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最后的审判:林森浩的这两年

2015-08-03 10:08 作者:王丹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5年第31期
这个案件在接近结束的时候,波澜再起,跌宕颠覆。

6月4日,上海市汇业律师事务所唐志坚律师的手机上收到一份长长的短信,它来自一位殷殷焦虑中的父亲,而他的儿子,复旦投毒案被告林森浩已经在上海市看守所煎熬了两年,目前已走到生死的边缘。

短信中,父亲林尊耀这样写道:“我做了一件非常对不起你们的事,我换了律师。换律师不是我以成败论英雄,只是我对现状预感不踏实。”今年1月8日,该案二审宣判并维持了一审的因故意杀人罪而判死刑。5月26日起,案件进入死刑复核阶段。

目前,最高法法官已经到上海对林森浩进行了提审,也听了二审律师唐志坚和斯伟江的意见,如果按照常规情况,复核结果在一两个月内就会通过。

2015年1月8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林森浩故意杀人上诉一案进行公开宣判,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图为林森浩的父亲(中)难过不语

2015年1月8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林森浩故意杀人上诉一案进行公开宣判,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图为林森浩的父亲(中)难过不语

 

在与死神争分夺秒的拉锯中,高墙之外的林父更是心急如焚,他在短信中告诉唐志坚,自己心里有一种焦虑感,而网络论坛上种种维护林案的舆论又告诉他“此刻不换律师是不行的”。在跟死神的博弈中,这位独自从汕头到上海为子奔波的父亲不惜任何尝试,以至于换律师可能将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2013年轰动一时的复旦投毒案中,林森浩对同为复旦医学院的研究生黄洋投毒,致其死亡。两年之后,律师唐志坚这样告诉记者:“无论复核的结果如何,这个案件中没有赢家,这是两个家庭的悲剧。”

更换律师“无罪辩”

而7月21日,上海一家媒体公布的林森浩的两封亲笔信,打乱了父亲的救子节奏。信中,他承认自己投了毒,并决定保留斯伟江、唐志坚作为自己死刑复核阶段的辩护律师。

“现在有部分人认为我应该为自己做无罪辩护,我不认可这样的观点。中国有句话:事实胜于雄辩。在事实面前,巧舌如簧只能是信口雌黄。我确实向黄洋投了毒,我只能认,也必须认。”这封平静又平常的写给父亲的信,写于6月5日,并被唐志坚带出看守所,却在7月21日被媒体刊出后引起轩然大波,并导致了林父“见后昏厥晕倒”。

对于这位父亲来说,他一直不承认自己的儿子投了毒。换律师的主要目的,也是要将之前律师在二审中基于的“有罪辩护”,更改为“无罪辩护”,并申请在复核阶段重审。但林森浩信中的“我只能认,也必须认”一说击毁了父亲最后的立论依据。

在高墙的内外,两年来父子俩只能通过律师传递口信,在无法亲口对质的矛盾积蓄中,巨大的压力考验着林父的内心。即使林森浩在2013年4月16日刑事拘留当天,就承认了投毒,但在“挺林派”舆论的裹挟下,林父一直相信背后另有隐情,并寄望于“无罪辩”带来一丝生机。

唐志坚的微信从5月以来一直收到各种劝他退出辩护的信息。起先,百度贴吧里“林森浩吧”的网友给他提供了各种取证方面的帮助,但在二审还是没有改变命运的情况下,他们从微信群里跳了出来,私信唐必须要做“无罪辩”。

一位著名的贴吧红人私信唐志坚说:“最好主动对林父表示因本案背景复杂,退出辩护,今后会继续支持新律师的工作,身份尊严人品皆赢。”

“从证据结构来说,他一直是承认自己投毒的,无罪辩护肯定是不成立的。”在记者面前,唐志坚和斯伟江心中皆有不解和疑问。而网友抓住的漏洞是证据中始终没有出示实验室的摄像头资料,以及实验室指纹。“你不能因为一个完整的事件中一个小小的断点就判定事实是不存在的。”7月23日,唐志坚坐在律所里告诉记者。

当两位律师在6月4日收到林父的短信后,并不感到诧异。唐志坚第一时间对斯伟江表示自己愿意退出,而对方回消息说“共进退”,最终推脱之下,斯伟江退出了辩护,而唐志坚留了下来。

在这个关键的时间节点上,如果两人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同时退出,也是退得“干干净净”。因为该做的都已做了,并“经得住历史的考验”。唐志坚这么告诉记者。

斯伟江让之后去看守所的唐志坚这么劝慰林森浩:“你爸爸既然有这个心愿,就让他试一试,不要让他留下遗憾。”但当唐志坚6月5日将林父换律师的决定告诉林森浩的时候,他执意不换律师,并在当时就写下了以上所述的给父亲的信。

恶作剧之魔

如果不是两年前那个愚人节的阴差阳错,今年或许是林森浩在广州的一所三甲医院超声波科担任医生的第二年,并在人生的轨迹中一直稳妥地扮演着佼佼者。那一年3月,他已完成了毕业论文,很快就要南下就业。按照他在去年2月一审宣判前在央视镜头里的说法,当时自己比别人都闲。就是这么一个处于毕业迷惘中的“闲人”,在一条恶作剧的路上坠入深渊。

3月30日晚,林在隔壁寝室打电脑游戏,同学付令元就站在他的身后静观,这时大大咧咧的黄洋走进来,说着说着拍起付的后背,说愚人节快到了,要整一下人。“据说晚上熟睡时把脚泡进热水就会撒尿”,黄洋说到得意处越是猛拍付令元。他就是这么一个爱开玩笑、能言善道的人,平时喜欢与同寝室的林森浩开言语玩笑,时不时会在他“背上拍一下,屁股上打一下”。如果要在语言上对垒,室友林森浩肯定是处于劣势。

那阵“猛拍”让一心打着游戏的林森浩很看不惯,脑中晃过个念头:好吧,那就让我先整你一下。一个个偶然推动着这个恶作剧滑到悲剧的悬崖边,3月29日,林的同学约他3月31日去做“实验志愿者”。

3月31日,他还想着怎样整黄洋,那天走到实验室门口就突然想到了两年前实验时用过的二甲基亚硝胺(下称“N2”)。因为“油黄的粘稠液体,刺鼻的气味”,他想到了两种可能:黄洋准备喝水时被发觉,或者喝一口就吐出来。

他之前已经不再饮用寝室饮水机的水,那是因为不想和黄洋及另一位同学均摊水费了。所以每天在图书馆、实验室或者实习医院科室里喝水。有时候趁室友不在,也会偷偷放一点饮水机里的水喝。

这两个关系不是很铁,却也无怨仇的同寝室友原本像两条平行线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却渐渐走到命运的交叉路口。之后发生的一切动作将人生在那刻浓缩:林森浩将水桶移开,往水槽里倒下约25毫升试剂,嫌味道太刺鼻还盛了些出去,用刷牙杯到盥洗室接了水来稀释……为了等待恶作剧的结果,4月1日中午,他特地回寝室想碰一碰黄洋,看看他会不会质问自己。

一年后,当他出现在央视“面对面”的采访中,记者问他是否知道倒入的N2的剂量会造成人怎样的反应,林的回答是“没把握”,对于是否会致死,他说“不知道”。

即使在2011年做过小白鼠的实验,那时68只小白鼠中有10只死亡,其余的58只在一周过后越来越生龙活虎,但林森浩似乎没有想到它对人的致死性。在央视的节目中,当记者一脸狐疑时,他爽快并一脸平静地解释:“这个就跟性格的直有点关系。”

“人往往就是一念之差,他在没有投毒之前可以说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学生。”唐志坚始终相信,林森浩没有主观恶意基础,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智商很高,情商侏儒”的人没有预判到行为的后果。

去年2月一审宣判死刑后,唐志坚接手该案,并邀斯伟江共同合作。在这之前,他对林案了解颇少,只是一次在网易的图片新闻上翻了翻,看见新闻里说是一个“恶作剧”。当时,他觉得恶作剧置人于死地,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2月19日,他带着一份判决书,见到宣判后第一天的林森浩,跟他把判决书上的内容逐字逐句分析一遍。当时只见他戴着镣铐的手在猛烈发抖。“问他看过判决书了没有,他说太可怕了,不敢看。”唐志坚说。在法庭上,这个高智商、记忆力超人的理工科男生已听不进判决书上罗列的罪名。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