黄洋尿液的检测样本是在喝水后的60小时以后提取,按照毒物特性,应该在体内已完全排泄。

更叫人纳闷的是,林森浩的师姐吕巍巍在2011年3月初从天津一家公司购买的价格是100元,单价为1.43元/毫升。而2013年上海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同样售出的N2,单价为单价1200元/克(二甲基亚硝胺的比重接近水的比重,即1克/毫升)。

从唐志坚的二审辩护词里,他计算出每毫升的饮水机水中含有0.0154毫克N2。为了验证黄洋在那口吐出的水中到底吞下了多少N2,他从某高校找来12位跟黄洋体重差不多的志愿者,从他们的吞咽水量估算出黄洋吞下的原液剂量为0.129克。

林森浩曾经按照50毫克/公斤做小白鼠肝纤维化实验,小白鼠死亡率在14.7%。唐志坚将此推算用到黄洋的身上,当人的体重达到65公斤时的实验原液剂量为3.25克,而根据上面的测试,黄洋吞咽下去的原液量约为0.129克,仅仅是小白鼠实验剂量的3.97%。若是小白鼠实验死亡概率为14.7%推算,可能直接导致黄洋死亡的概率是5.83‰。

两人为了调查取证,在过去的一年中寻访了国内外顶尖的法医、毒物专家、肝病专家、肝脏教授。往往拖着一箱子材料,不计辛劳和成本地各地跑。“案件本身不复杂,但是有很多疑点。”斯伟江说。

“什么毒物一定是有疑点的,还有致死量远远不到,已经查到5例人类死亡的,最少的一个是2克,现在我们算出来只有0.129克。”斯伟江说。但是在二审中,检方提出定量检测实验是个伪命题,它在人体内的致死量并没有明确的界定。

律师的七次流泪

唐志坚曾经问过林森浩,为什么从来不哭,如果哭出来说不定能赢回点同情。但林说,就是哭不出来。这个不会哭的年轻人曾经在母亲心脏病发差点去世时也没有哭出来。

“他就是这样喜怒不形于色,跟他沟通起来一开始很困难,要一点点问。”唐志坚说,印象中他从来没有声情并茂地表述过什么,他的恐惧体现在“全身发抖”。

这种不近人情的性格让去年采访他的央视“面对面”记者董倩在一档晚间节目上形容他的“冷静和冷酷”像是在诉说一个别人的故事。她回答白岩松的提问道:“你说他不真诚吗?他说的话都是用一种冷静的口吻说出来,他是在描述自己;你说他真诚吗?那他怎么能用真诚的语言说这么冷酷的话。”

二审开庭的上午,林终于失声痛哭,以至于法官提醒要克制情绪。后来,他告诉唐志坚,当自己无意中看到黄洋的父亲,那一刻想到了他失去了儿子。

唐志坚记得,他为林森浩流过七次眼泪,其中一次是去年5月复旦大学177名学生发布《关于不要判林森浩“死刑”请求信》联名信,请求上海高院慎杀。复旦管理学院教授谢百三将唐志坚请到讲台上,为底下的学生讲律师眼中的林森浩,讲着讲着眼泪就出来了。

在二审维持原判之后,唐志坚下午在看守所见到发着抖的林森浩,忍不住流泪。林的情绪已经不像当时一审宣判之后,而是吐出吃下的馒头,冷静地劝慰道:“我的事让您操心了。”

两位律师一直和林森浩维持着良好的沟通,6月5日,当唐志坚把林父的换律师决定告诉林森浩,他坚决没有同意,并在当天写了一封给父亲的声明。信中表示继续保留两位律师作为死刑复核阶段的辩护律师。

这封信由唐志坚代为递交给了最高法院,在压了一个半月后,唐终于公开给上海的媒体记者。“此前一直对外界低调,甚至不想公布自己的名字,但现在到了死刑复核阶段,可以拿出来了。”唐事后对记者坦言。

“死因不排除药物过敏”

“当我于6月8日从法官的口中得知这一消息(换律师)时,我犹如被敲了一棍,顿时觉得失了魂散了魄。”这封写给斯伟江的信也随着上述声明一起传出,6月初,他已经与林父解除了委托代理关系。

根据公开报道,北京的律师谢通祥于6月15日接手该案,并见到了林森浩。但林在这封7月10日写就的信中袒露,自己在6月26日又撤销了对谢通祥的委托,并请求斯伟江留下。

对于斯伟江来说,父子两边的心愿都该顾及。收到信后他立即电话林父告知其“要相信儿子的判断力,至于我做不做还没决定”。电话里,林父一直表示相信两位律师的人品,但他总觉得检测的质谱图不拿出来,背后有股潜在的勾兑势力。

今年1月之后,斯伟江找到上海两位著名的肝脏专家分析黄洋的病发过程,从这两位专家的《会诊意见》分析,黄洋的死因不排除药物过敏、药物性肝损伤、药物性肾损伤而死亡。

“这也就说明了可能有别的因素介入,也可能是符合医疗常规范围内的药物。”斯告诉记者。目前,他希望最高法能接受这两位专家的意见,把林森浩从死亡悬崖再往回拉一点。

至于会不会再重新代理,斯伟江认为,该做的都已经到了极致。如果能够再次看到林森浩,自己能做的也就是劝对方调整好心态,告诉他“身体可以死亡,但灵魂可以被拯救”。

林父似乎已经对两位律师失去了信任,根据7月21日当天的报道,他称无论如何都将聘请谢通祥担任死刑复核律师。记者多次拨打谢通祥电话未果后,得到一条寥寥几字的短信:“请求最高法院不核准并且撤销对林森浩的死刑。”

林父电话也已关机,而两位律师之后也与他断了音讯。林森浩曾经对唐志坚责怪过自己的父亲,他觉得自己走到这一步是因为父亲从没管过他,和四个兄弟姐妹从小被放养。

在写给斯伟江的那封信的最后,林森浩写道:“三十而立,假若我能活到30岁,我已经能‘立’了,事实上,我觉得此刻的我已经‘立’了!”今年10月,林森浩满29岁。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